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一章 拖出去,斩了!【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堂之上,刘县令正在审理一桩普通的盗窃案子。

    说起来身为县令,主管一县政务,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亲自动手,平常这些小案子,都是周县尉处理的,但奈何周县尉现在还在府牢之中,新上任的李县尉还没有来县衙报道,他只能临时的担起县尉的职责,这几日可比平时忙多了,甚至连和小妾胡天胡地的时间都没有。

    在一县之中,县令负责统筹全县之政务;县丞的主要职责是辅佐县令行政;主簿是勾检官,负责勾检文书,监督县政;县尉主管司法捕盗、审理案件、判决文书、征收赋税等,是负责具体执行政令之人,也是四人中事务最繁忙的。

    如今除了县令之外,连县尉的事务都全压在他的身上,怎么能不令刘县令苦恼?

    这李县尉,怎么还不来呢?

    便在这时,有一衙役来报,新上任的李县尉到了。

    刘县令闻言大喜,也顾不得处理案件,亲自迎了出去。

    远远的看到那日见到的李县尉和一年轻人向这边走来,那年轻人面带笑容和李县尉说着什么,李县尉的情绪明显不怎么高,似乎懒得搭话的样子。

    “那是……世子!”

    刘县令隐隐的觉得那年轻人有些眼熟,待他想起来之后,脚步猛地一顿,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曾经有幸跟着府尊大人去过宁王府,见过宁王世子一眼,因为世子身份特殊,再加上他样貌俊秀,令刘县令记忆深刻,此时一眼就认出来了。

    在县衙里看到世子就已经足够让他惊讶了,上次周县尉就是得罪了世子,才落得如此下场,但更令他惊讶的是,新来的李县尉,居然和世子谈笑风生,关系匪浅的样子。

    仔细看去,这哪里是谈笑风声啊,分明是世子在一厢情愿的说话,李县尉却连搭理都懒得搭理……

    自己手下的这县尉,到底是什么来头?

    区区一个从八品县尉,居然能让当今天子御笔亲封,和宁王世子谈笑风声,引得公主殿下关注……

    昨日那传旨宦官已经隐晦的向他透露出了那李捕头的身份,让他小心伺候着,得知真相的刘县令,当场便出了一身的冷汗。

    纵使心中已经有了某些猜测,但真相却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县衙已经有了这样一尊大神了,难不成今日又要再来一个?

    莫非,李县尉也是……

    是了,一定是了,他也姓李,李姓可是皇姓……将与李县尉有关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联系起来,周县尉再次出了一身细汗,那什么李家村秀才的身份,定然是假的!

    惊惧之余,他也在心里面叫苦不迭,这他-娘-的安溪县衙又不是什么福地,怎么什么大人物都往这里钻,手底下随便抓出一人都是他惹不起的,这个县令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太窝囊了!

    想到这些,刘县令心中就像是有一团火要发泄出来,大步的走过去,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世子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望世子恕罪。”

    李轩很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多礼,我就是陪李县尉来看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他此刻这些话说的随意,但刘县令为官多年,人老成精,早都是老狐狸了,立刻就领会到了世子的意思。

    这是在告诉他刘县令,我和李县尉的关系匪浅,以后的事情,你刘县令看着办吧……

    刘县令心中会意,看向李易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甚,说道:“朝廷体恤我等下官,允许我等接到委任之后,可延缓一月赴任,李县尉实在不必着急的。”

    刘县令说的是实话,本朝,前朝,甚至从前前朝开始,拿到任命书之后,官员都有充足的时间赴任。

    为了避免徇私舞弊,结党营私等乱象的发生,自古以来,官员的任职地不得在其籍贯地,因为路途遥远,为了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赴任,朝廷才给他们宽限了一个月的时间。

    但这李县尉的情况又有些不同,陛下亲自封他为安溪县尉,不须长途跋涉,按说当日便可赴任,不过,刘县令知道他这县尉当的不情不愿,想必也不愿这么早的来衙门,倒不如送他一个顺水人情。

    刚才还盼着李易早点来赴任的刘县令,在看到刚才那一幕之后,瞬间就改了主意。

    没想到本朝还有这么人性化的制度,李易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也只是好了一些而已,避得过一天,避得过一个月,避不过一辈子,该来还是回来,该当的县尉也跑不了。

    便在这时,只听那刘县令说道:“本官还有案件需要审理,李县尉和世子可愿一观?”

    既然知道了不用马上上任,李易一刻也不想在这衙门待,李轩倒是对此有些兴趣,说道:“审理案件,这不正是县尉的职责吗,不妨去看看吧。”

    本来不想去的李易,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念头稍微有些动摇。

    被李轩生拉硬拽的到了公堂,刘县令倒也没有和介绍他们,差衙役搬了两张椅子,坐回主位之上,一拍惊堂木,看着下方跪着的一人,大声道:“大胆刁民,明明有人见你偷了主家的银子,竟拒不承认,非要本官用刑吗?”

    “大人,小民冤枉啊!”

    躺下跪着的青年猛地磕了几个头,一脸苦色的说道:“小民冤枉啊,那王二与小人素有不和,分明是他偷了银子,诬陷于我,小人真的没有偷老爷的银子!”

    “你撒谎,你我虽有不合,但我亲眼见你偷银子是真,又何必诬陷于你!”在他身旁跪着的一人立刻说道。

    “大人,小民真的冤枉啊!”青年再次一磕到底。

    刘县令反复问了几遍,两人各执一词,偏偏又找不到其他的证据,不由的有些头大。

    他开始有些想念周县尉了。

    “李县尉,对于此案,你怎么看?”起身走到堂下,看着李易问道。

    他决定活跃一下气氛,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对于这位新来的县尉能够破案倒是没有抱任何希望。

    众衙役这才知道,刚才和刘县令一起进来的年轻人,居然就是本县新任县尉,心中皆是大惊,听闻这位县尉乃是陛下亲封,只是没想到看起来居然如此的年轻。

    不过,这位县尉大人倒是赶得巧,刘县令这明显是要甩锅了。

    听到刘县令这句熟悉的台词,李易觉得自己可以改名叫李元芳了。

    对刘县令拱了拱手,看着堂下的二人,一想到自己以后整天要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心中更加烦躁,一张脸也沉了下来,指了指那被告的青年,大声道:“方才你辩驳之时,话语重复,声音上扬,说明你在说谎;短短几乎话,揉了五次鼻子,说明你在试图掩饰真相;右手拇指一直摩挲不停,说明你心中慌乱……”

    “最后一点,长得贼眉鼠眼,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好人,银子不是你偷的,还会是谁?”说到这里,李易的声音猛地一沉:“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斩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百五十一章拖出去,斩了!【求订阅!】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