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以势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并无此意,只是今日身体不适,唱功也大受影响,再唱下去,只怕会扰了诸位公子的兴致。”清丽女子福了福身,满怀歉意的说道。

    “什么身体不适,少拿这样的借口来敷衍我。”一个年轻男子从座位上站起,不耐烦的说道:“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让你唱你就唱,今日诸位大人与各位同年都在场,你若是不唱,才会扫了大家的兴致。”

    他此时心中暗恼这伶人不识抬举,正是因为方才见她唱功了得,才指定她将自己的得意之作唱出来,没成想她唱起别人的词作倒是干脆爽快,到了自己这里,居然百般推诿,这分明是在这么多同年和各位大人面前落他的面子。

    清丽女子面有难色,今日王妃寿宴,全府城有名的伶人歌姬都被请来歌舞助兴,根本不容她们拒绝,即便是她这几天正是月事之时,又偶感风寒,身体极为不适,也不敢有所违逆。

    只是此刻身体不适的感觉越发的严重,已经有些头晕目眩,再好的唱功也无法发挥,实在是不适合开口了。

    但她心中也深知,今夜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位是她一个小小的伶人能够开罪得起的,咬咬牙,正准备点头答应,一道娇笑的声音从旁传了过来,一名歌姬走过来,笑着说道:“崔公子有所不知,若卿今日是有些身体不适,崔公子要是不嫌弃的话,这首词我来唱如何?”

    宛若卿看向那歌姬的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对方同样也是以唱功见长,在庆安府小有名气,两人平日里并未有过深交,没想到她这等时刻,会出面帮自己解围。

    “你算什么东西?”那崔氏男子冷冷的撇了她一眼,转头望着宛若卿,冷声道:“你当真不唱?”

    那女子被他瞪了一眼,身体一颤,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她只不过是身份卑微的歌姬而已,对方可是庆安府仕子中的翘楚,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

    对宛若卿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之后,便静静的退开了。

    对于这样的场景早就习以为常,场内的歌姬伶人脸上浮现出些许悲愤之色,却也只能低头不敢言语。

    “你当真不唱?”

    崔氏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略有提高,周围有不少人停止了谈论,视线疑惑的望了过来。

    “咦,延新兄这是怎么了?”

    “奇怪,延新兄何故为难一个伶人?”

    “呵呵,方才他喝了不少酒,此刻怕是有些醉了。”

    也有距离比较近的人清楚事情的始末,此刻简单的解释了一番,众人心中猜测,无故为难一个伶人,这崔延新今晚怕是真的喝醉了。

    说起来这王府的酒倒是真的不错,读书人无酒不欢,他们个个都酒量惊人,今夜却不敢再放开去喝,只因这酒实在太烈,若是平日自然要举杯痛饮,今夜却担心醉酒误事……

    众人都用一种饶有兴趣的表情望着两人,倒是没有人上去劝解。

    区区一个伶人,贱籍女子,为难了也便为难了,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延新兄,如此为难一个弱女子,怕是有些不妥吧。”宛若卿正要咬牙答应,一华贵衣衫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出,向着这边走来。

    “子安兄这是何意?”崔延新看着那年轻男子过来,眉头皱了皱,问道。

    他与江子安同属庆安府今年考中的进士,以往交集不多,今夜说过几句话,想来他也不是爱管闲事之人,却为何为这伶人女子出头?

    那年轻男子笑笑,说道:“延新兄不必动怒,若卿姑娘乃是子安旧识。”

    崔姓男子闻言愣了一下,两人目光对视一眼之后,才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真是想不到,子安兄竟也是个多情种子……”

    “呵呵,不瞒延新兄,在下对若卿姑娘心仪已久,此次高中归乡,便想着为她脱去贱籍,纳她回去……”年轻男子笑着对崔延新拱了拱手说道。

    “即是如此,我自然不再难为于她。”崔延新点了点头,既然对方已经开口了,他自然不会坚持,转头看着那伶人,说道:“今夜有诸位大人和这些同年在场,既然子安兄有意,你不若便答应下来,也算有个见证。”

    他看出了江子安的意思,此时是有意出言帮他。

    “延新言之有理。”

    “呵呵,子安兄挺身为红颜,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是极是极,今夜有这么多人见证,也容不得他日后反悔,你便答应下来吧。”

    霎时间,无数仕子起身说道。

    他们乃是进士及第,自然不可能明媒正娶一个贱籍女子,但纳她做妾还是可以的,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他们之中屡见不鲜。

    距离稍远一些的官员们,对此也早就见怪不怪,甚至于他们家中的宠妾,之前也是庆安府有名的伶人或是风头盛极一时的清倌人,此等风气,在文人之间颇为盛行。

    此时,场中其他歌姬伶人们,脸上的愤懑之色早已消失,望向宛若卿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对于她们这些贱籍女子来说,比起年老色衰,孤独终老,此生最好的结局,便是如此了吧?

    那位公子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前途一片远大,即便是做了他的妾室,也不算辱没,反而是极大的福分。

    江子安微笑的看着清丽女子,柔声说道:“若卿,不知你意下如何?”

    宛若卿闻言,抬头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江公子的心意,若卿心领了,只是……对不起。”

    身体不适的感觉越来越强,她强忍住晕眩,拿起一张宣纸,上面所写的正是崔延新的新词,对江子安微微躬身之后,头也不回的向着亭中走去。

    众人见此微微一愣,她竟是宁愿选择唱词,也不愿给江子安做妾?

    那些歌姬伶人看到这一幕,脸上也浮现出了些许遗憾,若是换做她们,恐怕刚才毫不犹豫的便会答应了。

    江子安脸上的笑容僵住,青白交替了一阵以后,则又露出了笑容,说道:“呵呵,看来倒是子安一厢情愿了。”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已然是落了很大的面子,不过,虽然他心中已经恼怒至极,却没有露出分毫不悦之色,否则,只会让人觉得他的气量太小。

    崔延新对此略微诧异之后,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江子安的事情与他无关,那伶人既然上去唱词了,他最初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短暂的意外之后,众人也就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转而讨论起崔延新刚才的词作来。

    “延新的词我刚才看了,倒是一首难得的佳作。”

    “等那伶人唱出来,延新兄怕是又要出风头了。”

    “呵呵,心怀天下,以至食难下咽,寝难安睡,尽显忧国忧民之愁苦,延新兄实乃我辈之楷模。”

    崔延新闻言,脸上稍稍露出得色,今夜文思泉涌,状态极好,才写出这样一首诗词,就是为了要在众位大人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那伶人的唱功不错,怕是还要为这首词增色不少。

    宛若卿还未走到亭上,晕眩的感觉越发强烈,迈上台阶时,脚下不慎踩空,身体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便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掌扶在她的肩膀上,她受到惊吓,猛地脱身,转过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时,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没事吧?”那年轻人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没……事。”宛若卿忍住不适,轻轻摇了摇头。

    年轻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想起刚才在外面看到的那一幕,眉头皱起,从她手中拿过宣纸,扫了一眼之后,随手将其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什么玩意儿。”

    淡淡的不屑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场内众人的耳中。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百六十五章以势凌人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