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敢不敢,再狠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词写得差不是你的错,唱出来折磨别人耳朵就是你的错了……,哈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原先喧闹的声音没有了,李易和崔延新的对话清晰的传上来,李轩笑的忍不住,能将骂人骂出这种高度的,在他认识的人之中,李易当属第一。

    小楼周围有大量大内高手,或许某一个端着碟碗的仆人便是深藏不露的厉害角色,内侍总管常德只是提了几句,短短时间之内,便已经有人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转述出来。

    “呵呵,倒是懂得怜香惜玉。”景帝笑了笑,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李轩问道:“轩儿也认识他?”

    李轩点了点头,说道:“回皇伯伯,他叫李易,是轩儿的朋友。”

    “李易?”听到这个名字,景帝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

    “父皇,李易就是那写出《弟子规》的人,您刚刚才封他为县尉。”李明珠俏丽在一旁,解释道。

    作为一国之君,每日事务繁忙,自然不可能记住区区一个秀才的名字,经她提醒,这才想起来,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李易?是不是就是那位治好妹妹顽疾的那人?”这时,一旁的皇后也开口问道。

    “母后,就是他。”李明珠开口道。

    连景帝都没有想到,他在王府花园中偶遇的那位有趣年轻人,居然和皇家有这么深的关联。

    崔延新写的那首词他手中已经有了一份,看了看之后,摇头道:“倒算得上是一篇佳作,那年轻人怕是很难做出更好的。”

    他在心中对于李易是极为欣赏的,但对他的诗才并不了解,希望他赢,但也清楚这个可能不大。

    “呵呵,皇兄这次却是猜错了。”这时,宁王笑了笑,上前说道:“今晚那崔姓进士便是在场中任选一人,也未必会输,可他偏偏选了那李易,就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因为李轩的原因,他特意派人调查过李易,能被苏老学政称为“景国第一才子”,诗才又岂是随便一人能比得过的?

    这时,皇后也接口道:“他为妹妹写的那首贺寿词倒是不错,想来应该也是有几分才气的。”

    听说那如意露和香水都是出自那李易之手,两人自然想看看他今日奉上的礼物到底是什么,虽然对于他只送了一首贺寿词略表失望,但却不得不承认,那词和字,都是极好的。

    “莫非,朕还是小看他了吗?”

    景帝略微有些愕然的望下去的时候,李明珠的视线也停留在了李易身上。

    大多数时候的他,还是很好相处的,但若是露出了那样的表情,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

    “你倒是去参啊……”

    这么大人了,还像熊孩子一样幼稚,欺负不过别人就去找大人告状……

    不过崔延新这句话显然吓不着李易,有本事就去参,最好参的让他这个县尉没得当,以后一定给家里插上两炷香感谢他。

    你倒是去参啊……

    参啊……

    崔延新闻言,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差点又没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

    遇到了一个一点都不套路的美男子,任他有万种方法也使不出来。

    “李公子,我……”宛若卿苍白的俏脸上露出慌乱之色,急忙从地上捡起来被他揉成一团的宣纸,“我,我没事的,再唱一首曲子,没什么的。”

    李易此刻站出来,亦是相当于站在了所有仕子的对立面,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官员,若是将他们也得罪了,他以后的仕途也就真的毁了。

    纵然她心中十分感激李易的挺身而出,但却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毁掉他的前程。

    毕竟,仕途这一条路,对于读书人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李易再次将那纸张揉成一团,宛若卿看到他的眼神之后,便不再言语,美目中也多出了一丝坚定。

    场内的庆安府官员,认识李易的只有三人。

    刘县令,冯教授,以及董知府。

    对于自己下面的属官,刘县令当然是调查过的,结果也让他大吃一惊,力压沈照,令杨彦州自愧不如,在庆安府众才子中强势登顶……

    而冯教授和董知府对于李易的了解更深,比文章,比诗词,场内还真不一定有几个人能胜过他。

    以小见大,能写出如此文章和诗词,想必其他方面的才华也不会低,若非他对仕途无意,这一次的科举,怕是这些人都得被他的光彩压下去。

    “这位兄台既然看不上延新兄的词作,怕是心中已有更妙的作品,何不拿出来让我等一观呢?”江子安从人群中走出,笑着说道。

    眼神掠过宛若卿之时,阴霾一闪而逝。

    难怪她不答应自己,原来是早已有了相好……

    “若是有什么好的诗词,赶快拿出来吧,别总是遮遮掩掩的。”

    另一道声音传出来之后,众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去。

    李易见别人还没开口,上次和冯教授一同来过如意坊的那小官反倒先说话了,心中略微惊讶,不过他也知道,今天若是真的不拿出点干货出来镇镇场子,恐怕这一关还真的不好过。

    “若卿姑娘,还要麻烦你磨墨了。”李易笑着对宛若卿说道。

    宛若卿卿点了点头,还有没什么动作,只见刚才开口的中年官员大袖一挥,说道:“不用了,本官亲自为你磨墨。”

    董知府其实也看不过几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女子,但他更想看的是李易能写出什么佳作,毕竟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会让庆安府整个诗坛震动,以如今诗坛的境况来看,经常像这样搅一搅,还是有益处的。

    李易看着那小官已经走到一边开始磨墨,心中不由的叹了一句,这小官官职不大,倒是爱出风头,别人官员还没说话,他倒是积极的很,这辈子的前途恐怕也就这样了。

    至于其他人,心中则是猜测着董知府此举到底有何意味,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起来。

    提笔蘸墨,看了那崔延新一眼,挥手间,一行字已经行云流水般的写了出来。

    《丑奴儿》。

    词牌写出,看到那一手飘逸的字迹,场中有官员忍不住叫了出来。

    “好字!”

    且不说诗词内容,单是这三个字,就已经让他们对眼前的年轻人刮目相看。

    董知府和冯教授见过李易的字,对此倒是不太惊讶,不过,当他们看到上阙写出的时候,对视了一眼之后,目光同时的望向了崔延新。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崔延新刚才的词作,大抵的意思是……,闲来无事,独自一人,登上高楼,忧国忧民,乃至于食难下咽,寝难安睡,日渐消瘦,通篇就是一个字------“愁”!

    刚才觉得这首词并无问题,此刻再想起来,则有些矫揉造作,无病呻吟。

    毕竟他看起来精神饱满,身宽体胖,哪里像是日渐消瘦的样子?

    不过,这其实也是很多文人的通病,他们平时哪会注意这些,若是说起来,恐怕大多数人都得被扣上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帽子。

    但此刻被指出来之后,自然就不能忽视了。

    此时,李易提笔,上下两阙已经写完。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冯教授抬头看了李易一眼,他身为府学教授,又岂能看不出,此愁不是离愁别绪,而是家国愁思,层层铺垫,委婉含蓄,含而不露……已然是一篇上佳之作。

    但问题在于,全词所透露出的悲愤是怎么回事?

    小小年纪,又哪里会有这样的阅历?

    以他的诗词造诣,写出这首词定然不是为了抒怀,是为了打脸啊!

    “为赋新词强说愁……”

    崔延新刚刚愁完,他便写出这样的句子……冯教授暗叹一声,希望今夜之后,崔延新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而此时,周围的一众进士脸色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他们的鉴别能力还是有的,这首词,的确比起崔延新那首高上了不止一筹。

    当然,更重要的是第一句。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这“少年”两个字,说的何尝不是崔延新?

    便是连他们,都用一种膝盖中箭的感觉。

    人生才刚刚开始,很多事情都没有经历,哪来那么多的愁思?

    想到自己之前写过的诗词,脸上不由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此刻,崔延新脸色煞白,呆呆的望着纸上,犹如一把尖刀直插心脏,两行热泪从眼中滚滚落下。

    抬头看着李易,心中的悲愤已然滔天。

    “为赋新词强说愁……,敢不敢,再狠一点?”

    崔延新眼前一黑,竟是当场被气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百六十七章敢不敢,再狠一点?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