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 会错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古有好诗如命之人,与人斗诗落败,心中郁气难平,吐血三升;今有崔氏延新,惨遭打脸,因一句“为赋新词强说愁”,气急而晕。

    虽说还远比不上那好诗人,但若是今晚之事传扬出去,怕是也会成为许多人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

    若干年后,或许同年的状元探花甚至当今天子都被后人所忘记,崔进士之名,但凡谈起“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典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崔延新只不过是一时热血上涌,气晕过去而已,也不用请大夫,众人将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上,七手八脚的掐人中,扇巴掌,没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又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脸色依旧奇红无比,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刚才被人扇的,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再也不敢凑过来了。

    那一句诗词对他的杀伤力,甚至比打上几十板子还要严重,至此以后,“强说愁”的这一个帽子,他崔延新怕是一辈子也别想摘掉。

    此时,场中文人仕子,大小官员,看向那年轻人的目光立刻发生了变化。

    野史曾云,蜀汉之时,诸葛孔明于战阵之前,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使得王朗理屈词穷,羞愤欲绝,撞死于马下。

    他们本以为这只是野史有所夸大,今日见此情形,心中不知不觉间已经信了七八分。

    宛若卿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她知道李易的诗词厉害,但这些人又何尝不是读书人之中的翘楚,新科进士,远非那些自称才子的人能比的。

    然而,看到李易一首词写出,那年轻男子竟然羞愤的晕倒在地,让她一时间竟忘记了身体的不适之感,樱唇微张,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心中的惊诧就化作了紧张和担心。

    “糟了,糟了,李公子他当着这么多进士和官员的面,将那人气晕,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惹得那些大人不满,那……”

    她心中自责至极,若是自己刚才没有推辞那崔延新的要求,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在她极度懊悔的时候,那江子安已经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延新与阁下都是同年进士,阁下此举,怕是有些过分了吧?”

    两个互不相识的读书人,见面之时,大抵是“兄台”相称,“阁下”这两个字,则有一种疏离之感。

    周围的进士也纷纷附和,几乎全都站在了李易的对立面。

    实在是他刚才的那句“为赋新词强说愁”,虽然是针对崔延新,但却几乎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骂了进去,地图炮开的有点大,众人自然对他心生不满。

    场内的官员对此倒是不太在意,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经历的事情多了,读书人之间为了女子争风吃醋也是常事,扪心自问,若是那女子也是自己的心仪之人,被崔延新如此责难,他们怕是也会做出什么激愤的举动。

    当然,董知府刚才的举动,也让这些老狐狸不会轻易开口。

    “抱歉,这位“阁下”猜错了,本官不是新科进士。”李易看着他,淡淡的开口道。

    “本官?”

    江子安闻言表情一滞,周围众人心中也是一惊。

    他刚才说“本官”?

    也就是说,眼前之人,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入仕了。

    今年朝廷对于新科进士的任命还没有下来,说明他不是和他们同年,虽然他们迟早也会走上这条路,但至少现在还不是,众人看看崔延新……这他娘就尴尬了。

    这一次,诸位大人们恐怕也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宛若卿看着李易,心中既惊又疑,他什么时候入仕的……莫不是在骗这些人吧?

    若是在其他场合也还好,但今日可是有不少大人在场,必定蒙混不过去啊……

    “呵呵,李县尉第一才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到底是何意?”董知府看着他,笑道:“本官倒是好奇,李县尉心中到底有何忧虑不便多言,今日不妨说出来,不用担心冒犯到谁,我景国学子,不以言定罪。”

    董知府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他的这一番话,透露出很多信息。

    李县尉,第一才子……,再之后,便是这首词中所透露出来的愁绪,到底是何愁?

    董知府一句话将崔延新之事揭过,也没有人再去关注刚刚站出来的江子安,新科进士们疑惑这“第一才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董知府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他们刚才的举动会不会让董知府不满……

    刘知县和一些品阶较低的官员大抵想的也是这些,但冯教授以及董知府身边的几人,却深知董知府的话绝对不止这么简单。

    再一细想刚才那首词,心中顿时了然。

    忧国之情,欲言难言,是在忌惮着什么吗?

    莫非,他是在借此抒发对把持朝政守和一派的不满?

    此时,冯教授看向李易的眼神,首次的发生了某些变化。

    以昔衬今,以有写无,以无写有,突出渲染一个“愁”字,并以此为线索层层铺展,感情真挚委婉,言浅而意深,若是一个受排挤打压,报国无门的忠君之士发此忧愁,还情有可原,但他分明无心仕途,不愿为官,何故会有此愁?

    细细品读,字里行间所透露出的,是眼看国事日非,自己无能为力,一腔愁绪无法排遣的愁苦,不愿入仕,是因为不愿为守和派所用……

    而那“不能做官的顽疾”,怕也是出于此才产生的托词。

    难怪董知府对他另眼相看,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愁,便是愁到了董知府心里啊!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错怪了他!

    冯教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羞红之色,此等情怀……,自己,远不如他啊!

    而此时,李易心中还在郁闷,这哪来的小官怎么这么多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愁在哪里,拿出这首词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那连女孩子都欺负不要脸进士的脸,哪里想过这么多?

    连冯教授都没说话,一个学官总是插什么嘴,没看到冯教授脸都气红了吗?

    “李县尉,董知府问你话呢……”

    虽然刘县令很忌惮李易的“背景”,但一直将董知府晾在那里也不好,见此小声的开口,提醒于他。

    “什么,董知府?”李易脸上表情一愣,小小学官摇身一变变成知府,这个弯拐的太急了,让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百六十八章会错意了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