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五十二章 韩前辈之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五夫人的手里接过瓷碗,一饮而尽。

    药汁很苦,韩大忠的心里却是甜的,患难才见真情,几个妻妾跑的只剩下五夫人一个,府中下人虽然没有跑路的,但这些天来,脸上一直都是忧心忡忡。

    若不是奴籍未去,跑了会被当做逃奴打死,怕是这偌大的韩府早就空了。

    曾经的他,跺一跺脚,不敢说整个武林,至少庆安府地界的江湖上也会翻起风浪,然而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曾经依附于韩家的那些小势力,为了避免遭到波及,早早的就和他们划清了界限,至于明面上的那些好友,象征性的来韩府探望之后,都会隐晦的提起辟邪剑谱一事,韩大忠心里早就绝了求助他们的希望。

    或许韩家沦落到现在的惨状,就有他们在背后出的一份力。

    好在终究还有对他忠心的人啊,看了一眼娇艳如花的五夫人,顺势躺倒在床上。

    想他纵横武林数十载,竟也有被气的卧床的一天,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虚弱过,今天更是不知道怎么了,才刚刚起床没一会儿,又感觉到困了,眼皮越来越重,视线也逐渐的模糊。

    五夫人在床边对着他笑,笑的很好看……这大概就是残留在一代武林枭雄韩前辈脑海中最后的影像了。

    ……

    ……

    今天勾栏里面十分热闹,客人交头接耳,声音嘈杂,唯一的送茶伙计,腿都快要跑断了,茶水一壶一壶的往外送,小珠做的蚕豆已经卖光了,五文钱就那么一小碟,经常有客人嫌不够,甩手就是十文钱,让他换个大份的过来。

    本来敞开的台子前面挂上了帘子,将台子遮的严严实实的,客人眼睛不时的向着那边瞟,画皮舞台剧到底是什么东西,牢牢的抓住了他们的好奇心。

    林大宝就是这里唯一的伙计,此刻心里面有些紧张,拎着茶壶的手心都在往外冒汗。

    不紧张不行啊,孙爷爷他们忙活着这么多天,就等着今天了。

    这关系到他们以后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要是今天失败了,明天他们就都得背着包袱走人。

    不行,不能再想了,还有几壶茶没送过去呢,不能让客人等着急,擦了擦手心的汗水,拎起茶壶小跑了过去。

    早在几天前,在瓦舍的大门外面,就贴上了大大的告示,不管是来往的行人,还是进出的客人,都能看到。

    告示上的内容很简单,腊月初一,勾栏里要进行《画皮》舞台剧的表演,下面的一个小地图上标出了勾栏的位置,欢迎大家前来观看。

    舞台剧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一个人知道。但对于《画皮》,他们可并不陌生。

    那可是前些日子勾栏里面最流行的故事,故事内容刺激的不得了,据说能小儿止啼,胆子再大的汉子听了也得打一个哆嗦,连庆安府城夜里的治安都好了许多,因为听了那故事之后,走夜路的人都变少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舞台剧,但肯定不是那个老头子在干巴巴的讲故事,有《画皮》的名声在前,广告打出去之后,第一场表演就几乎座无虚席。

    李易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老方坐在他的旁边,有些无精打采,连看戏的心思都没有。

    以为他又和家里婆姨闹了别扭,李易也没有太过在意,忽然有人挤到了身边的空位子上,吴二凑过来,低声的说道:“韩大忠死了。”

    吴二这几天对于韩前辈的事情很上心,他知道县尉大人比他更加上心,一有什么消息,马上就会过来汇报。

    “官府接到韩家下人报案的时候,韩大忠已经死在床上了,据说是被人毒死的,整个韩家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金银财物全都没了,官府当天就查到了一些线索,据说下手的是他前不久才娶回家的五夫人,那女人和韩大忠的一位弟子有奸情,在他的药里加了砒霜,两个人卷了韩家的财物逃之夭夭,现在已经被通缉了。”

    吴二说的很仔细,事实上,这些天来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韩家,无论有什么动静,都会很快的传出来。

    “半只脚都快踏进棺材了,还娶什么妾室,这下好了,没死在别人手里,死在自己人手里了。”对于这件事,吴二心里其实还是很意外的。

    据他听到的消息,江湖之上,已经有不少势力蠢蠢欲动,目标就是韩家的辟邪剑谱,结果,还没等他们有什么动作,韩大忠就死了。

    这次估计有不少人会失望,根据之前的推测,整个韩家,应该只有韩大忠一个人知道那剑谱,也并没有传给哪一个弟子,韩大忠死了,辟邪剑法自然也就失传了,相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有早早出手的人会很多。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韩家估计也会很热闹,韩大忠没有什么子嗣,弟子倒是有不少,除了和五夫人跑了的那位之外,余下的弟子和妻妾,恐怕会想方设法的将整个韩家瓜分殆尽。

    当然,江湖上也总会有不死心的人,那剑法传的神乎其神,吴二敢肯定,如果能成为天下第一,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毫不犹豫的割掉那东西,韩家被人翻了一遍还不够,不挖地三尺找出那东西,那些人是不会罢休的。

    就连吴二都曾经在心里面想过,到底是那玩意儿重要还是天下第一重要,纠结了整整一天,把心里的疑惑告诉兄长的时候,差点没被他打死,从此就再也没想过成为天下第一了。

    李易差不多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有些人做事肆无忌惮,做错了事情也从来没有人责罚,这是不对的,从始至终都没想放过姓韩的,没有人惩罚他,那就自己动手。

    昨天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巴掌,才把天下第一的念头从脑海里面抹去了。

    清醒过来的吴二终于意识到,什么辟邪剑法,什么天下第一,从始至终都是县尉大人随口说的一个故事,这一个故事,正是从他的口中传扬出去的。

    在他眼中属于庞然大物的韩家,就因为这一个故事覆灭,分崩离析,想想这件事情的源头,无非是那天在房间里面,县尉大人花了一刻钟时间,让他记住的那个故事。

    吴二一点都不同情韩家,表面上是武林前辈,实则尽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韩大忠做的事情足够他死十次还多,能亲自为武林除此一害,吴二心里还隐隐的有些激动。

    忽而想到了什么事情,转头看着李易,小声问道:“大人,韩大忠死了,还有赵员外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两百五十二章韩前辈之死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