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七十九章 背后靠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伴随着一阵哄笑的声音,几道身影从门外鱼贯而入。

    为的是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大汉,大冬天的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衫子,胸膛裸露了一大片,黑色的护心毛都快要长到脖子上去了。

    其余几人面相也都颇为凶恶,都是这条街上的泼皮恶霸,没几个人不认识。虽然因为官府的原因,他们最近这些日子消停了一点,但长久以来积压在众人心中的恐惧感,却不是一时半会能打消掉的。

    因为看戏被打扰到,有几名看客想要站起来,按照惯例将那些不开眼的人扔出去的时候,看到门口的情形,立刻又坐了回去,专心看戏,再也不敢管那边生的事情。

    惹到了那些泼皮,以后的日子可就别想安生了。

    “这里是庆安府城,是要讲王法的,十贯钱没有,你们要是再咄咄相逼,休怪我们去报官。”孙老头看了看角落里向这边走来的两个汉子,心中稍微踏实了一些,直视着刀疤男子道。

    “哎呦,兄弟们,我刚才没有听错吧?”

    刀疤男子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大笑道:“老家伙居然和我们谈王法,在这条街上,老子就是王法!”

    身后的几名泼皮哄堂大笑,交代他们办事的贵人本来就有着官府的关系,还会怕王法这种东西?

    上下早就打点好了,就算被抓进县衙,他们也有办法出来。

    刀疤男子大马金刀的抽了一条凳子挡在门口,翘起二郎腿看着孙老头,道:“看来你是没把老子的话放在眼里,老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十贯钱,一文也不能少,否则,老子就把你们这破剧院给砸了!”

    “砸剧院,是这样砸吗?”

    一道声音忽然从身侧传出,刀疤男还没反应过来,一条长凳就从侧面飞了过来,正中他的面门,几颗带血的牙齿从嘴里飞了出来,刀疤男整个人都被拍飞了,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呦,还是熟人!”老方拍了拍手走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刀疤男的时候也是一愣,虽然他的脸血糊糊的,但那一条标志性的刀疤,却表明了他的身份。

    几个月前,想要抢姑爷银子,最后被他们抓住一顿狂揍的,不就是这家伙吗?

    “杀,杀人了!”

    眼看着老大被人一凳子拍在面门上,倒地之后就没了声息,一个泼皮大叫一声,脸色煞白,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

    他们是泼皮闲汉,不是亡命之徒,勒索几个铜板换酒钱的事情做得来,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占占便宜的事情也没少做,但到杀人放火------打死都不能干啊,这是原则问题,他曾经有几个没有原则的泼皮兄弟,不好好做泼皮,失手弄出了人命,如今坟头草都三尺高了,每年清明的时候都会在他的坟头松土除草……

    老大一个照面就被人家干掉了,光荣就义,顿时镇住了在场所有的泼皮。

    “这,这……”孙老头脸色青,嘴唇都在哆嗦,教训一下这些泼皮没什么,这咋就闹出来人命了呢?

    出了人命可是大事,剧院内的看客也都慌神了,纷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放心,死不了。”老方拍了拍孙老头的肩膀,满不在乎的道。

    自己下的手自己清楚,这家伙顶多断了鼻梁掉几颗牙而已,没有那么严重。

    “大哥,你死的好惨啊!”一个青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泪还没下来,胸口就挨了重重的一脚。

    “老子还没死呢!”刀疤汉子从地上爬起来,这辈子大风大浪没经历过,风浪可是从来都没断绝,脸上的刀疤就是当初和人争强斗狠的时候留下的,区区一板凳,还要不了他的命。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揍,狠狠的揍,老子今天要敲断他两条腿!”额头上的鲜血流下来,眼睛都被糊住了,倒是没认出熟人,只想着敲断刚才偷袭他那家伙的两条腿,十贯钱的事情都被他暂时抛在了脑后。

    见大哥没死,挨了一脚的青年立刻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胸口,大声道:“没听到大哥的吗,敲断他们的狗腿!”

    狗腿两个字刚刚出来,满嘴的牙就没了一半。

    老方蒲扇大的巴掌抽在青年的嘴上,他就连人带牙一起飞了出去,和刚才的刀疤汉子一样,躺在地上就没有了动静。

    刀疤汉子抹了一把眼睛上的血迹,终于看清了眼前站着的那位汉子,脸上凶恶的表情不见了,整个人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那一顿毒打,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每每午夜梦回,想起这张脸还有些心有余悸,那些人都是怪物啊,比野兽还要野蛮,如果可能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不想遇到。

    可惜上天注定没有给他们好运气,在他愣神的瞬间,带来的几位兄弟全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这是多么熟悉的景象,身手最好的兄弟,在这两个怪物手下也没有还手之力,挡住了一拳,下一刻就被踹倒在了地上。

    如果这个时候有捕快过来,这次的噩梦就和上次一样完整了。

    似乎是听到了他心里面的呼唤,几道穿着皂衣的身影很快的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正准备上去哭诉一下,却见那领头的捕快走过来,笑着和那汉子打了一个招呼,没听清他们什么,很快的,他的兄弟们就被铁链子套了起来。

    看清了领头捕快的长相之后,刀疤汉子的两条腿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

    “宁惹县令,莫惹阎王”,这是圈子里人尽皆知的一句话。

    县令自然指的是刘县令,他们的“阎王”也姓刘,安溪县衙总捕头刘一手,名字虽然叫刘一手,但他对付起犯人来,可从来都不留手,听这段时间以来,县衙大牢里的惨叫声,县衙外面都能听到。

    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那就真的和下地狱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抓错人了,抓错人了!”

    “你们不能这样,打人的是他,是他啊!”

    “你们不能抓我,我认识王县丞,认识王县丞……”

    ……

    ……

    刀疤汉子被捕快们拖走的时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看到刘“阎王”回头对他笑了一下,当即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捣乱的人都被官差抓走了,也没有闹出人命,场内的看客都放下了心,该看戏看戏,该干嘛干嘛。

    县衙的捕快明显比以前更加敬业了,不会帮着那些泼皮一起欺压良善人,这是好事,那些整日就知道欺负人的王八蛋就应该用链子锁着,关在大牢里别放出来。

    孙老头愣愣的看着那些泼皮被捕快们拖走,老脸上的表情有些愣。

    这还是县衙的捕快吗?

    根本不问事情的原由,用链子锁了人就走,看样子那些泼皮要吃大亏,什么时候,县衙的捕快开始干好事了?

    孙老头很快就知道了原由。

    “大人!”刘一手走到李易面前,恭敬的行礼道。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的道:“不错,听这段时间里,你连破了数件大案,府城的治安也维护的很好,人人都知道,县衙里有个“刘阎王”。”

    刘一手老脸难得的一红,道:“都是大人教导的好。”

    在李易面前,他甚至比面对刘县令还要更加的谦卑,而且是自内心的敬佩。

    刘一手十分清楚,他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因为县尉大人的重用,才让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从县衙里一个混吃等死的捕快,变成了管理所有衙役的总捕头,甚至,县尉大人不在县衙的这段时间,他所做的,就是县尉应该做的事情。

    连府衙的捕快,遇到棘手的案子,有时候也会请他过去。

    启蒙之恩,知遇之恩,除了认真履行县尉大人交给自己的任务,无以为报……

    听着那位捕快大人和李公子在那里话,孙老头找了一张凳子坐下,腿肚子都在哆嗦。

    县尉大人,原来李公子就是县尉大人……

    难怪啊,难怪宛姑娘从一开始就不担心那些泼皮找麻烦,原来她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孙老头对宛若卿没有埋怨,大人物的事情,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一点点担心了。

    从今以后,他们背后也有一座靠山了。

    想必那些去城外勾栏里面找麻烦的家伙,现在全都被像狗一样用铁链子拴起来了吧?

    瞎了你们的狗眼,欺负人欺负到县尉大人头上了,这次他们要是不脱一层皮,老头的“孙”字倒过来写!

    还有那些贪心的家伙,手伸的太长,是要被砍掉的……

    “不会吧,你真的给了他们十贯钱?”孙老头心中咒骂不已的时候,一道惊讶的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

    他转过头,看到一位穿着华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四下里打量了剧院几眼,啧了啧嘴,道:“真是想不到,这种破烂的地方,居然还能敛到那么多银钱。”

    “吴班主,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吧。”孙老头心头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看着男子道。

    “什么事情?”华服男子在孙老头的对面坐下,笑着道:“我只是听,孙老的剧院每日的进项不菲,那些泼皮多受点庇护钱也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还是看了孙老的本事啊。”

    “明人不暗话,缩头缩脑的,可就没意思了。”孙老头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撇了华服男子一眼,将茶水一饮而尽。

    对面的华服男子,他一点都不陌生。

    对方也是伶人,但和他们又不一样。

    他们这样流浪的伶人,为了谋生四处漂泊,像是无根飘萍一般,日子过的最是凄苦。

    宫廷之中也有优伶,那些达官贵人家中,亦有家乐私伶,这些人的虽然没有多少自由,但生活要比他们优渥的多。

    而那些实力雄厚的戏班,虽然也是大都为达官贵人表演,但却从不缺自由,赚的钱也是他们这些人比不上的。

    对面姓吴的男子,就是府城一个著名戏班的班主。

    见孙老头一脸淡然,将话题直接挑明,华服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恼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十贯钱,你手里还有多少像《画皮》和《倩女幽魂》这样的本子,我们全要了。”

    孙老头面色不变,心中却在冷笑,这些本子都是县尉大人写出来的,他现在就坐在那里呢,姓吴的要是有本事,自己去找他啊……

    十贯钱,就想买走大家伙吃饭的东西,简直是做梦,就算他同意,县尉大人也不会同意。

    华服男子看着几乎没有空位置的剧院,眼中浮现出了一丝火热。

    连这么破的地方都有这么多人来,要是换成他的班子,场面一定更加的火爆,绝佳的本子,放在这里就是浪费!

    他已经调查过了,这些新出的剧目,市面上根本就没有,虽然给他们一些时日,也能将其仿的七七八八,但终究是失了先机,到时候所有人都看过了原剧,谁还会去看他们的?

    “死心吧,别十贯钱,就是一百贯我们也不会卖的。”背后有大人物撑腰了,孙老头起话来都底气十足。

    华服男子眯起了眼睛,道:“这么,你们是打算每天都拿出十贯钱了,或许明天就会变成二十贯也不定。”

    “果然是你在背后捣鬼。”孙老头冷笑道:“放心吧,他们不会再来了,刚才几个官差大人过来,将他们全都带走了。”

    “是我做的又如何,就算我没有动手,也总会有人动手,你不会以为官府真的会管这些事情吧?”华服男子嘲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希望你明天见到他们的时候,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华服男子完,忽然感觉颈间一凉,一条铁链子就挂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名捕快将链条锁好,淡淡的道:“既然是你做的就好办了,和我走一趟吧。”

    刘一手的话语冷冰冰的,不带有一丝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两百七十九章背后靠山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