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八十八章 过气花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既然有这么多人邀宴,相公若是有时间,去参加几次也不妨事的。”如仪将那手帕收起来,看着他说道。

    她这些日子也收到了不少请帖,或私人或公开的邀宴,字里行间极为客气,隐约提到希望她带着相公一起去,起初她还会委婉的拒绝,后来见多了之后,就懒得理会了。

    此时则是觉得,虽然相公从来不参加那样的饮宴,但人活在世,总是要有些许应酬的,不然怕是会得罪不少人,相公本来就没有几个朋友,李轩和那位李捕头走了之后,他更多的时间都是一个人独处。

    “不去。”李易回答的很干脆,“娘子怕是不知道她们都是什么人,目的不纯,去了反而麻烦。”

    李易当然知道她们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要借着他炒作炒作而已,花魁争夺正是最激烈的时候,谁都想在自己的手里掌握更多的筹码,参加了一人的邀请,就必定有第二人、第三人,难得过了几天清闲日子,不想再陷入这个泥潭里面。

    如此柳如仪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今天早上又收到了两张请帖,相公既然不想去,牛留着也没有用,干脆一同处理掉算了。

    花魁大赛给李易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他偷懒的时间要比平时少了许多,到上元节选出花魁之前,庆安府城是没有宵禁的,差役们晚上也得出去巡逻,县尉虽然不用每件事情都亲力亲为,但关键时候,还是得坐镇县衙,没有人管他是一回事,但偷懒也得有个限度。

    受节日和花魁大赛的带动,剧院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孙老头没有趁机向外扩张,而是先稳扎稳打,将几个剧院管理的井井有条,那些孤儿也都被他安排在了里面,端端茶倒倒水,擦擦桌子的事情,那些十岁出头的大孩子还是能干的,而从那以后,府城中的飞天女贼就不见了踪影。

    踱着步子回到县衙的时候,几个值班的捕快蹲在值房里面聊天。

    “这城里是一天比一天热闹,每天从早到晚的,累死个人了。”有人在抱怨,只有大牛才有这么粗犷的声音。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巡逻一整天,遇到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断也断不清,随便找个青楼钻进去,看看表演,到时间了再回来交差就行……”

    “要说这几天那些青楼的表演都不赖,那些姑娘卯足了劲头想要争夺花魁,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了,昨儿看到一位姑娘,那身体软的,能把脑袋搁在屁股上……”

    “这算什么,你们猜我前几天去群玉院看我那相好的时候,见到了谁?县尉大人!我看到县尉大人进了一处房间,我后来问过那相好的了,你猜那是谁的房间?”

    “是谁?”说到县尉大人的八卦,众人显然来了兴趣,纷纷出言问道。

    “你们绝对猜不到,居然是……”

    ……

    ……

    李易不能再让这家伙说下去了,走到刚才说话的那家伙身后,问道:“巡逻的时候逛青楼,你就不怕县尉大人知道吗?”

    那捕快说到县尉大人的八卦,说的正兴起,随口就接了一句,“嘿嘿,反正县尉大人也看不到,偷偷懒也没什么,说到偷懒,谁能比得上县尉大人……,我告诉你,你绝对猜不到县尉大人那天晚上在群玉院去了谁的房间,说出来吓死你……”

    话说到一半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对面的兄弟正使劲的对他挤眉弄眼,心下一沉,刚要转过头去,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被李易踹了一脚的那捕快一个狗啃泥的姿势趴在地上,也不敢恼怒,摸了摸脑袋讪笑着爬起来,“大人,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李易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要是不来,又怎么知道你们大胆到巡逻的时候逛窑子!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继续说啊,我听着呢……”

    “没什么,没什么……”那捕快早知道县尉大人的脾气,只要不是违反原则的大问题是不会责怪他们的,笑着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几天因为花魁大赛的缘故,青楼才是人最多的地方,最需要巡视,外面我们也没有放松,一组两个人,街上总是有人看着的……”

    “既然你们一个个都闲着没事,那就出去巡逻吧,谁要是还往青楼里钻,自己去禁闭室待上三天……”李易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

    众人如蒙大赦,一哄而散,禁闭室这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待上三天,估计半条命就没了,有县尉大人这句话,以后绝对没有一个人敢钻青楼。

    曾经有位重犯不肯招供出凶器的藏匿地点,大人只是让他一个人在禁闭室待了五天,放他出来的时候,八尺的汉子,哭的像个孩子,刚出来就哆嗦着招供了,从那以后,众人将关禁闭看做了最残酷的刑罚。

    刚踏出门口,一人就立刻转头问刚才说话的捕快,“继续说,继续说,县尉大人进了谁的房间……”

    ……

    ……

    “若卿姐姐,你就劝劝我家小姐吧。”房间里面,绿衫少女抓着宛若卿的胳膊,苦着脸说道。

    “小姐拒绝了那些公子,也不参加宴会,妈妈都不管她了,这几天一直在捧陈妙妙,小姐要是争不到花魁,那可怎么办啊……”

    花魁就是一道天然的保护屏障,如果没有了这道屏障,小姐怕是很快就保不住清白了,一个过气的花魁……到那时候,主仆二人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很辛苦……

    别人都在拼命的为争夺花魁造势,唯独自家小姐反其道行之,作为丫鬟,她心里已经着急的不行了。

    宛若卿拍了拍小翠的手,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坐在那里梳妆的女子,问道:“醉墨,你真的想好了,不去争那花魁了?”

    女子将头上的一只坠着珠玉的金钗取下来,放在了一个锦盒之中,随手插了一把木钗上去,小心的合上锦盒,走到宛若卿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若卿姐姐,我以后就跟着你混饭吃怎么样,反正你们表演的时候,也找不到其他人画背景,你觉得我做你的御用画师可以吗?”

    “你画的背景栩栩如生,整个庆安府,也没有人能够比你做的更好了。”宛若卿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看着他,问道:“难道你打算……”

    “没有人比我做的更好?”曾醉墨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后半句话,说道:“若卿姐可是忘记了那个人呢……”

    说到“那个人”的时候,虽然银牙紧咬,但俏脸上没来由的罩上了一层粉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两百八十八章过气花魁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