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二章 公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凝儿姑娘转到群玉院了?”

    “从没听说过这件事啊,昨日还在金凤楼见过她的。”

    “那这句“若非群玉院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又是什么意思,莫非这诗不是写给凝儿姑娘的?”

    ……

    ……

    再次听到杨彦州念出来一诗来,众人在经过了片刻的愕然之后,便开始互相议论起来。

    这些名妓,并不一定要终身都待在同一个地方,转会的事情时常生,但这种事最多生在小有名气的清倌人身上,像十大花魁之类,除非是老鸨子傻了,才会将这样的摇钱树放走。

    显然,胡凝儿就是金凤楼老鸨的摇钱树,转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样一来,众人心中就不由的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莫非,这诗,本来就不是写给她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刚才那惊艳众人的《美人歌》,怕也不是写给她的吧?

    想想也是,胡凝儿虽然也算得上美貌,但要扯上倾国倾城,可就太过夸张了,怕是她自己都不敢这么承认。

    至于后一------云霞是她的衣裳,花儿是她的容颜,春风吹拂栏杆,露珠润泽花色更浓;如此的美人,如果不是在群玉院中见到,那一定只有在瑶台月下才能相逢。

    这同样是一赞颂美人的诗,与其相比,这些日子传的沸沸扬扬的“依依腰肢软,巧巧善歌舞”,也只能算作淫词艳曲了。

    上一美人歌,再加上刚才的这诗,绝对是罕见的大手笔,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大才所写,甚至有人觉得,将这样的诗词用在几个青楼花魁身上,已经是极大的浪费了。

    “若非群玉院中见……,群玉院!”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喃喃道:“这两诗,都是写群玉院的某位姑娘,难道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陈妙妙?”

    人群之中,陈妙妙的脸色一片羞红,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上去承认这两诗是写给她的,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要真的像诗中写的那样,群玉院头牌清倌人的名头能落到曾醉墨头上?

    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之后,陈妙妙终于明白了。

    人群里面,当然也不缺少明白人。

    短暂的喧闹之后,又陡然变的安静起来,众人纷纷转过视线,望向了不远处的那位女子。

    女子正在安慰泫然欲泣的丫鬟,远远的听到那丫鬟说着:“小姐,她把李公子送你的诗抢去了……”

    “李公子……”

    在庆安府才子文人的圈子里面,每每有人提到这三个字,心中都会颤上两颤,以至于李姓之人,不敢让外人冠以“公子”之称。

    既然是那人,那这一切都能解释的清了。

    再想到他和醉墨姑娘之间的传言,所有人心中立刻了然。

    杨彦州手中拿着那本薄薄的书册,不时的有声音传来。

    “有美一人,宛如清扬……”

    “增之一分太长,减之一分太短……”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

    ……

    万启良怔怔的站在杨彦州的身旁,喃喃道:“欺负人啊,这也太欺负人了!”

    每一都能当做压轴之用,足够一个过气花魁翻身的诗词,竟然被这么随意的抛出来,而且一抛就是这么多,这样一来,6巧巧和柳依依还争什么魁……

    胡凝儿的脸色苍白,脚下差点站不稳,脸上生生的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刚才小女子只是开个玩笑,这几诗,自然不是写给凝儿的,方才在地上捡到此物,怕是有人丢失的。”

    杨彦州和万启良此时眼中只有这本书册,根本没有理会胡凝儿,后者视线从书册上移开,惊叹道:“竟有人能在乐府诗,楚辞和诗词上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怕是我等穷其一生也难以望其项背。”

    忽而又疑惑道:“《洛神赋》……,将心仪的女子比作神女,辞藻华丽而不浮躁,刻画已然登峰造极,令人神往不已,只是不知这洛水到底在哪里,似乎从未听过,难道是虚构的?”

    杨彦州视线没有从书册上移开,说道:“洛水便是沅水的古名,昨夜你我二人还在沅水上泛舟,况且洛神之名常见于古籍,何来虚构之说?”

    万启良自然知道自己的见识远远比不上杨彦州,他说有,那就一定是有了。

    “是他了,也只能是他了……”杨彦州喃喃了一句,脸上浮现出一丝不甘之色,随后就苦笑着摇了摇头,此生已然绝了和他相较的想法。

    就在这时,人群缓缓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曾醉墨和小翠走过来,杨彦州主动的走过去,说道:“醉墨姑娘,杨某有一个请求,手中这份诗册,可否让我摘抄一份?”

    其实直到现在,曾醉墨也不知道这册子上写了什么东西。

    她心中同样的迷惑万分,这东西是李易什么时候送给她的,小翠为什么没有告诉她,还有------胡凝儿的脸色为什么那么白,这些人为什么用那样的眼光看着她?

    一切的谜团,都在杨彦州递过来的薄薄书册之上。

    她接过书册,翻开一页,两页,三页……

    昔日的花魁,诗词造诣自然不会差。

    逐渐的,俏脸开始莫名的红了起来,这些诗词,说的都是自己?她真的有这么好吗?

    看到那些华丽至极的描述,她不由的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一幕,只觉得连耳根都开始变的滚烫起来。

    人群外面,祝青回过神来之后,转头对身旁的几名年轻人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呵,把握?那几诗词已经将那女子夸到天上去了,放眼景国才子,有谁敢说“把握”二字?”为的年轻人摇了摇头,这已经出了他们能争的范畴,还是保留一点面子吧。

    场中,6巧巧和柳依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无奈。

    她们两人争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包括陈妙妙在内,有希望成为花魁的几人,看向胡凝儿的眼神,无比的凶恶,活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人家本来已经不想争花魁了,该死的胡凝儿,没事念什么诗啊!

    感受到她们的恶意,胡凝儿脸色更加苍白,她怕是已经成为了众人的公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零二章公敌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