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四章 庆安府,李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

    见沈照开口,陈立诚刚要赞叹一句“好诗!”,一个“好”字出口,忽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盯着沈照,有些不太确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沈照叹了一口气,看着陈立诚,说道:“陈兄,相信我,你们选择武斗的话,胜算可能会高一些。 . ”

    “沈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陈立诚抬起头,眼睛微眯。

    沈照的表现很不正常,虽然因为出身原因,陈立诚心里是不太瞧得起他的,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在诗文上极有才气,出口成诗,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正常情况下,想要攀附上陈家的沈照,不可能在这些小事上得罪他,事实上他最初也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意思,直到刚才……

    陈立诚的目光立刻望向了对面的年轻人。

    “怎么回事,沈照怎么了?”陈立诚身后的几人脸上浮现出了疑惑之色,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他刚才说那句话的意思。

    至于周围的人,脑海中就更是一团浆糊了。

    “李兄,好久不见。”沈照抬起头,对李易拱了拱手。

    不知为何,再次见到这位改变了他命运轨迹的人之后,他的心中波澜不惊,竟然没有一丝的恨意。

    在京城的这些日子,倒也时常回想起以往之事,失去了往日的骄傲之后,陡然现那时的年少轻狂,恃才傲物,在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那个年轻人用一记响亮的巴掌抽醒了他,让他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彻底的击碎了他那可怜的傲气,倒是也让他沉淀了一些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东西。

    “沈兄,好久不见。”能在这里见到庆安府故人,李易心中也有几分意外,同样的拱了拱手。

    虽说两人之间曾经有过冲突,但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能在遥远的京城见到,也算极不容易了。

    当然,李易对他没什么恨意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当时占了便宜……

    此时,他隐隐的觉得,眼前的沈照,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原来他们认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沈照不愿意为陈立诚出头,若是那位公子是他的旧识,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陈立诚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由的对沈照生出了几分怨恨,冷笑道:“莫非沈照你觉得,少了你,我们就做不出来一诗吗?”

    这一次,倒是连“沈兄”都不叫了。

    沈照笑了笑,说道:“沈某自知自己的诗才相差李兄甚远,就不献丑了,陈兄和诸位兄台都是京城有名才子,才华横溢,自然不需要沈某。”

    他自然听出了陈立诚话中的意思,怕是今日以后,他们再也容不下自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些日子一心想要攀附别人,心中反倒像是堵着什么东西,刚才那句话说出来,忽然感受到了久违的畅快。

    陈立诚再自负也没有自负到诗文厉害过沈照,只当他刚才说的话是谦虚之语,不过,比不过沈照,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无名小子?

    “你们想好了没有,若是实在做不出来诗词的话,便趁早认输吧。”陈立诚冷哼一声,不再去管沈照,看着李易问道。

    “做什么诗词啊,回家做梦去吧。”

    被人逼着抄诗词,类似的事情经历过不少,李易对此已经失去了兴,摆了摆手,说道:“多大人了,整天斗啊斗的,有什么意思,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走了……”在小胖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转身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小胖子赶忙拉着那小姑娘的手,小跑着追了过去,“大哥,等等我……,前面那个卖包子的,你也等一下!”

    陈立诚呆呆的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胸中有一口热血翻腾不已。

    就这么走了------这算怎么回事?

    就算要走,也得道完歉,打断那几个奴才的腿才能走!

    “你们站住!”陈立诚高声说了一句,正要追上去,只见那跟着离开的年轻人回过头,露出两排白牙,笑着说道:“再跟过来,连你们的腿一起打断!”

    放完狠话,李轩大笑了两声,心情无比畅快,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原地只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周围想要看热闹的人显然有些失望,还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文斗比试,出两篇绝佳的诗词,却没想到有一方居然不战而退。

    不过想想也是,明知文斗不是陈立诚等才子的对手,要是真的去作诗,反倒是自取其辱,倒不如像这般无赖的退去。

    “岂有此理!”陈立诚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儒雅之色,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查,下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查查那两个家伙的底细!”

    受此奇耻大辱,若是不能雪耻,怕是他心里会永远的郁郁难平。

    “立诚兄何必如此动怒,左右不过是两个无胆鼠辈而已,连文斗的勇气都没有,想来怕是胸无点墨,连一像样的诗都做不出来……,左右是两个草包,今天之后,京城读书人的圈子里,必将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是极,是极!”

    “6兄言之有理!”

    ……

    ……

    陈立诚身旁的一人出言安慰了一句,其余众人脸上都适时地露出了鄙夷之色,纷纷出声附和。

    至于围观之人,虽然觉得陈立诚等才子提出文斗,本来就有些不公平,但那两位公子却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虽然明智,却是没有一点读书人的骨气。

    “哈哈,胸无点墨,草包……”这时,人群中忽然响起了一道毫不掩饰的笑声。

    笑声很刺耳,众人纷纷转头看去。

    “是沈照……”现了笑声的源头之后,众人皆是一愣。

    “你笑什么?”陈立诚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问道。

    沈照捂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陈立诚,说道:“陈……,陈兄啊,你腰间的……,腰间的扇子,可否借我一观?”

    看到沈照的样子,陈立诚心中一惊,这个时候,要什么扇子,这沈照莫不是疯了吧?

    听说这人一旦变的癫狂,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要是没有按照他说的做,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陈立诚脸上浮现出一丝惧意,很快将腰间坠着的扇子递了过去。

    刷!

    沈照一扬手将扇面铺开,笑着说道:“将这《水调歌头》写在扇面之上,想来陈兄是很喜欢它了?”

    陈立诚后退了一步,心道自己喜欢这《水调歌头》,关他沈照什么事情?

    沈照止住笑声,眼神古怪的看了刚才说出“胸无点墨”“草包”的那名才子一眼,说道:“等到6兄什么时候写出越这《水调歌头》的诗词来,再去说别人“胸无点墨”吧!”

    将那扇子还给陈立诚,大笑道:“陈兄也不用再去查他了,那位胸无点墨的草包兄台,乃是------庆安府,李易!”

    看着陈立诚和几位才子全都变了脸色,沈照只觉得心中畅快至极,大笑了几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庆安府,李易。

    虽然并不知道长相,但这一个名字,对于京城的才子佳人来说,并不陌生。

    幕离之下的俏脸上满是惊色,樱唇微张,将怀里的团扇拿出来看了一眼,那里有她亲手绣上去的《鹊桥仙》。

    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扬名方式,莫过于写一篇上佳的诗词。

    无论诗词最先出现在哪里,最后一定会被全景国的读书人熟知,流传千秋万世。

    “怎么会,怎么会……”陈立诚脑海中空白一片,喃喃自语。

    那位6姓才子,则是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围观的众人面露惊愕,几诗词,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幕离下,千金小姐俏脸微红,目光时不时的望向梅花林出口的方向。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认为离开的那人是不战而退了。

    那是不屑……

    他说的很对,和写出《水调歌头》以及《鹊桥仙》的才子文斗诗词,陈立诚简直是愚蠢加幼稚到了极点。

    沈照刚才真的不是谦虚啊,他从头到尾都在将此事当一个笑话来看待,陈立诚又如何,景国才子又如何,她们能让天下女子在闺房中低吟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针一线的将他们写的诗词绣在手帕上面吗?

    他们不能!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陈立诚的目光,立刻变的古怪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一十四章庆安府,李易!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