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都说冤家路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一次撞到人家主场,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好在李易和如意所在的角落够偏僻够隐蔽,崔延新的注意力似乎也一直在蜀王身上,并没有看到他。

    视线从崔延新的身上移开,忽而心有所感,隐隐觉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李易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在斜对面靠前的位置,又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生样子的年轻人,名字叫做陈立诚,是陈国公府的人,就在前几天,在寒山寺的梅树之下,还和他针锋相对,最后被李轩的护卫打断了家中下人的腿,说起来和他的矛盾也不小。

    今夜来参加蜀王的邀宴就是一个错误,他在京城一共才有几个仇人,这就几乎全遇上了……

    蜀王端着酒杯,站在人群的前面,开口说道:“多谢诸位给本王面子,来参加王府的宴会,这第一杯酒,本王先干为敬。”

    这一句话当然是客气,试问京都之内,一干年轻俊杰里面,除了李轩之外,有谁敢不给蜀王面子?

    没有人会愿意得罪未来的天子,碍于身份原因,或许他们的家族不能明面上和蜀王有官方的往来,但小辈之间的关系,却向来比较暧昧,在这一点上,不管是是不是蜀王坚定的支持者,做的决定大抵都是相同的。

    交好蜀王,有对无错,总得给自己的家族多留一条后路。

    蜀王先喝下一杯酒之后,场内的气氛就变得热烈起来。

    吃好喝好玩好才是宴会的主旋律,有些人趁着这个机会和老朋友联络联络感情,有些人和蜀王小声的交谈,满面春风,目露春情,唾沫星子乱飞,听的蜀王连连点头  ------  暗地里不知道有什么不正当的交易。

    场内的舞姬已经退下去了,剩下一群大男人,窃窃私语,耳鬓厮磨,知道的认为这是蜀王的宴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某个大型同性恋交友晚会……

    李易就不一样了,虽然柳二小姐不太乐意说话,耳鬓厮磨是不可能了,但奈何人家长得漂亮,没事了撇两眼,心情也会莫名的好起来不是?

    李易的心情好了,有的人心情却很差,崔延新就是其中一个。

    作为新科进士,又是崔家子弟,虽然只是一位支脉族人,但在崔家的影响之下,谋求一个好点的差事,再熬上几年资历,不说能够熬来一个锦绣前程,也总比现在待业在家的情况要好得多。

    不就是因为在宁王府之时,轻贱了一个地位卑贱的伶人而已,堂堂新科进士,何以落得如此下场?

    崔延新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落得今日的下场,他不敢恨宁王,不敢恨吏部,当然也不敢恨当今陛下。

    恨只恨那可恶的安溪县尉,强为贱籍伶人出头,使得他当晚颜面尽丧,到现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帽子还牢牢的扣在他的头上,成为了一辈子的耻辱。

    此仇不报非君子,却不是现在,崔延新咬了咬牙,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紧紧的跟在蜀王殿下的身边,使出浑身解数,来获得殿下的重视。

    等到他日殿下登基为帝,定然不会亏待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所有人都知道陛下的身体状况断然撑不过又一个十年,到时候,他曾经所受的耻辱,一定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崔公子好!”

    崔延新举起酒杯,频频和周围之人虚空相敬,多少都和崔家沾亲带故,又是蜀王身边的人,他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从某种程度来讲,宁王府一事,对他来说,倒也不是全然没有益处。

    今夜在蜀王府的人,可都是京中真正的上层人物,能多结交一位,他日后就多一条出路,崔延新的目光在殿内扫视,忽然间,他的身体一怔,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是他,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崔延新猛的摇了摇头,将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那个可恶的家伙是安溪县尉,现在应该在庆安府才对,又怎么会出现在京城,出现在蜀王的宴会上,一定是自己对他的恨意太过浓烈,从而产生了幻觉。

    崔延新猛的灌了一口酒,视线再次在人群中扫了一圈之后,那张可恶的脸便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噗!”

    口中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酒水被他全都喷了出来。

    从崔延新身旁经过的一人很幸运的享受了一场酒水浴,抹了一把脸,脸上的怒色还没有来得及浮现出来,就见对面那人比他还要愤怒,大步的向着角落里的方向走去。

    “你看什么看?”就算她再怎么淡定,被人这么长时间盯着看也有些受不了,柳如意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李易一眼,说道。

    “小气,多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李易撇了撇嘴,柳二小姐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样子,给人一种成熟高冷的感觉,但其实她也不过刚过十七岁,脸蛋嫩的都能掐出水来,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仔细盯着她看的时候,就能够看出冰冷外表下的稚嫩。

    他心中有些好奇,按理说在同样环境下成长的两个人,性格就算有所差异,也不至于这么大,如仪温婉如水,柳二小姐这种母老虎一般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呢?

    出于对这个问题的好奇,本来想要采访一下她,仔细想了想之后,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如果被她知道自己将她比喻成母老虎,李易不敢保证自己今天晚上能完好无损的回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道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李易转过头,刚好看到了咬牙切齿的崔延新。

    是自己的尴尬怎么都躲不掉,李易抬头看着他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心中暗自郁闷,和崔延新会有冲突,是因为对方当着自己的面欺负他的朋友,抄诗打脸也是在他的逼迫之下,他怎么就进咬着自己不放呢?

    人常说,他乡遇故知,应当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就不求他将这件事情摆在和洞房花烛夜一样的高度,但也不至于一见面就这么不友善吧?

    崔延新虽然只是蜀王府的一位小小的属官,但蜀王是谁,他身边的人,有谁敢小觑,指不定过两年就是朝中的某位大员,因此,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在场不少人的视线。

    就坐在李易身边席位的年轻生见此微微一怔,随后脸上就浮现出了喜色,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李易说道:“是的,像这种不尊蜀王殿下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坐在这里。”

    崔延新看向了他,年轻人立刻开口,添油加醋的说了起来,“这位大人有所不知,就在刚才……”

    李易揉了揉眉心,对于人才,蜀王还真的是来者不拒,就说旁边这位,要是在勾栏说,绝对比读要有前途的多。

    他就静静的看着那年轻人唾沫横飞,崔延新的脸色阴沉,偶尔看向他一眼,眼睛像是要喷火一样,周围的数人已经发现了此处的异状,带着疑惑的目光望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七十七章你怎么会在这里!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