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八章 离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边,似乎是崔公子?”崔延新是蜀王府的人,他的举动一般代表着蜀王的态度,看到他愤然的表情,周围众人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崔公子似乎很生气,不知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知道,不过那人看起来有些陌生,之前从未见过,竟也有资格参加殿下邀宴。”

    “看样子他怕是和崔延新有不小的过节,却偏偏在这里遇到,也只能怨他的运气不好了。”

    蜀王交友甚广,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寒门弟子,只有对方有某一方面的特质能够入殿下之眼,就能成为王府的客人。

    然而客人到底还是有高低贵贱之分,拥有参加饮宴的资格并不代表殿下对他多么重视,至少,这位得罪过崔延新的年轻人,这一次很不幸的撞到刀尖上了。

    在听那年轻人唾沫横飞的表述李易对蜀王殿下如何不敬的过程中,崔延新的心情反而逐渐的平静下来。

    只是因为对他的怨恨太浓,所以刚才他才会表现的如此激动,但他十分清楚,这里是蜀王府,就算他是殿下身边的人,做事也不能全然没有顾忌。

    万一李易真是蜀王殿下重视的客人,他自然不能让做出让殿下不满的事情,虽然这个可能很小。

    李易旁桌的书生一脸正义的说道:“殿下是何等身份,岂是他能够轻辱的,依在下看来,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诸位一同坐在这里。”

    这个位置算是殿内的偏僻之所,安置的自然也是不太重要的客人,此刻听到那书生的一番描述,也只觉得这年轻人未免太过迂腐,就连逛青楼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风雅韵事,不过是几个衣着暴露一些的舞姬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倒也有几人对于这书生的表现颇为不屑。

    典型的溜须拍马,想要借此抬高自己,获得殿下关注的小人而已,比起那口不择言的年轻人更加不堪。

    不待崔延新开口,在他身旁的一个管事皱了皱眉头,说道:“蜀王府不欢迎对殿下不敬之人,趁着殿下还不知道此事,你们还是自己离开吧。”

    崔延新眉梢一挑,并未阻拦。

    依照蜀王殿下的性子,定然不会因为几句无礼之言就雷霆震怒,最多也不过是将他赶出去而已,左右都是同样的结果,他便没有插手的意义。

    毕竟他也只在殿下身边跟了短短的时间,做的多了,反而会引来殿下的不满。

    不过,他已经知道了对方就在京都,两人之间的恩怨,以后再慢慢算。

    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显然出乎了柳如意的意料,刚才李易那句用来搪塞她,转移话题的话,居然被对方曲解成这个样子。

    她不知道李易心中是怎么想的,但他刚才说过,蜀王的身份很不一般,是景国未来的皇帝,是不能得罪的人。

    如果和蜀王交好,会对他的以后有说不尽的益处,否则,以他懒散的性子,又怎么会来参加这种宴会?

    柳如意眉头微皱,欲要站出来解释几句,这对她来说,本就是极为难得的事情。若是只有她自己遭遇这样的事情,怕是早就愤然离去了。

    就在这时,只见李易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走吧。”

    他的语气很平淡,脸上没有任何懊恼或者愤慨的表情,似乎是在做一件再也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

    柳如意看了看他,又冷冷的看了一眼四周,跟着他向外面走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祸从口出啊,在这种地方,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

    “那女子倒是罕见的绝色,若能结识一下可惜了。”

    临近的几桌客人摇着头议论了几句,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想着这里到底是蜀王府,自己说话可得小心一些,万一像他一样被人赶出去,那该是多么的丢脸。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明日传出去之后,怕是那年轻人以后在京城可就很难抬得起头来了。

    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并没有扩散到更多的地方,众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别的地方,那年轻书生则是一脸的兴奋之色,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那人居然就这么离开了,他若是辩解几句,死不承认,最后惊动了蜀王殿下,岂不美哉?

    崔延新看着门外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仅仅是让他丢脸一次而已,远远比不上他给自己带来的耻辱,来日方长,这笔账,他不介意慢慢算。

    这一处靠近大门的偏远角落,自然不会是蜀王所重视的,也不会受到那些真正大人物的重视,位置越靠前,代表着地位越尊崇,也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点。

    “老公爷近来身体可好?”某处席间,蜀王李贤笑着对身旁一位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问道。

    年轻男子笑了笑,说道:“劳殿下挂怀,爷爷身体向来硬朗。”

    蜀王道:“陈国公为我景国立下汗马功劳,有国运庇佑,必能益寿延年。”

    年轻男子和蜀王之间也并没有多少的客套,陈家向来都站在蜀王一侧,两人从小便认识,看了看对面的另一人,说道:“今日才知道,承宇居然也来了京都,之前怎么也不通知一声。”

    崔承宇笑了笑,说道:“前日刚到,这两天忙于其他事务,连王府也没时间拜访。”

    说罢,举起面前的酒杯,说道:“先自罚一杯。”

    “一杯哪里够,起码三杯!”另一道笑声从旁传来,将崔承宇的酒杯再次添满。

    “这么多年,秦余你的臭毛病还是没有改。”崔承宇看了那人一眼,摇了摇头,将杯中酒再次饮尽。

    四人笑谈间颇为随意,周围几桌的人却没有那么放得开。

    无他,只因四人中除了蜀王殿下之外,其余三人的身份也极不一般。

    陈国公家的长孙陈立峻,豪门崔家长孙崔承宇,秦国公家唯一嫡传男丁秦余,他们任何一位的家族,都是跺跺脚整个京都都要震一震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七十八章离席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