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七章 帝王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力,是陛下,还是你自己?”

    蜀王悲哀的现,李轩的这句话,他又无言以对了。Ω e小  Δ说om

    父皇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至于他自己,他自己当然没有这个资格。

    李轩的这句话可谓字字诛心,蜀王无论怎么回答都是错,这句话甚至将他的遮羞布一把扯掉,让他有一种**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感觉。

    他是亲王不错,但这里是京都,正因为他是亲王,是皇子,是成年的皇子,行事才更加不能随心所欲。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指出这一点而已,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他接触到的所有人都在阿谀奉承,都在溜须拍马------

    然而没有人愿意得罪,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愿意得罪。

    蜀王的脸色说不出的阴沉,再也无法保持刻意的镇定。他和李轩互相看不对眼,这一点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事实了,然而像今天这样彻底的撕破脸皮,却还是头一次。

    他为了一个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人,选择了和自己彻底翻脸。

    蜀王愤怒,诧异,不解,他不明白,李轩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不在乎他未来会成为天子的事实吗?

    蜀王并不清楚,这种想法若是让李轩知道,恐怕会迎来又一波的嘲笑。

    他又哪里会在乎这么多,他只知道,等到蜀王真的登上帝位的那一天,他可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场内的气氛诡异到了冰点,包括崔承宇陈立峻甚至是秦余秦疯子,所有人都一言不,大多数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事情展成现在的情形,早就不是他们能插话的了。

    “要是殿下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最先打破沉寂的是李轩,他先是对蜀王微微一笑,随后便转过头,揽着李易的肩膀,向外面走去。

    蜀王一言不,秦余面无表情,蜀王府的护卫无一阻拦,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怎么会搞成这样?”还没走出蜀王府,李轩就松开了李易的肩膀,诧异的问道。

    没等李易回答,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了然之色,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我知道了,原来是因为秦余那个疯子,不过,他不是向来喜欢有夫之妇吗,怎么会”

    李易很难把旁边的这个话唠和刚才霸气侧漏的世子殿下联系起来,摇了摇头,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你会不会在蜀王府搞出什么事情来。”李轩一副我很有先见之明的样子,说道:“我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你们不会把蜀王和秦疯子他们都干掉吧?”

    “我没想杀蜀王。”柳二小姐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李轩只觉得周围似乎有一阵冷风吹过,没想杀蜀王------秦疯子一定要谢谢他,因为他的命是自己救的。

    “蜀王招揽你了?”李轩忽然问道。

    李易点了点头。

    “你没答应?”李轩又问。

    李易撇了他一眼,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如果他答应了蜀王,又怎么会有刚才的事情。

    李轩心里莫名的开心,他这两天开心的事情特别多,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不会不知道,他是最有可能继任帝位的皇子吧?”

    “那你还和他撕破脸”李易反问了一句。

    “因为我不喜欢他。”李轩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也不喜欢他。”

    “为什么?”

    “因为他长的丑。”

    ------

    ------

    坐在马车里回世子府的时候,李轩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

    “蜀王不丑啊”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又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和本世子比就差得远了,和那家伙比------也差一点点。”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随后便掀开车帘,说道:“吕良,快一点,磨蹭什么呢!”

    赶车的护卫一脸苦笑,“殿下,这已经够快了,最多一刻钟就能到世子府”

    殿下这两天有些反常,以前回府的时候,是能拖就拖,现在------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回去。

    蜀王府距离城门并不远,李易来的时候,进出的车马比较多,进城的马车排成了长队,他直接让马车停在了城外。

    世子府和那里是两个方向,拒绝了李轩送他们一程的提议,此时自然要和柳二小姐走过去。

    他的脚一瘸一拐的,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刚才在蜀王府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此刻却不知怎么的加重了,想着回去之后让如仪揉一揉,明天一早应该就能好,不耽搁去宫里。

    “拿着。”柳二小姐停下脚步,转过头,忽然将手中的剑扔了过来。

    李易顺手接住,问道:“干什么?”

    柳二小姐微微蹲下身子,说道:“上来。”

    “没事,我自己能走。”李易摇了摇头说道。

    “磨蹭!”

    她似乎有些不耐烦,径直走过来,“别婆婆妈妈的,城门快要关了。”

    李易手里拿着那把叫做“秋水”的剑,鼻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心道自己居然有被女人背着的一天,而且还是被柳二小姐,遥想半年前她还骑在马上一脸傲娇,现在------真的和做梦一样。

    “对不起。”

    “对不起。”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柳二小姐的脚步一顿,片刻之后才继续前行,又是长久的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你先说。”

    “你先说。”

    气氛又尴尬了好一会儿。

    “今天晚上让你受委屈了。”李易有些歉意的开口说道。

    她是柳如意,天上地下只有一个的柳如意,快意恩仇的女侠柳如意,如仪从小就宠着她,不肯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这也是她养成如此性格的主要原因。

    蜀王算什么,秦小公爷又算是什么东西,这个世界上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人能够让她受委屈的,包括他自己,然而终究是因为他的原因,为她增添了许多约束。

    “没什么委屈的,是我不应该这么冲动,毕竟,这里是京城”柳二小姐沉默一会儿说道。

    “你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因为我本来也打算那么做,总不能别人要砍我们的手,还要乖乖的把手伸过去吧”

    “然后呢”

    “杀出去啊,他们又拦不住我们。”

    “是拦不住我。”

    “什么你的我的,都一样。”

    ------

    ------

    “天罚是什么”

    “你见过的,柳叶寨那天晚上。”

    “怎么做到的”

    “你想学啊”

    “嗯。”

    “想学你早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学呢”

    “------”

    “你要是早问的话,我不是早就教你了吗”

    “-------”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客气的------你真的想学吗”

    噗通!

    李易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柳如意快步离去的背影,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

    “别走啊,你不是想学吗,你走了我怎么教你呢!”

    ------

    ------

    蜀王府,生了刚才的事情,今夜的邀宴自然无法再继续下去。

    蜀王这一次在众人面前,可谓是颜面尽失,脸色无比阴沉,其余众人自然也一言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直到现在,蜀王才明白,原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给予那位李县子足够的重视。

    李轩的翻脸,更是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就是不知,那人在父皇心中,又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但不管怎样,他今夜的举动,已经将那人彻底的推到了他的对立面,而秦余因为此事,必然也会对他心存芥蒂,两边不落好的事情,蜀王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陈立峻和崔承宇站在他的身后,脸上还残留着愕然和震惊,对他们来说本来是一件无所谓的小事,秦余一个人就能解决,谁能想到,形势忽然急转而下,连蜀王都牵扯了进去,而事情的结果,更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身为监察使的李轩世子,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和蜀王殿下撕破了脸,站在他们的角度,这件事情根本难以理解。

    “我先回去了。”秦余面色平静,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便带着他的人离去。

    这种诡异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众人便都争相告辞,对于刚才生的事情,自然连提都不敢提。

    蜀王殿下和秦余表面上都十分平静,但明眼人都明白,今夜之后,京都怕是又要出不小的风波了。

    风波的焦点,当然就是那位初露峥嵘的李县子。

    就是不知道,世子殿下能不能在蜀王和秦小公爷的怒火之下,继续护着他

    ------

    ------

    深夜,整个京都逐渐开始被黑暗和静谧所笼罩,皇城之内的灯火也大都熄灭,只有一排排打着灯笼巡逻的侍卫偶尔经过。

    而此时,宫墙深处,一座宫殿之中依然有灯火摇曳,书页翻动的声音时有响起。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勤政殿之外,内侍总管常德撇了一眼站在殿门外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内侍,轻咳一声,两人立刻醒转,看到站在面前的人影,脸色立刻苍白下来,刚要行礼,常德摆了摆手,轻轻的推开殿门,身影飘了进去。

    勤政殿内,景帝正在最里面的一处桌案上批阅奏章。

    听到殿内传来声响,景帝抬头撇了一眼,随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子时刚过。”

    “居然这么晚了?”景帝嘴上这么说着,捂着嘴咳了几声之后,继续埋头批阅。

    常德踌躇了片刻,开口说道:“陛下,时候已经不早了,李县子曾经说过,陛下的身体不宜太过劳累,为了天下苍生,还请陛下早些安寝吧。”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多这一天两天。”景帝不以为意的说道。

    常德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陛下这句话已经说了好几年,但每次,也只是说说而已。

    “说到李县子”景帝放下笔,揉了揉手腕,说道:“他今夜是不是参加蜀王的邀宴了?”

    常德点头道:“关于蜀王今日之邀宴,老奴正有一事要向陛下禀告。”

    “说说吧,朕的这位李县子,到底惹出了什么麻烦来。”景帝笑了笑,起身舒展了一下,走下来说道。

    “陛下英明。”常德愣了一下之后,无比佩服的说道。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什么英明不英明的,他和轩儿交好,李贤想要拉拢他,本就选错了人,一个傲气,一个小气,若是没有惹出什么事情,朕才奇怪。”

    常德闻言笑了笑,也不再多想,将今夜蜀王府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若是蜀王或是李易在场,恐怕会因常德的这番话惊掉下巴。

    因为他对于今夜之事的描述,极尽详细,就像是------就像是他亲自在场一样,甚至,就连李易和蜀王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他也没有漏掉。

    “轩儿竟然也去了?”景帝习惯性的摸了摸下颌的短须,又问道:“在轩儿到蜀王府之前,李县子有没有做什么?”

    常德摇了摇头,说道:“根据密谍的消息,李县子应是忌惮秦家和蜀王,今夜并未有什么特别的举动,秦余当时要砍掉李县子的手,李县子也没有做什么,倒是那柳氏二小姐,差点将秦余一剑砍了,蜀王想要将二人抓起来的时候,世子恰好赶到。”

    “忌惮秦家,忌惮蜀王?”景帝摇了摇头,说道:“怕是只有死在柳叶寨的那些亡魂知道,一个秦家,一个蜀王,还不足以让他忌惮-----他没有做什么,是在等朕做什么啊!”

    常德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他虽然跟在陛下身边数十载,但帝王的一些心思,他还是不能够猜到。

    “罢了罢了,他对朕这么大方,朕也不能对他小气,这死气沉沉的京都,让他闹一闹也好”

    景帝背着手站在殿门前,望着漫天的繁星,脸上露出了一个连常德也看不懂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八十七章帝王心思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