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九章 皇宫夜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下朝了,我们走这边。eww%om”

    老太监常德撇了一眼前方的人群,在走过一座石桥之后,绕开他们,选择了左侧的另一条路。

    进宫的时候赶上下朝,那么迎面走来的那些人,就是景国的文武百官了?

    走出殿门,人群熙熙攘攘的,李易撇了一眼,没看到一个熟人。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秦相。”常德没有回头,却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李易对“秦相”这两个字可不陌生,闻言回过头,远远的看到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位老者,因为距离太远的原因,看不太清长相。

    即使两人连面都没见过,但对于这位秦相,李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观感。

    且不说他在政事上如何,单说教出了秦余这么一个孙子,他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

    穿过一道宫墙之后,就再也看不到百官散朝的场景了,李易也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柳二小姐在博文殿等着,常德带他去见景帝。

    而此时,还未走出宫门的百官,则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陛下终于对秦相不满了吗?”

    “尚书省从未听到风声,是陛下亲自下诏的,看来陛下是刻意要绕过秦相。”

    “近些日子,陛下的心思是越来越难猜了,立储之事一拖再拖,现在又削弱秦家------莫非,蜀王并非陛下中意的皇子,陛下还想着”

    “慎言,慎言!”

    ------

    ------

    当话题谈及某些事情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这不是他们能够私底下议论的,急忙住口,四下里望了望,见无人注意,加快脚步向宫外走去。

    陛下刚才在朝上颁布的几道诏令,此时已经成为了他们脑海中唯一思考的事情。

    没有任何原因,秦家一位在中书省任职的重要人物被调离了权力中枢,虽然品级不变,但代表的意义却不一样,徒有虚衔的闲职,又怎么能比得上能够直接参与政事的中书舍人?

    但这还不是全部,与秦家关系密切,秦相在京的几位学生,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影响,本该光明无限的前程忽然变得未知起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调动,无一例外都与秦相一系官员有关,几件事情综合起来,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难道陛下终于要对以秦相为的文官集团动手了?

    多年来,陛下的诸多政令都受到了这些守旧一派的强烈反对,为了朝中安稳,陛下很多时候都会选择退让,难道这一次,陛下要趁着朝中威望达到巅峰的时候,和他们清算旧账?

    这些事情,朝中的大部分人是参与不上的,他们也不敢再猜下去,还是留给秦相他们头疼去吧。

    至于蜀王能不能成为太子,这件事虽然和他们也有莫大的关系,但至少目前来说,并不是多么重要。

    祖制不可违,即便陛下不看重蜀王,但皇后娘娘早年接连夭折了两位皇子,直到永乐公主出世之后,宫中御医断言,娘娘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孕有子嗣,所以崔贵妃所生的皇子,成为储君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更何况,包括秦相在内,朝中无数官员都支持蜀王上位,在占据大义的情况下,就算是陛下也不可能同时违背祖制和这么多大臣的意思。

    没有任何准备的,朝中忽然生了如此大的震动,与之相比,其他的事情自然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比如他们昨日从家中小辈的口中得知,昨夜蜀王的邀宴最终不欢而散,宁王世子李轩和蜀王翻脸,秦相家的小公爷似乎是遇到了刺客------

    都是小辈间的玩闹,没有人会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陛下对于秦相一脉的小小清洗还影响不到他们,眼下最为重要的,是另一件事情。

    齐国使臣已到京都,接连求见两次,都被陛下拒绝了。

    齐国人在鸿胪寺等待接见,陛下却准备在宫中再次大宴群臣,庆贺许定远将军大胜而归,朝中文武百官,京中各路勋贵都要参与,这简直是给齐国使臣的胸口再次插上了一把刀子。

    毫无疑问,对方在战事刚刚结束的时候,就立刻派遣使臣过来,肯定是要商议被攻占的那两座城池的事情,看陛下的意思,应该是要先晾一晾他们,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这样扬眉吐气,岂有不庆贺之礼?

    许定远将军今日便会归京,庆贺的日子便选在今晚,百官匆匆的回家,便是要好好休沐一番,好迎接今晚的盛事。

    李易还不知道老皇帝今天晚上要请客吃饭,他在心里暗自庆幸,幸亏今天早上多留了个心眼,早饭没有吃太多,不然一会可能还会吃撑。

    还是上次的花园,还是上次的亭子,就连石桌上的菜品都没有多大的变化。

    堂堂一国之君,此时却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坐在李易对面,一碗白粥,几碟小菜吃的津津有味。

    “听寿宁说,你在教她做菜?”景帝随口问了一句,就像是普通人平时和邻居拉家常一样。

    李易已经逐渐适应了老皇帝的这副面孔,大人物嘛,有点怪癖很正常,或许这位皇帝,恰好有下朝之后喜欢扮平民的爱好。

    “寿宁公主是想亲自为陛下和娘娘下厨,小小年纪,孝心一片,臣也很佩服。”李易也不客气,边吃边说。

    景帝点了点头,想到寿宁公主,脸上露出了笑容。

    所有的皇子公主都对他恭恭敬敬,唯独寿宁不一样,能够让他体会到真正为人父的感觉,这是他在其他子女身上体会不到的。

    他放下碗,让常德再乘了一碗粥,又道:“听明珠说你在给永宁治病,有几分把握?”

    景帝看着李易,眼中闪过了一丝希冀,虽说宫中御医以及无数民间神医都对永宁的病束手无策,但李易不同,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能有人让他对永宁的病抱有一丝希望,这个人只会是李易。

    说到这件事,李易的脸色稍稍变的肃然,说道:“实话说,并没有多大的希望,只能尽力一试。”

    景帝的表情怔了片刻,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孩子从小吃了不少苦,朕虽然是一国之君,对她的病却也无能为力,朕知你是真正有本事的人,朕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她和正常人一样”

    李易没有说话,虽然这也是他想要的,但对此他真的没什么把握,只能徐徐图之了。

    不知道一会儿在博文殿旁的石阶上,还能不能再看到她?

    “你在寒山寺做的事情,朕都知道了,檀印大师也对你极为赞扬,很好,我景国境内,岂是齐国和尚耀武扬威的地方”景帝很快就岔开了话题,李易却从刚才那一刻就开始走神,刚才从博文殿路过的时候,似乎没有看到她

    ------

    ------

    皇宫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柳如意站在一处宫殿外面,看着李易给一群公主皇子讲课,她对于那些更无兴趣,百无聊赖的看着远方天空上缓缓移动的白云。

    左侧长廊处传来了一道轻微的脚步声,她回过头,和正向这边走来的年轻女子目光对视,两人皆是一怔。

    ------

    李易从博文殿走出来,看了看周围的石阶,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的表情。

    和他相比,一群公主皇子一窝蜂的从殿内冲出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容,尤其是晋王,圆滚滚的身体恨不得在地上翻几个跟头才好。

    他们怎么可能不高兴啊,这是他们近期内最后的一节算学课,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再也见不到那个会将他们的名字贴在宫墙上的先生,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更让人开心吗?

    至于他留下的课业------让他们自己看书学习算学?

    开什么玩笑,如果他们自己能看懂那些天书的话,还要先生干什么?

    总之,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不用再面对那些奇怪的符号,最好再也不会见到他才好!

    李易在殿外站了一会,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人,心中略有失望,不过除此之外,还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柳二小姐居然也不见了!

    皇宫可不是柳叶寨,也不是子爵府,随便乱闯可是要出大事的,柳二小姐明显不是那种遇到宫内侍卫会束手就擒的人,这要是打起来,麻烦可就大了!

    好在李易的这一个念头刚刚浮现,就看到她和李明珠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你很不错。”柳二小姐偏过头看了李明珠一眼,很认真的说道。

    “你也是。”李明珠整理整理袖口,笑了笑说道。

    李易狐疑的看着两个人,她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难道是趁自己刚才讲课的时候?

    可在庆安府的时候,公主殿下也没有少上门,那时候她们可是从来都不说话的

    “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李易疑惑的看着柳二小姐问道。

    柳二小姐撇了她一眼,明显没有搭话的意思。

    这个时候,李明珠已经放开了一个兴高采烈从殿内冲出来的皇子,看着李易,有些不解的问道:“李翰说他们以后不用再上算学课了,你让他们自己学习算学?”

    李易点了点头,看着远处兴奋的恨不得上天的小胖子晋王,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真以为不用上课就可以彻底放飞自我?

    等他下一次回来的时候,小胖子就明白到底什么叫天真了。

    “为什么?他们怎么可能自己学会算学?”

    李明珠一脸诧异,就连她自己学起那种东西也很吃力,更何况这些孩子?

    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先生的作用只是启和引导,能教给他们的东西很少,算学一道,便如同夜晚的星空一样,浩瀚无穷,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去探索和现”

    李易看着公主殿下,解释道:“这些皇子和公主们虽然年纪小,但总会长大的,我这是在培养他们自主学习的能力,也是在培养他们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能所有的问题都让先生解决,更何况,我已经把课本给他们写好了,以他们现在的基础,自己看懂上面写的东西没有问题。”

    “其实是你自己懒得教他们吧?”李明珠看着他问道。

    为了此事,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不是自己对他极为了解,一定会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不,虽然她知道这只是他找的借口,但却也不能否认,此刻真的觉得他言之有理。

    委婉含蓄是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在说话的时候,往往会绕几个弯之后,才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连向来都不食人间烟火的柳二小姐也不能免俗。

    比如他欠柳二小姐一百两银子,虽然涉及到银子的事情她都会十分认真,但起码柳二小姐不会直接指出来。

    比如说,她会说她想要买一匹布,刚好一百两银子。

    再比如,她会破天荒很关心的问自己,上次借他的那一百两银子够不够,要不再借他一点?

    还比如,她会委婉含蓄的问李易,天上飘着的那朵云------像不像上次借他的一百两银子?

    很明显,公主殿下并不像柳二小姐一样懂得委婉含蓄。

    所以场间的气氛开始变的尴尬起来。

    “父皇同意了吗?”她看着李易问道。

    “当然。”

    李易没有犹豫的回道,就在刚才,他已经就这件事情和老皇帝达成了一致。

    开玩笑,他忽悠得了檀印大师那样的得道高僧,忽悠得了齐国和尚,一向都是和尚忽悠别人,难道老皇帝会比他们更难缠?

    既然父皇已经同意了,李明珠自然也无话可说。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父皇有没有告诉你,今夜取消宫禁,在永和宫设宴,宴请群臣,同时为许将军接风洗尘,你身为县子,也要参加的。”

    “有这事?”李易一脸惊讶,李明珠说的事情,刚才可没有人告诉他。

    ps:最近一更是因为二合一,字数没变,盗版网站看不到之前的说明,在这里说一下,不用再加群特意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三百八十九章皇宫夜宴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