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京都乱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魏县令看了看门口的众人,皱眉问道。

    听到魏县令这句话,这些乡绅士族的代表人物心中暗骂了一句,要不是你请我们过来,谁愿意过来装孙子?

    这些心思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他们巴不得不掺和魏县令和王县丞他们的事情,当即纷纷拱手告辞。

    “啊,疼,疼,你放手……”

    年轻贵公子的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手腕被另一位年轻人捏着,惨嚎着从前面走过来。

    “爹,爹,救我啊!”瞥见魏县令站在某处房间门口,年轻贵公子的惨嚎声更大了。

    看到儿子被人制住,魏县令脸色一变,正要开口,一旁的王县丞扯了扯他的袖子,暗中做了一个手势。

    魏县令身体一震,面色有些发白,急忙走过去,道:“可是李大人?犬子多有得罪,魏某管教不严,代他向李大人赔罪了!”

    李易松开那年轻人的手腕,对魏县令拱了拱手道:“魏大人,久仰久仰。”

    魏县令干笑一声,转头看向那贵公子的时候,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怒道:“逆子,还不向李大人赔罪!”

    年轻贵公子此时脑袋还有些发懵,刚才本想拍那李易肩膀,却被他拿住了手腕,稍微挣扎一下都疼痛异常,狼狈的被他拖过来,如今老爹谜一样的恭敬态度更是如同给了他当头一棒,哆哆嗦嗦的道:“李,李大人,对不起!”

    又是一个曾醉墨的追求者,李易这些天已经习以为常。

    又看看满面春风的王县丞,看这样子,他和郑主簿应该是搞定了事情,如此一来,李易和他们以及魏县令也没有什么的了,收了牌子,刚才那伙计已经将他要的东西拿了上来,扔给他一块银子,在几人讶异以及不解的眼神中,背着手缓缓走出了醉香楼。

    “这位李大人,还真是……”魏县令看着他一手拿着纸包,一手拎着活鱼离开的背影,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到一个词来形容。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人,居然是密谍司的上官,庆幸的是,对方似乎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魏县令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到这里,事情的发展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掌控,夹在两尊大人物的夹缝之中并不好受,倒不如将此事永久的烂在心里……

    转头看向王县丞和郑主簿时,脸上的笑容又灿烂起来……

    夜已深,柳二姐坐在院子里,石桌上摆放着她早上离开时随口出的几道菜,她当时真的只是随口一,其实离开家以后,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然而这些饭菜现在就摆在石桌上,还微微的冒着热气,她看了一眼还亮着烛光的房间,拿起了筷子。

    “相公,早些歇息吧,明日一早再写也不迟。”李易在桌旁奋笔疾书,如仪从床边走过来,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揉捏着。

    “不急,娘子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明早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如仪并没有回答,但身体也没有移动,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手上的力道逐渐变的柔和起来。

    她低头静静的看着他在纸上写东西,很少见性子疲懒的他如此认真的去做一些事情,这些日子以来,她能够明显的发现,他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样,虽然并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也不知道她能够帮上什么忙,但至少现在,还是能为他做些什么的。

    啪!

    油灯爆出一个灯花,李易正好给新一章节划上了句号。

    舒展了一下手臂,手掌上柔软的触感让他微微一愣,转过头时,看到如仪正站在那里,眨着眼睛看着他。

    “啊,娘子你怎么还没有睡?”他有些愕然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刚到子时。”如仪看着他问道:“相公还要继续写吗?”

    “不写了,不写了……”李易摆了摆手,将她懒腰横抱起来,向床边走去,道:“时候不早,该睡觉了!”

    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随后便彻底放弃,连颈边都罩上了一层粉色。

    (此处省略号)

    时间流逝的悄无声息,只有回想的时候才感受到时光的匆匆,甚至都想不起来过往的这些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对于京都的女子来,却并不是这样。

    她们能够清楚的记得某一个月具体到某一天,香水铺子推出了什么味道的香水,每一个时节都有不同的香水推出,原本平淡异常的日子,陡然变的无比期待起来。

    “又是一个月了啊,那家伙难道不打算回来了?”李轩的气色看起来有些憔悴,揉了揉眉心,将桌上的一堆图纸推开,心翼翼的扶着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的世子妃,将她横抱在锦榻上,掖好被角,自己又坐回桌前。

    香水生意一直都很顺利,现在世子府到底有多少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其他事情则让他有些烦心。

    最近进行的几项研究全都进入了瓶颈,已经好多天没有一点进展。

    皇伯伯在半月前病倒,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持续半月没有上朝,要不是有左右丞相处理政事,整个朝纲早就乱作一团。

    在这种乱象之下,朝中关于立储的呼声越来越多,蜀王近日来可谓是春风得意,与无数朝中大员来往甚密,怕是连做梦都会笑醒。

    皇伯伯的病是一方面,看不过蜀王也是一方面,除了世子府之外,他对于整个京都其实都没有多少好感。

    以往遇到难事,还有人能够为他出出主意,可现在,那个能帮到他的人在庆安府风流快活,如果不是京都的事情早已不能放手,他又何尝不想过上那样的快活日子?

    看了看天色,李轩眉宇间浮现出一丝倦意,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明日一早还要进宫一趟。

    这样想着,他走到床边,躺在世子妃的身旁,和衣而睡。

    ------

    ------

    “哈哈,先生不会回来了!”晋王掐了掐永宁的脸,在她娇嫩的脸上掐出了一个红印子,一脸得意的道。

    姑娘抬头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被欺负的不是她一样。

    几个宫女宦官站在远处,一脸悲苦的望着永宁公主,但晋王的几个护卫却盯着他们,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远处,看到这一幕之后,李轩皱眉走过来,道:“李翰,你又欺负永宁了!”

    看到李轩从那边走过来,李翰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

    虽然李轩不是他的亲哥哥,但李翰听他能让人像风筝一样飞到天上,寿宁都亲眼见过,李翰担心自己也被当成风筝放,因为他怕高,因此一般都是躲着这位堂哥走。

    李轩冷冷的看着晋王的几名护卫,道:“你们几个,下次要是再帮晋王欺负永宁公主,别怪我打断你们的狗腿!”

    几名护卫连连称是,晋王殿下还是一个孩子,但李轩世子不是,打断他们的腿就真的敢这么做,以后遇见他可得离得远远的,不过,晋王殿下做的事情,就凭永宁公主身边的那几人,也不敢拦啊!

    李轩也只是看到了顺便一句,都是孩子,再他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只不过被揍的是其他的皇子,揍人的是明珠。

    看了发呆的永宁公主一眼,便径直向着某处宫殿走去。

    还未走进宫殿,便看到两道身影从殿内走了出来。

    “李轩见过沈相,秦相。”

    殿内走出来的正是当朝两位宰相,他们都是数朝元老,别李轩,就算是皇子见了二人,也需持晚辈之礼。

    两位老人也都对他微微点头示意,被李轩称为沈相的老者,在擦身而过的时候,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只是忧心忡忡的李轩并没有发现。

    早有宦官进去禀报,他站在殿外没多久,那宦官便从里面走出来宣他进去。

    景帝躺在锦榻之上,面色略有苍白,脸上也透出了浓浓的暮色,看到李轩走进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轩儿来了,快到皇伯伯这边来。”

    “皇伯伯,您的身体好些了吗?”李轩快步的走过来,看着这位从在他心目中顶天立地一样的男人,也有如此虚弱的时候,声音不由的有些哽咽。

    景帝拍了拍他的手背,笑着道:“呵呵,放心,皇伯伯的日子还有一些,不会这么早就去追寻先皇的。”

    “皇伯伯身负整个景国的气运,有老天保佑,一定会相安无事的。”李轩的手掌微微用力,低声道。

    他时候有几年一直待在宫中,无论是陛下还是娘娘,都对他颇多照顾,除了父母之外,他对于两人的感情也是极深的。

    景帝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看着他道:“你的气色不太好,近些日子可有什么烦心事?”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太过劳累了。”李轩摇了摇头道。

    景帝沉吟了一会儿,道:“原本你该在庆安府逍遥快活的,是朕让你留在了京都,做这些你不想做的事情,有没有因为这件事情怨恨朕?”

    李轩怔了怔,随后便立刻摇头道:“皇伯伯这么做,自然有皇伯伯的用意,轩儿从未这样想过。”

    景帝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道:“因为朕的事情,皇后这些日子也不好过,除了明珠之外,这些孩子里面,就只有你和她最亲了,要是没有什么要紧事情,就多去陪陪她吧。”

    “轩儿知道了。”李轩点点头道。

    “陛下,该服药了。”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大殿里面,随后便传来了常德沙哑的声音。

    不多时,李轩从殿内走出来,他站在门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印象中那位无所不能的巨人,似乎是真的倒下去了,希望那些道长炼制的丹药能够有用吧,听他们的丹药吃了之后能够长生不老,医治皇伯伯的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到陛下刚才的话,他走出宫殿不久,就转了一个方向,那里是皇后娘娘的寝宫。

    ------

    ------

    有两位宰相以及无数朝臣在,短时间离了皇帝,就连京都都在稳定有序的运转,更遑论庆安府。

    这一个多月来,孙老头更加的忙碌,他不仅要处理剧院大大的事情,还要为不久后的京城之行做准备。

    自己虽然去了京城,可庆安府的剧院还得继续开下去,在离开之前,他必须挑选好合适的人接管这里,虽然有意识的培养了一些人才,但他们距离独当一面还有不短的距离。

    好在除此之外,那些杂事倒是不用再理会了。

    陈师爷现在对他的态度好的不得了,只要是和剧院有关的事情,一路都大开绿灯,剧院如今已经对庆安府八成以上的流浪伶人进行了整合,队伍在不断的扩大,孙老头每一天都觉得他距离梦想更近了一步。

    就在前段时间,在武林中反响甚好的《射雕英雄传》已经正式结尾,另一个名为《神雕侠侣》的故事与其无缝对接,热度不仅未减,反而迎来了一波新的爆发。

    而还在继续的《西游记》,一直以来都保持着极高的浪潮,书之时,几乎场场爆满,难以想象若是将它改编为剧目,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这使得他对于李大人的崇拜已经达到了极致,优质的内容永远是伶人赖以生存的根本,而只要有他在,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每每想到京都在这方面还是从未经开垦的荒原,孙老头就恨不得能立刻插上翅膀飞到那里去。

    五月的正午已经十分炎热了,李易估摸着外面的温度至少有三十五六度,他已经把摇椅搬了回来,怀里抱着一大块冰,房间的四角也都放上了冰盆,这才感觉舒服多了。

    环牙口很好,坐在他身旁,一块块碎冰块扔在嘴里咬的嘎嘣响,谁家大夏天的有冰块吃,这是她自从记事以来,过的最舒服的一个夏天了。

    这样的生活何尝不是李易喜欢的,如果不是一连几封信从京都送过来,最后一封信更是带来了老夫人病倒的消息,李易甚至都没想过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一十九章京都乱象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