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章 秦相悔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近日以来,朝中一等一的大事乃是如何处理从齐国那里夺来的两座城池,文臣武将意见不一,便连当今天子也很难下决断。

    相较而言,谏立太子的事情反倒被暂时搁置下来。

    秦相一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陛下都没有透露出任何立太子的意思,群臣自然也都是有眼色的,时间久了,连秦相似乎都暂时放弃了,不再提及此事。

    当然,或许也有秦相上次被气的病倒,到现在还没有痊愈,这几日并没有上朝的原因。

    ……

    ……

    秦府,某处宽敞的厅堂,秦相坐在上首,虽然脸色略有些苍白,但气色大抵还好,看起来远远不像外界传言那样,秦相辩经不及齐人,被气的当场吐血三升,差点一命呜呼……

    “秦相,本王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蜀王就坐在秦相左手侧,脸上的表情略有焦急。

    本以为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太子之位唾手可得,差的只是父皇的一道亲笔诏书而已,可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的信心发生了动摇。

    天时地利人和,他几乎占尽,只要再往前进那么小小的一步,就能坐上那个他梦寐以求的位置,可到头来,蜀王却悲哀的发现,他似乎离那个位置更远了。

    秦相看了蜀王一眼,心中有那么一刻也产生了让他去做景国未来的皇帝合不合适的想法,不要求他像当今陛下一样英明睿智,一半总要有吧?

    可最近发生在蜀王身上的事情,却让他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或许,陛下迟迟不立蜀王为太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摇了摇头,将心底的这个念头压下,缓缓说道:“皇后没有为陛下诞下皇子,燕妃同样只有寿宁公主一个女儿,晋王年幼,难以担当大任……,殿下乃是崔贵妃所出,陛下长子,于情于理,太子理应是殿下的。所以殿下什么也不需要做,只要耐心的等待即可。”

    虽然秦相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蜀王心里还是有些没谱。

    于情于理太子都应该是他的,可是现在他还只是蜀王,情理都跑到哪里去了,被狗吃了吗?

    蜀王脸上浮现出一丝懊恼之色,说道:“真不知道父皇心里是怎么想的!”

    “殿下慎言!”

    秦相面色忽然沉了下来,冷声说道:“就算您是皇子,也不要擅自揣摩圣意,这更不是您应该说的话!”

    蜀王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是,秦相教训的是,是本王莽撞了,这不是在秦相面前吗……”

    秦相的脸色却依旧严肃,说道:“便是在老夫面前也不该说!”

    “是,是……”秦相可是他最粗的一条大腿,蜀王在他面前不敢摆王爷架子,只能连连点头。

    片刻之后,看着蜀王走出大堂,秦相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他不由的再次怀疑自己的坚守。

    祖制虽然不可违,但是将景国大好江山交给这样一个人,真的能行吗?

    想当年,高祖皇帝是何等的英姿,能逆转颓势,在乱世中建立起偌大的基业,历经数代帝王,景国才有了如今的样子。

    当今陛下虽然比起高祖少了几分霸气,但却是难得的中兴之主,这些年景国政治清明,河清海晏,全都是陛下之功,甚至连几代帝王没有做到的开疆拓土在前些日子都奇迹般的完成,只可惜陛下的身体……

    蜀王没有陛下的政治才能也就罢了,连陛下识人的水准,也是未得其万一。

    如今的京兆尹董文允,吏部侍郎李明泽,以及诸多在朝堂上大放光芒,十几二十年后,注定成为中流砥柱的这些后辈,有哪一个不是陛下一步步亲自提拔上来的?

    正是因此,他才对近些日子才走进他的眼里,被陛下极为看重的李易李县子颇为关注。

    即便自己对那李易的印象并不太好,但早在几十年前,他就不以自己的喜好看人了。

    作为一国宰相,秦相自然能够查到别人查不到的东西。

    因此,自从李易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吏部的备案里,他所做的桩桩件件,秦相都尽数知晓。

    文章,诗词,算学,马蹄铁,天罚,刑讯改良,军中急救,夏日制冰,烈酒,香水……

    秦相还记得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心中是何等的震惊,也立刻明白陛下为何对他如此看重,甚至破例让他教导诸多皇子公主要知道这在以前是只有大儒才有的殊荣。

    这才是真正的有大才能的人,他一人便可抵得上朝中无数大臣,难怪他圣眷如此之浓,陛下定然是想将他培养成为下一代帝王的肱骨之臣,他是国家之幸,若是有此人,怕是下一任帝王会走的更远,虽然他自己是看不到了……

    站在一国宰相的角度,那一刻,秦相对于那李易的不满刹那间烟消云散。

    然后他就知道了李易和秦余以及蜀王的恩怨。

    秦家如今已经和蜀王绑在了同一条船上,若是蜀王没有登上帝位,秦家到时必定会成为新皇的眼中钉,免不了破败的下场。

    如果那李易能为蜀王所用,无论是对于秦家还是蜀王,都是极大的幸事,只可惜……

    那日他在下朝之时看到李易和蜀王,之后便听闻那李县子因为受蜀王威胁而惊惧致病,想来两人此后应是没有什么回转的余地了。

    “倒是可惜了……”秦相叹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

    ……

    ……

    “听说那李易被殿下吓病了?”秦余一脸淡然的看着蜀王问道。

    蜀王脸上露出几分讥讽之色,说道:“那日我去面见父皇的时候,从太医口中听说了此事本王只是问了他几句话,谁想到他居然如此胆小,看来之前倒是高看了他。”

    说完,他又看着秦余说道:“你若是想要动他,最好先忍些时日,父皇不知怎的对他颇为看重,等到日后,以你的手段,怕是想怎么玩都行。”

    秦余知道蜀王所说的日后是什么时候,不过,每每想起来那两日所受的屈辱,都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他真的等不到那个时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四十章秦相悔意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