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章 一触即发! 合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子夜,京都城门紧闭,除了城内某些特殊场所还亮着灯,整座京都都陷入了黑暗和寂静之中。

    子爵府,所有的丫鬟下人都已经睡下,府上的护卫也难得的不用巡逻警戒,两名大汉站在一处小院的门口,表情异常严肃。

    院内某处房间之中,此刻稍显拥挤。

    “消息已经在京都流传开来,应该不会有假……”

    “之后宫中就再也没有传出来消息,大人怕是被留在了宫中。”

    “皇宫戒备森严,高手无数,硬闯进去是不可能的,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宫中的情形,不过,明日早朝之后,一切就会有分晓。”

    “只要大人出了皇宫,哪怕是被关在了刑部大牢,我们也未必不能成事,只是救出大人之后,便不能再留在京都,要立刻远遁……,走水路正好,只是在此之前,还要做一些其他的安排……”

    ……

    ……

    消瘦的中年男子思忖了片刻,再次开口:“一切都要看明日,此时反倒不用太过着急,蜀王虽然身份不凡,但此事还牵扯到宁王世子,就算是当今天子,也必须考虑到宁王,这件事情必然会是明日早朝的焦点,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等个屁,姑爷在皇宫里面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老方猛的一拍桌子,暴怒的说道。

    吕洛看了他一眼,说道:“事关重大,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方兄弟还是先冷静冷静,否则不仅救不回大人,就连我们也会白白送命。”

    老方拳头紧握,呼吸粗重,额头上青筋直跳,最终还是没有再开口。

    除了吕洛吕莽兄弟之外,房间里面,全是随老方一起从庆安府搬到京城原柳叶寨之人,脾气比老方还要火爆的人不少,但这一次遇到的事情非比寻常,众人都罕见的沉默下来。

    不多时,房门打开,众人各自散去,如仪从院子里走出,向旁边的院落走了两步,忽然有一道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唉,老头子就是劳碌命啊,你们快些休息去吧,老头子睡一觉,明天早上去那里瞅瞅……”

    “谢二叔公。”如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关上院门,坐在院内的石凳上,柳二小姐抱着剑斜靠着石桌,说道:“明天早上我去宫门口等着。”

    如仪点了点头,那里怕是能够最快得到消息的地方,虽然她更想亲自过去,但若是事情有变,她需要做更多的准备,必须从现在开始就为她们的后路着想。

    “遇事记着冷静,不要莽撞。”她提醒了一句,柳二小姐没有回应,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小环站在门口,脸上有着惊慌和无助,如仪走过来,轻轻的抱了抱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放心吧,姑爷不会有事的,现在乖乖去睡觉。”

    ……

    ……

    一夜无话。

    不知道府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变的很奇怪,一大早就起来的丫鬟和下人感受最为强烈。

    二小姐天不亮就出去了,夫人和小环姑娘也乘车离开,便是府外那几户人家,也都没有开门,府中一下子好像少了好多人。

    尤其是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那位老人家还没有将那一把奇怪的椅子搬出来晒太阳,更是让府中下人心中的疑惑达到了顶峰。

    想到爵爷昨天没有回来,夫人一大早就出去了,这么多人都不在,莫不是带人去捉……

    想到了某一个可能,又立刻将之驱逐出脑海,这可是主人家的事情,不参与主人的事情,这是在大户人家做下人需要遵守的第一准则。

    今日的子爵府似乎更加的平静,但朝堂上却炸开了锅。

    齐国赎回城池和立太子的事情逐渐淡出了百官的视线,另一件事情却被他们摆上了案头。

    景帝扫了一眼厚厚一沓弹劾长安县子李易的奏章,随便翻看了几张,便有些兴趣索然,说道:“关于此事,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说吧。”

    “陛下,长安县子李易在皇宫之中,于众目睽睽之下,殴打当朝亲王,此等行为实在是太过恶劣,若是不严加惩处,皇家颜面何在,陛下的颜面何在啊!”一个中年官员站出来,义正言辞的说道。

    此人乃是礼部侍郎,礼部除了掌管教育和外交事宜之外,维护一切和国家典章法度有关的事情,也是他们的职责。

    当然,这位礼部侍郎站出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他姓陈,陈国公府向来和蜀王关系密切,出了这样的事情,必定会站在蜀王一边。

    “陈侍郎言之有理,长安县子李易以下犯上,在百官眼前重伤蜀王殿下,必须严加惩处!”又有一官员站出来说道。

    “陈侍郎和吴大人说得对!”

    “长安县子必须重惩!”

    “臣附议!”

    ……

    ……

    他一站出来,又有数人赞同附议。

    朝中的御史们今天很闲,弹劾谏议其实本来是他们的事情,百官向来都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可今天一众官员的口径居然出奇的统一,一个接一个,争先恐后的发表意见,完全轮不到他们说话。

    当然,身为监察御史的李轩世子可也是参与殴斗的主角之一,御史台还是要脸面的,今天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到时候若是有人将此事指出来,他们的脸该往哪儿搁?

    今日之事,并不像立太子或是争论其他事情一样,百官立场不同,吵的如火如荼恨不得打起来,今日但凡站出来的人,都对长安县子李易大加谴责,大概的意思就是那李易无法无天,以下犯上,在皇宫之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殴打亲王,这是国朝数十年来都没有过的恶劣行为,罪魁祸首李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慰民心,不杀不足以为人道……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强调了蜀王殿下的凄惨,要不是蜀王殿下受伤太重,说不得会将他抬过来让大家看看,一定能够拉到足够多的盟友。

    和这些人相反,老将们则全都在朝堂上打起了瞌睡,吏部侍郎李明泽从始至终都表情平静,一言不发。

    这时,一位年轻的御史站出来,本来要上去的某位秦相一系官员脚步顿了顿。

    这位名为宋朗的御史前些日子被陛下赏识,他说的话,分量必然更重一些。

    “陛下,臣弹劾京畿道监察使李轩,身为御史,没有履行作为御史的职责,知法犯法,和长安县子一同殴打亲王,理应同罪……,还请陛下定夺。”

    宋朗的话说完,静静的立在那里,朝堂上的声音忽然间小了很多。

    御史台的几位上官心里同时咯噔一下,心中暗骂,这个宋朗,还真是胆大包天,这件事情,是能在朝堂上提的吗?

    宁王可就这么一个儿子,真要是被“同罪论处”了,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御史台的官衙都会被人给拆了!

    秦相的官位够大吧?

    秦相一系的官员平日里在朝堂上够嚣张吧?

    可他们刚才没有一个人提到李轩世子的事情,不是因为他们忘了,而是因为他们不敢!

    不仅仅那些御史们心中暗骂宋朗,刚才开口要重惩李易的官员脸色也有些发黑。

    这个愣头青,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被他这么一闹,必须得放在台面上说了。

    第一个开口的礼部侍郎再次硬着头皮站出来,说道:“大家有目共睹,长安县子李易才是此事的罪魁祸首,李轩世子,可能只是被他蛊惑了而已,更可况,他也并未对蜀王殿下造成多大的伤害。”

    年轻御史宋朗的一句话,使得朝堂之上风向骤变,从要为长安县子李易定罪变成了为宁王世子李轩脱罪,直让众官员看的心中暗自鄙夷。

    一位年轻的官员看着朝堂上众位官员摄于宁王的威势,竟然能够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如此违心的话,心中又感叹又失望,宁王又如何,能大的过陛下,大的过国朝的律法吗!

    想到自己寒窗苦读十年,誓要用尽自己所能去报效国家的崇高理想,年轻官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坚定,大步的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声音。

    “臣附议!”

    ……

    ……

    看着朝上无数官员的表演,景帝终于挥了挥手,一位宦官从袖中取出了一张折子,走下去,递给了站在百官前面,从未开口的沈相和秦相。

    自古以左为尊,因此,左右二相之中,虽然秦相在朝中势大,但真要论起来,沈相的地位要高上一些。

    沈相接过折子,目露疑惑的打开,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古怪,将折子递给了一旁的秦相。

    看到沈相脸上的表情,秦相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接过他递过来的折子,视线投了上去。

    片刻之后,当折子从秦相的手中传出,他的脸色也开始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随着这张折子在百官之中流传,殿内惊呼吸气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百官脸色各异,逐渐的,朝堂竟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不少朝中大员的目光都隐晦的望向了秦相以及亲近蜀王的官员,虽然没有明说,但其中的意思却不言而喻。

    作为成年皇子,居然主动欺负一位年幼并且痴傻的公主,陛下病重之时不仅不在宫中尽孝,反而在府中开起了宴会,联想到蜀王之前的作为――――――秦相你们说说,你们想要辅佐上位的是个什么东西!

    真要是让此等性情的人当了皇帝,许多官员都觉得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这只是折子上的一点。

    除此之外,长安县子的间歇性癔症又是怎么回事?

    这张折子是从陛下那里传来的,真实性不用怀疑,又有太医署作证,长安县子的病也应该不会有假――――――长安县子居然患有癔症,之前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不过这样以一来,众人心中的谜团终于得到了解释。

    难怪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除了疯子之外,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在皇宫里面,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殴打亲王?

    李轩世子向来和他走的近,莫不是被那李县子传染了?

    不过,殴打亲王就是殴打亲王,癔症并不是能殴打亲王的理由,虽然会酌情减轻责罚,但蜀王到底是被伤成了那个样子,若是轻描淡写的揭过,皇家颜面何存?

    可是――――――痴傻的永宁公主怎么会突然被他治好了?

    永宁公主的病情,朝中官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年之前,陛下为了治好永宁公主的失魂之症,下令遍寻天下名医,甚至不惜许下重赏,奖赏丰厚到任何人都会心动,但可惜就连太医署都认为公主殿下的病是不治之症,无数名医也对此束手无辞,时间久了,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的让人意想不到。

    蜀王被殴,永宁公主绝症得治,全部出自一个人之手,这到底是赏是罚,是赞是骂,这潭水本就被宁王世子搅浑,现在无疑变的复杂,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人再敢随便插话。

    诡异的寂静不知道维持了多久,景帝摆了摆手,一位宣旨宦官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圣旨,开始宣读。

    ……

    ……

    李易打了一个哈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老脸。

    这一觉睡得非常舒服,李易坐起身,尽量让自己距离常德的老脸远一点,说道:“这一大早的,常总管有什么事情吗?”

    “李县子,你该出宫了。”常德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早已有宫女拿来了洗漱用品,李易洗漱完毕,踏出殿门,外面暖风徐徐,阳光明媚。

    “你到底是怎么治好永宁公主的?”李易回过头,看到常德站在殿内望着他。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能不能先问常总管一个问题?”李易双手环抱,看着他说道。

    “说。”常德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到底会不会葵花宝典?”李易看着他,极有兴趣的问道。

    ……

    ……

    当李易迈着轻快的步子向宫外走去的时候,站在某处宫殿门口默念“葵花宝典”四个字的常德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猛的回头望向了某个方向,望着空无一物的殿内,脸上的疑惑持续了片刻之后,才缓缓收回视线。

    与此同时,膳食局掌膻面色阴沉的打量着站成一排排的下人,大怒道:“说,到底是谁偷吃了晋王殿下点名要的那只白斩鸡!”

    京都某条街道的百姓很惊讶的发现近些天生意正火的一家冰沙店没有开门,在门口徘徊片刻之后,有些遗憾的离去。

    店铺后院,白衣女子脸色平静,几名壮硕的身影坐在那里,望着皇宫的方向,气氛极为紧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五十章一触即发!合一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