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四章 父皇,他们有一道题算错了 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秦焕听着国子监和弘文馆之人争相谏言,安静的等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

    他虽然姓秦,但他和秦相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身份敏感,也从来没有答应过任何皇子的招揽。

    而且,从内心里,他是不赞同蜀王成为下一任皇帝的。

    若仅仅是资质平庸也还罢了,景国几代皇帝稳固下来的江山,很难在他的手中败完,但蜀王近些日子所做的事情,却让他心中升起了几分警惕。

    无才无能不说,一代帝王,若是连最基本的德行都没有,在有外敌环伺的情形之下,景国可是有亡国灭种的可能。

    至于众人所讨论的长安县子李易秦焕从来不怀疑当今陛下的识人之术,既然陛下让他教导诸位皇子公主算学,说明那位李县子的确有这样的资格。

    不过无论如何,此事与他无关,不再去关注这件事情,秦焕眼神随意的在殿内扫视了一眼,正要收回之时,神色却忽然一怔,向着某个方向望了过去。

    上方的桌案旁,蜀王胖胖的身影趴在桌子上,咬着笔头,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没多久,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一张圆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拿起笔在纸上飞快的写着,不一会儿,眉头又皱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秦焕的心里顿时有些疑惑。

    ……

    ……

    见国子监对于李易的新算学极为贬低,景帝皱着眉头问道:“不是说李县子所创的新算学,便捷易行,朕让国子监先试行一年,若是可以,再推行天下,必将开创算学的新局面,如此功德,李县子为何不能成为皇子的老师?”

    一位老者冷哼一声说道:“老夫看过那李易的新算学,歪门邪道而已,如何比得上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筹算之法何等便捷,他竟想取而代之,此等数典忘祖之人,若是让老夫遇到,非得敲破他的脑袋!”

    秦焕的视线从晋王身上收回来,看了那老者一眼,不由的扯了扯嘴角。

    那李县子连蜀王都敢殴打,又何惧一位老儒,怕是还没等他敲破对方的脑袋,这一身老骨头就会被人先拆了。

    老儒的话说完,国子监祭酒紧接着上前说道:“回禀陛下,国子监虽然也有人认为李易的新算学可圈可点,但却替代不了我们的筹算,若是贸然推行,怕只会误人子弟,万一坏了我景国学子根基,臣万死难辞其咎……”

    在景帝面前,国子监祭酒的话已经说的很委婉了。

    大概意思就是李易的新算学是个什么玩意儿,我们国子监根本看不上,陛下您这个外行就别瞎比比了,说到这个我们国子监才是专业的。

    之后又有数人上前发言,大意和国子监祭酒差不了多少,将李易的新算学贬的一文不值,如果再让这样的人教导皇子公主们算学,不仅他们国子监和弘文馆丢脸,陛下您的脸也快要丢到宫门外面了。

    景帝皱着眉头,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疑色。

    他虽然也对算学有所涉猎,还没有自大到比国子监这些人还要厉害,包括两位大儒在内,所有人都将李易的新算学大加贬斥,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

    想到李易以往教导皇子公主的方式,景帝心中的怀疑更甚。

    看到了景帝脸上的怀疑,国子监几位官员和弘文馆学士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皇子们的老师,地位尊崇,非同一般,这本身就是一层无形的保护伞,没有了这个身份,长安县子就只是长安县子,他们处理起来也会方便许多。

    秦焕再次看了严炳一眼,发现他依旧板着一张死人脸,陛下明显已经快要被他们说服了,难道姓严的真不准备做些什么?

    算了算了,反正此事与自己无关,秦焕摇了摇头,无意间撇了后方的晋王一眼,发现他已经放下了笔,伸了一个懒腰,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些满意?

    “既然如此……”想到李易自己对于这个差事似乎也不太满意,景帝思忖了一会,说道:“便从国子监选……”

    “父皇。”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童声,景帝转过头,看到晋王李翰站在他的身后,手上拿着一物。

    仔细一瞧,才发现那是兵部刚刚呈上来的奏章,其上记载了各项军费的详细情况,也正是刚才两位尚书起了争执的东西。

    他从李翰手里拿过奏章,说道:“这可不能乱动,翰儿再等一会,父皇结束了就陪你玩。”

    “父皇,他们有一道题算错了。”晋王抬起头,看着景帝说道。

    九岁的小胖子长得其实还算英俊,抬头说话的时候,更是有一种萌哒哒的感觉。

    此时,他的脸上有些得意,像是做了好事等待大人夸奖的孩子。

    事实也正是这样。

    景帝愣了一下,随后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翰儿别闹,去那边玩吧。”

    即便是李易曾经和他说过,晋王的算学天赋很强,景帝也不认为他会比国子监的算学高手还厉害。

    这一份奏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兵部不知道要掉多少脑袋,严炳岂会在此事上儿戏?

    “父皇,他们真的算错了!”父皇不相信自己,李翰感觉到有些委屈,有些焦急的说道。

    景帝皱起眉头,正要开口训斥,但看到晋王一脸委屈,眼泪都快要出来的样子,想起来自己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和他好好说过话了,心头一软,说道:“好吧,那翰儿告诉父皇,他们错在哪里了?”

    小胖子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将景帝手上的奏章打开,看到奏章上面密密麻麻的奇怪字符,兵部侍郎严炳的脸色大变,看着景帝,“陛下,这……”

    景帝摆了摆手,说道:“下去之后再重新拟一份就是了。”

    严炳看着晋王将长长的奏章打开,铺在地上,原本空白的地方早已被写满,也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里,就是这里。”小胖子指着一处地方,自信的说道:“父皇你看,凉州和幽州两地的粮草运输,不该这样分配,这样一来,在路上会有太多的消耗……”

    晋王半跪在地上,指着他列在旁边的一个算式,说道:“如果这里多一点,这里少一点,就是最优的分配了,最少能减少一成多损耗,算下来也有不少银子呢……”

    国子监诸人根本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严炳和景帝也不认为一个九岁的幼童能指出朝廷军费上存在的错误,因此同样没有用心。

    虽然晋王有些地方说的很含糊,但向来对银子比较敏感的秦焕却很快听懂了。

    户部一直以来的宗旨就是用最少的银子干最多的事情,无论是哪里的申款都想降下两成。

    军费数额巨大,每年都是户部拨款的大头,他一直都十分慎重,然而因为兵部对此有自己的一套计算方法,又有国子监的算学高人相助,秦焕几乎没有怀疑过他们的正确性。

    结果呢?

    明明只要十万两就能解决的问题,兵部向户部要了十二万两,当然,这些钱不是兵部贪污了,是白白的扔在了路上……

    这还只是一次。

    一次两万两,十次是多少?

    如果国子监的算学博士都是这种水平,这么多年来,国库要浪费多少本不该浪费的银子?

    想到陛下减免赋税,国库空虚,自己每日为银子担忧,食难下咽,寝难安睡,兵部和国子监还在拖户部的后腿,秦焕的心中立刻就充满了怒火。

    当然,他不会这么冲动,蜀王殿下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万一是他算错了呢?

    于是秦焕蹲下身子,开始自己验算。

    不多时,秦焕的呼吸逐渐变的粗重,抬头看着兵部尚书严炳以及国子监诸人,眼睛血红,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ps:这一章补昨天欠的。】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五十四章父皇,他们有一道题算错了补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