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先生说…… 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今日的京都颇为安静,就连街边摊贩叫卖的声音都比往日小了许多,时不时的抬头望一眼皇宫的方向,心系在那里进行的一场比试。

    和齐国人的比斗堪称是荣誉之战,身为景国人,在民族自尊心和国家荣誉感的驱使之下,所有人都对此事颇为在意。

    一些地下赌坊甚至针对此战开出了盘口,熙熙攘攘的赌场之中,无数人翘首以盼,等待消息从宫中传出来。

    子爵府,李易起了一个大早,他得督促那两名裁缝抓紧时间干活,等过两天和齐国人的无聊比试结束了,他的禁足之期也刚好到了日子,在进宫之前,得先把这两件东西做好。

    而此时,金殿之上,一方棋盘两边,有两人盘膝而坐。

    一边正是那位马中丞,另一边则是一位发须皆白,满脸皱纹的老者。

    今日是文试的第一战,至关重要,即便是景帝也不能稳坐龙椅,从上方走下来,却也没有太过靠近,远远的看着。

    除了景帝之外,大殿之内只有寥寥数人,两位丞相赫然在内,还有几位年纪不小的老者,皆是当朝有名的大儒。

    另一边,那老者的身后,也有数人站立,皆是齐国使臣,为首的是一名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为了不打扰到对弈的两人,百官大都在殿外等待,无数人在广场上踱着步子,脸上的表情隐隐有些焦灼。

    马中丞正值壮年,按理说无论是棋力还是体力,都在人生的巅峰状态,即便是棋圣白钰都不敢小觑,对上一位耄耋老者,怎么看都占了很大的便宜。

    然而就在不久前,棋圣白钰和这位老者对战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可结果是白钰三战皆墨,今日,马中丞能否力挽狂澜,为国朝先夺下第一城?

    这属于百官和景帝的忧虑,不是晋王应该担心的问题。

    “这是母妃让膳食局做的糕点,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尝尝?”

    晋王李翰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食盒,蹲在某处宫殿阴凉处的台阶上,满脸堆笑的对坐在那里的小姑娘说道。

    “谢谢晋王哥哥,永宁不饿。”小姑娘偏过头看了一眼宫门口的方向,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先放在这里,等你饿了的时候再吃。”晋王将食盒放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说道:“永宁妹妹,以前我总是欺负你,都是我不好,现在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要是有谁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帮你揍他!”

    想了想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是蜀王皇兄的话------我打不过,不过我会告诉先生的!”

    永宁公主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喃喃的说道:“哥哥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晋王挠了挠脑袋,说道:“你是说先生啊……,先生被父皇禁足了半个月呢,好像还有几天,这几天是不会来宫里的。”

    永宁公主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才想起美羊羊已经没有了。

    晋王瞄了某个方向一眼,挠了挠脑袋,说道:“今天立政殿好像有热闹看,寿宁皇姐她们早就过去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

    见永宁摇头,晋王站起来说道:“那我就先走了啊……”

    立政殿之外,百官们依旧在广场上踱步,几道小小的身影挤在门口,探出一颗颗脑袋向里面张望着,没多久,好奇的脑袋就又多了一个。

    殿内,随着棋局的进行,景帝和诸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那齐国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取棋落子都极为沉稳,云淡风轻,反观另一边的马中丞,却是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手中的一颗棋子举起很久,始终没有落下去。

    秦相脸上闪过一丝灰败之色,这局棋,马上就要败了。

    足以和棋圣比肩的马中丞,也只不过是在这老者的手下撑了一个时辰,最终还是免不了一个落败的结局。

    高手对弈,有时一下便是数个时辰,马中丞一个时辰落败,足见两人的棋力差距。

    若是明日再落败一场,三战两墨,这文试也就不用比了。

    “我输了……”

    马中丞手上的棋子终究还是没能落下去,脸色颓败,整个人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分,站起身,嘶哑着声音说道。

    即便是赢了棋,对面的老者也是一言不发,站起来默默的站在那年轻人的对面。

    殿外百官鱼贯而入,只看马中丞的表情,心中就有了结论。

    输了,果然还是输了,只过了一个时辰,那老者竟然厉害如斯!

    百官心思沉重,站在周围,一言不发。

    “侥幸赢下第一局,承让了。”年轻人笑着对众人拱了拱手。

    景帝心中失望,挥了挥手,说道:“今日便散朝吧,明日在此,继续进行第二场的文比。”

    “皇帝陛下且慢。”这时,只听那年轻人忽然开口。

    “尔等还有何事?”景帝回头看着那年轻人,皱眉说道。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此次提出和贵国比试,只为交流切磋而已,并无他意,实在是不想给贵国造成困扰……”

    百官听的眉头皱起,不想给我国造成困扰,这位三皇子话里的意思不就是说,如果继续比下去,景国还会继续输继续丢脸吗,听到他的这句话,百官只觉得比输了比试还要羞愧和愤慨。

    “莫非三皇子以为,你们真的赢定了不成?”景帝还未开口,秦相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输赢胜负,其实并不重要,此次比试本是为了交流学习,若是非要分出个高下,却是失去了本意,想必便是在场的诸位,也不想非要分出个输赢吧?”

    年轻人一句话说的百官语滞,要是这第一场赢了,他们哪里会让这位齐国皇子在这里这么多话,问题是他们已经输了一场,若是这下一场再输,丢的可就不仅仅是他们的脸,而是整个景国的脸,到时候百姓会怎么想,别国会怎么想------齐国只带了几个人便横扫景国,景国朝堂上难道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你们想怎样?”此时景帝反而不适合开口,秦相沉吟片刻,看着那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看着景帝说道:“只要贵国答应我们一个小小的条件,后面的比试便不用再进行,交接完城池之后,我国使臣立刻离开景国,不知皇帝陛下意下如何?”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继续比下去,景国丢脸的可能只会更大,景帝看着他问道:“你说的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年轻人笑了笑,说道:“使团人数众多,在京都逗留日久,盘缠已经用尽,只求皇帝陛下能够赐些粮食,足够使团归国即可。”

    “只要粮食?”年轻人话音落地,不仅景帝脸上的表情一怔,百官们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有关国家颜面,还以为齐国这位三皇子会提出什么无理要求,只要稍有过分,就算是陛下答应,他们也会极力反对。

    可谁想到,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居然只是要点粮食而已……

    一时间,百官看向齐国三皇子的表情立刻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都说齐国三皇子乃是齐国所有皇子中最有能力的一个,堪称惊才绝艳,莫非传言有虚,这位三皇子其实和蜀王一样,才能全是靠吹出来的?

    似乎是没有注意到百官异样的眼神,那年轻人随手指了指一旁的棋盘,说道:“使团所需粮食不多,只要皇帝陛下差人在这棋盘的第一个格子里放一粒米,在第二个格子放两粒,第三个格子里放四粒,以此类推,只需放满棋盘上的六十四格就行。”

    年轻人说完,便微笑的看着景帝,等着他的答复。

    景帝并没有立刻答复,看了看一侧的棋盘,又看了看那年轻人,以这位齐国三皇子的表现来看,他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此次比试,筹谋了不知多久,又怎会如此草草结尾?

    靠着放满六十四格棋盘的粮食回齐国,怕是还没有到齐国,他们就已经饿死了吧?

    “众卿以为如何?”景帝看了看周围的百官,问道。

    许多官员此刻心中暗喜,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齐国三皇子居然是个傻子,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虽然也有人怀疑这其中怕是有诈,但对方也只是要些粮食而已,给他便是了,几袋粮食,他还能玩出什么阴谋不成?

    “回陛下,既然齐国使团如此缺粮,我们自然不能拒绝,总不能让他国使臣挨饿,这于礼不合。”礼部侍郎陈勃站起来,笑着说道。

    “陈大人所言甚是,若是拒绝,反倒显得我朝小气。”

    “三皇子远来不易,何不满足他这一要求?”

    ……

    ……

    事情峰回路转,朝臣纷纷笑着开口,能用一些粮食就把难缠的齐国人打发了,这笔交易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到时候对外还能说是齐国人怕了,讨了些粮食就回了齐国去,陛下仁慈,还多给了他们一些,既保存了颜面,又看了齐国人的笑话,何乐而不为?

    “国子监算科博士何在?”景帝沉吟了片刻,忽然问道。

    郑祭酒闻言,立刻上前说道:“回陛下,除了韩博士之外,诸位算学博士去了李县子府请教算学,并不在朝堂。”

    这位韩博士,今日之所以会跟过来,也无非是想要在陛下那里讨一道正经的圣旨,要不然连李家的大门都迈不进去,郑祭酒向后方招了招手,立刻有一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景帝心中有些后悔,若是知道有此一事,今日就该把李易叫来的,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失望过,有他在,自己又何必担心这些事情?

    “可知他们到底要多少粮食?”景帝看着那韩博士问道。

    韩博士沉吟了片刻,说道:“回陛下,六十四格而已,不会很多。”

    韩博士看了看棋盘,作为算学博士,他比其他官员自然要想的多一些,倍数的增长关系,六十四格其实不少,但米粒才多大,一石米的数量都多的数不清,就算是放不满六十四格,十石还放不满,百石还放不满吗?

    景国可不缺那百十石米,用这点东西就能打发齐国使臣,划算的不能再划算了。

    朝臣罕见的对此事持有相同的意见,景帝压下心底仅有的一丝顾虑,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

    那位齐国三皇子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百官脸上的表情也比较满意。

    皆大欢喜,各自安好。

    “等一下……”

    和谐的气氛忽然被一道声音打破,众人愣了一下之后,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晋王李翰站在殿门口,看到殿内那么多人都在望着他,心头不由的有些发憷,却还是强行鼓起勇气,打断了景帝的话,说道:“父皇,不能答应他们!”

    当着齐国使臣和文武百官的面,景帝的话被晋王打断,却一点儿都不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思忖的表情。

    齐国三皇子表情微动,看着站在殿门口的那个小胖子,眼中浮现出一丝诧异。

    “晋王殿下,这里是朝堂,不得胡闹!”

    百官很快就反应过来,也顾不得身份问题,纷纷出言阻止,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便宜,千万不能被晋王给搅了局,下一次可就不一定能遇到这么傻的皇子了。

    大部分官员都在制止晋王,少数几人却同时变了脸色。

    户部尚书秦焕,兵部尚书严炳,国子监祭酒以及算学博士,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个胖嘟嘟的脑袋里面,装着多少不可思议的东西。

    “翰儿,过来说话。”景帝脸上露出了笑容,对晋王招了招手说道。

    看到父皇没有生气,晋王才放下心,缓缓的走过来,指着那年轻人,对景帝说道:“父皇可千万不要被他们骗了,先生说,放满六十四格棋盘的粮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加起来都没有,如果建造一个大大的仓房装下这些粮食,这个仓房要长三丈,宽两丈,高到太阳上去……”

    齐国三皇子脸上的表情不变,在心底却叹了一口气,第一次用认真的眼神看向这眼前的小胖子。

    “有,有那么多……”国子监祭酒颤声说道。

    刚才开口的那位韩博士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只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如果只是晋王的话,他在心底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可问题是,他刚才说的是“先生说”啊……

    晋王的先生,不是那位鬼神莫测的李县子又是谁?

    能教出来晋王这种以顽童之龄横扫国子监算科学子,令几位算学博士也极度汗颜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根据的乱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六十一章先生说……合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