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开眼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怎么不动了?”

    “莫非他还没有想好?”

    ……

    ……

    看到李易短时间写出来的那一首诗之后,百官的心中已经近乎绝望,又忽然见赵修文望着那诗迟迟没有落笔,心下立刻疑惑起来。

    这实在算不上是一个难写的题目,若是对方在李县子写完之后,连一句诗都没有想出来,那百官不仅要怀疑,所谓的“千年诗才第一高”,是不是虚有其名罢了。

    可若是这样,诗鬼王钟又怎么会说出“自愧不如”的话?

    “难道,李县子的诗有问题?”有人注意到赵修文的视线一直在李易的那诗上面,疑惑了一句道。

    “怎可如此?”卫司业站在人群中,满脸的难以置信,和赵修文同样望着那诗,不住的喃喃道:“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一位弘文馆的大学士走出来,捋了捋胡须,神色略有兴奋,“大开眼界,果真是大开眼界!”

    百官听的心中大为诧异,这首诗不能说是平平无奇,但也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可看卫司业和楚大学士的样子,这其中似乎另有玄机啊?

    于是百官再次望向了那诗,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依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表情变化,莫非卫司业和楚大学士以及那位李县子的诗文造诣,已经到了鬼神莫测,他们望尘莫及,甚至连看也看不懂的程度了吗?

    这时,赵修文的视线终于收了回来,放下笔,走回齐国三皇子身边,淡然说道:“第一局是我输了。”

    一名宦官闻言,立刻将一根长长的燃香熄灭。

    这场比试自然不可能不限时间,否则要是一首诗想个十天半月,陛下和众多朝臣还能一直等下去不成?

    三首诗,从定题到收笔,两人共有一炷香的时间,李县子刚才根本没有考虑,提笔便写,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反观赵修文,那根香已经燃了短短的一段。

    “什么?”

    “为什么,你分明还没有写啊!”

    听赵修文此言,齐国几位使臣脸色大变,那景国年轻人写出那首诗之后,他们原以为胜券在握,又岂料到居然有这么一出?

    赵修文居然主动认输了?

    刹那间,几位使臣看向他带眼神就变的警惕起来,这姓赵的,不会是被景国收买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是景国的卧底?

    这一局,齐国使臣输的莫名其妙,景国百官赢的也有些懵。

    这就赢了?

    为什么呢?

    不说那“千年诗才第一高”,就连他们,在这段时间之内,都想出了一首诗词能够压过李县子所做,虽然耗时长了一点,但只要再赢一场,也无伤大雅,这齐国人怎么就认输了呢,难道他的诗才真的是吹出来的?

    “不能在第一局浪费太多的时间,你做的很好。”齐国三皇子终于收回了视线,拍了拍赵修文的肩膀说道。

    赵修文点了点头,再次看向那边和小姑娘小声说笑的身影时,表情终于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第一局,李县子胜。”

    齐国主动认输,这一局连评判都省了,那名宦官立刻大声的宣布结果。

    直到听到己方赢了的消息,百官都没有明白他们到底赢在了哪里。

    “卫司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楚大学士,这首诗到底有什么奇妙之处?”

    “你们倒是说说啊。”

    虽然赢了,但是百官的心中却更加的煎熬,卫司业和楚大学士立刻就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楚大学士再次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诸位大人再看看李县子这首诗。”

    众人心下疑惑,视线再次望了过去。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巷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鸿轻。”

    可无论他们怎么看,这一首题《题寒山寺》,似乎……,并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此诗甚至只能算是勉强描写了几句黄昏时的情景,若是细究的话,甚至有跑题的嫌疑。

    “楚老,您就别卖关子了。”一位官员催促说道。

    楚大学士摇了摇头,说道:“诸位大人,不妨将这首诗倒着读试试。”

    “倒着读?”百官心中大惑不解,诗还有倒着读的?

    但也有官员下意识的读了出来:“轻鸿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嘶,这,这……”

    只读了一句,他便闭上了嘴巴,两只眼睛像是要从眼眶中突出来一样。

    “怎么可能?”

    “居然可以这样?”

    “这,这首诗倒着读,居然,居然也是一首诗!”

    经楚大学士这么一提醒,百官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巷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鸿轻。

    轻鸿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巷,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这首诗无论正读倒读,居然都是一手佳品诗词,两者叠加之下,这其中的意味自然就不一样了。

    不仅可以正读,还可以倒读,而且倒读同样工整贴切,可见那位李县子驾驭文字的技巧,他在遣词造句方面,怕是已经登峰造极了吧?

    如果说顺读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晓的话,那么倒读则是从黎明晓日到渔舟唱晚,众人心中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城外寒山寺的这两种情景。

    诗,原来还能这样作?

    他们总算明白楚大学士刚才说的大开眼界是什么意思,他们活了几十年,又何尝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神奇的诗文?

    难怪那位赵修文在看了一眼之后就干脆放弃认输,别说一炷香,给他十炷香,一百炷香也不一定可以……

    这一刻,百官看向李易的眼神,立刻发生了某种变化。

    能写出这样前所未见的诗词,就算是他早有准备,诗才又会差到哪里去?

    或许,今日这一场比试,他们真的有获胜的希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四百六十七章大开眼界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