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三章 孔雀东南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最近去过群玉院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难道群玉院又有新姑娘了?”

    “倒是没有新来姑娘,不过啊,新花样倒是有不少,你没去倒是有些可惜了。”

    “说说吧,说说吧,我家那口子今天回娘家了,我晚上就去见识见识。”

    “啧啧,群玉院的姑娘现在穿的,那叫一个诱惑,你知道吗,她们现在都不穿肚兜的,那,那好像是叫胸罩来着……,哎呀,不行了,我得给我家娘子也买几件……”

    看到街头两个年轻人刻意的放大声音讨论某件事情,吸引了不少同道中人侧耳倾听的时候,李易有些愕然,这是谁请来的托儿,演技拙劣,表演浮夸,台词没有一点深度,还能再假一点吗?

    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只见一名男子忽然凑上去,惊奇的说道:“兄台说的可是最近京都最流行的新式内衣?实不相瞒,在下也想给自家娘子买上一套,却不知哪里能够买的到?”

    “想必兄台也是同道中人,那我也就不瞒你了……”刚才开口的那名男子笑着说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左拐,第二个路口右拐,再走上十余丈,你就能看到那间店铺,不过啊,那里只能女子进入,兄台要记得带上你家娘子啊……”

    “哎呀,多谢兄台,多谢兄台……”

    ……

    ……

    “姑爷,他们在说什么啊?”小环眨着眼睛问道。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走,去听戏。”李易在她脑袋上拍了拍说道。

    “人家已经不小了……”小丫鬟低头看了看,嘟囔的说了一句,还是快步的跟了上去。

    看着那处围的人越来越多,李易心中诧异,内衣改革真的被她搞起来了,就是营销的手法有些low,可能要她吃点亏才能意识到。

    路过刚才那人说的店铺,看到店铺门外排队的女子已经排到了三五丈外,一个个花枝招展的,还在对路过的男子抛媚眼,不停的催促着前面的人快一点,店铺门口站着一个比老方还壮实的女子,就是那天把他挡在作坊外不让进的那个。

    刚才还说她可能会吃亏,没想到店铺的生意火爆成这样,老脸火辣辣的疼,拉着小环快步的离开,再多留一会儿,好奇心满满的她可能就要进铺子看看了。

    没多久就意识到,那些人中,应该是以青楼女子居多,普通人家的女子没那么大胆,明目张胆的买那些羞人的贴身物件,各处青楼怕是也因为群玉院的原因,不得不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要是被别人在某方面比下去,这时间一久,知名度不够,楼也就要败了。

    虽然那些小布片的价格贵了一些,但架不住客人们喜欢啊!

    ……

    ……

    听戏自然是要听这几天最火的《孔雀东南飞》,勾栏在民间到底有多受欢迎,从每一场的票卖的一张不剩就能看出来。

    几个规范化的勾栏,除了普通的场次之外,还有贵宾场,女子专场,贵宾场的票价要贵一些,但服务更加周到,夏日提供免费的冰沙和冷饮,至于女子专场,是最近才开设的。

    男女有别,对于女子来说尤其如此,他们不可能和那么多男人挤在一个拥挤的场子里,最先提出这个想法的是宛若卿,女子之中,喜欢听戏的其实也不少,更加感性的她们,对于类似于《牛郎织女》《孔雀东南飞》这样描写爱情的剧目还要更加偏爱一些。

    李易和小环走进勾栏的时候,就看到不少带着幕离遮住面孔的女子进出,从衣着上来看,不似普通人家。

    如仪今天被世子妃约去了,这几天她们的聚会特别多,柳二小姐自然是日常忙碌,就连永宁都被老皇帝接进宫住两天,无聊之下,只能带着小环出来看戏。

    《孔雀东南飞》是最近的新戏,讲的是东汉建安年间,才貌双全的刘兰芝和庐江小吏焦仲卿真诚相爱,可婆婆焦母因她两三年都没有生育,对刘兰芝百般刁难,兰芝毅然请归,仲卿向母求情无效,夫妻只得话别,双双“誓天不相负”。

    刘兰芝回家之后,又遇恶兄逼婚,无奈之下应允嫁给太守的儿子,焦仲卿闻变赶来,夫妻约定“黄泉下相见”,兰芝出嫁的喜庆之日,刘兰芝“举身赴清池”,焦仲卿“自挂东南枝”,夫妻二人双双殉情而死。

    剧目还未开始,便有说书老者先将《孔雀东南飞》用悲怆嘶哑的声音通读一遍。

    “其日牛马嘶,新妇入青庐。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府吏闻此事,心知长别离。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还没有开始正剧,小环已经抱着李易的胳膊小声的泣不成声了。

    “姑,姑爷,兰芝,兰芝她太可怜了,那个老婆婆,她怎么,怎么那么坏啊!”

    好好的爱情故事,结局不应该是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圆圆满满,和和美美的过完这一辈子吗?

    一个举身赴清池,一个自挂东南枝------真的好惨啊!

    李易拍着小丫鬟的肩膀以示安慰,惨是惨了一点,但这也没办法啊,不惨又怎么能感动更多人,不惨又怎么能引起众多女子对于自身地位的反思,生起哪怕是那么一丝反抗封建伦理,反抗封建礼教之心,不惨------这把火又怎么能烧的更旺一些呢?

    都说文人多愤青,一根笔杆子什么都敢写,尤其是写小说和写剧本的,最不缺的就是叛逆者,尺度之大,令人咋舌。

    也不知道这个“无名氏”怎么想的,还嫌最近的时期不太敏感吗,写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意?

    是想揭露了封建礼教的吃人本质,热情歌颂刘兰芝、焦仲卿夫妇忠于爱情、反抗压迫的叛逆精神?还是想寄托人民群众对爱情婚姻自由的热烈向往?

    尤其是她塑造出刘兰芝这样一位,在忠实于家庭义务方面达到女子能做到的极致,但却只能以悲惨结局的古代妇女的典型形象,暗示封建社会女子的悲惨命运,这让看了戏文的女子心里怎么想?

    李易叹了一口气道:“居心叵测,居心叵测啊……”

    【ps:今天第三更,还欠七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五百二十三章孔雀东南飞!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