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当代花木兰! 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短短一天时间,京都所有勾栏瓦肆,《孔雀东南飞》、《牡丹亭》以及《西厢记》等剧目便彻底消失,就连市面上的手抄剧本,也被官差强行充公。

    好好的戏不让唱了,连本子都不许卖,百姓对此自然是大惑不解,不过朝廷做事向来都不给解释,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反正勾栏里面的剧目多得是,再看别的就是了……

    “唉,全京都都走遍了,还是没买到,回去又要挨小姐骂了……”一名穿着绿色小衫,梳着双丫髻的小丫鬟走在路上,唉声叹气的说道。

    “哎,姑娘,姑娘……”

    忽然有一道声音从身旁响起,小丫鬟回头一看,发现墙边角落里,正有一名鬼鬼祟祟的男子向她招手。

    那男子样貌丑陋,猥琐至极,想到小姐说过的,京都城中,有人专门拐卖像她这样花容月貌貌美如花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小丫鬟紧张的向后退了退,却忽然被人拽住了胳膊,强行拉近了旁边的小巷子中。

    “救……唔!”

    只喊出了一个字,就被人捂住了嘴。

    “完了!”想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少女的眼眶中立刻就蓄满了泪水,“小姐,琴儿,琴儿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小声点,小声点……”

    身后一名男子的声音有些焦急,感受到那人放开了自己,小丫鬟立刻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那人。

    一名猥琐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淫xiao,解开衣衫,一步一步的向墙角的少女逼近。

    “你,你想要干什么……”少女的声音颤抖,一双大眼睛中透出无尽惊恐。

    “姑娘,别怕呀……”男子淫xiao着扯开衣衫,只见他的两边的衣衫内侧缝满了口袋,口袋里装的------赫然是一本本薄薄的书册。

    男子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开口道:“姑娘,要书吗?《西厢记》,《牡丹亭》,《孔雀东南飞》都有,全是未删减原版哦!”

    少女脸上的表情怔住。

    片刻之后,男子一脸笑容的将小丫鬟送出来,热切的说道:“姑娘,你大可四处去问问,我这里的价格,可是周围十八条街最低的,你要是还要什么朋友想买,还来这里找我,要是超过了十本,每一本的价格还可以再便宜一文钱哦!”

    “那要看你这抄的清不清楚,错处多不多了……”小丫鬟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要是还买的话,我会来这里找你的……”

    少女做贼似的揣着几本小册子,不多时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

    ……

    “不让唱了?”李易抿了一口茶水问道。

    孙老头坐在一旁,摇了摇头说道:“是啊,官府昨日才派人来说过,《孔雀东南飞》,《西厢记》还有《牡丹亭》,都不让唱了。”

    “不让唱就不唱了吧。”李易摆了摆手,对此一点都不在意。

    这件事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如果没有公主殿下之事,那这三部戏,在如今的时代背景下,顶多算是打了擦边球,放在勾栏之中,不算什么,其他勾栏不乏比这些尺度还大的,可是很不凑巧,勾栏只是想多出一些新戏吸引客人,却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实在是冤啊。

    而且,他……无名氏的目的应该也已经达到了,《西厢记》和《牡丹亭》在古代也是禁书,但连黛玉妹妹都痴迷的不得了,那些大家小姐,名门闺秀,不也是人手一册,压在闺房的枕头下面,没人的时候就偷偷拿来看吗?

    孙老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花木兰》,我们还要不要……”

    “要,要啊,为什么不要。”李易看着他说道:“花木兰是谁,忠孝节义,代父从军,十足的巾帼英雄,之前不就有关于她的戏文吗,我们只是要人们缅怀英雄,若是能被她们的气节激励,学习勇于担当重任,不慕高官厚禄,报效祖国,英勇善战,孝敬父母,勇敢坚强……的精神,那也是极好的。”

    挑战封建礼教,追寻自由爱情不让搞,这个很正常,要是早知道那个无名氏居然存着这样的居心,勾栏说什么都不会中他的计。

    不过,负能量的不让搞,来点正能量的总可以吧?

    巾帼英雄花木兰的故事,从古至今,不知道激励着多少人,虽然朝代更迭,但仍然有许多朝代在官方上将她定义为民族英雄,对于她的故事大为传扬。

    公主殿下虽是女子,却心忧社稷,金枝玉叶之身,为了体察民情,甘愿远离皇宫,当一名小小的捕头,在国家名誉即将遭到损害的时候,挺身而出,冒着生命危险与宗师一战,如今更是不惜自身被囚禁也要为天下的女子发声,改善社会的不良风气……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精神,这是人道主义……,这是爱国主义精神,但凡景国子民,无论男女,都要学习她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

    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长公主殿下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不就是当代花木兰吗!

    不,公主殿下,可是有着比花木兰还要高尚的情操啊!

    仅仅是花木兰还不够,有时间了翻翻史书,看看还有没有那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民族女英雄,英雄就应该接受属于她们的荣光,不应该在存在于堆满尘土的史书之上……

    “大人说的对……”孙老头一脸受教,“还是大人想的周到,我回去就督促她们抓紧时间排练,另外,这种剧目,怕是会更受女子欢迎,到时候应该要再多加几个女子专场……”

    老方在院内的石桌上和寿宁公主的侍卫掰手腕,1v5,对方五个人的脸全都憋红了,他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气的傲娇萝莉直嘟囔自己的侍卫不中用,也不再看,和永宁跑到一边荡秋千了。

    目送孙老头离去,李易站在院子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里毕竟是封建社会,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极致了。

    男尊女卑的观念自古有之,而且随着历史大势的发展,女子的地位越发低微,但也并非是直线下落,总会有些起伏。

    前唐之时,应该是近几百年来,女子地位达到最高峰的时候。

    离婚是常事,当众骑马击球,也不会有多少人谴责其不守妇德,宫廷之中更是如此,三角恋四角恋乱搞男女关系的数不胜数……

    当然,前唐女子的风采,景国女子可羡慕不来,不过好歹也是李唐的延续,也总是能够继承一些前辈的风貌,这一点尤其在贵族中有较多体现。

    陛下近些年刻意的扶持寒门学子,削弱了豪门大族在朝中的影响,寒门学子根基浅需要找靠山,豪族想要扩大影响力,大族千金下嫁便是两全其美的选择,榜下捉婿在前些年风行一时,甚至到了某些已婚学子不敢上前看榜的程度。

    便是不说寒门学子,勋贵之间,联姻的概率近乎九成,谁还没有一个厉害的娘家,从小就没怎么吃过苦,嫁到你家来,还能被欺负了?

    这就导致朝中很多官员在朝堂上意气风发,回到家中立刻就得缩着脖子做人,经过勾栏的情报机构分析,景国某些官员的妻管严程度,令人咋舌。

    虽然在某些大事的决断上,他们未必会受女子影响,但在京都上层圈子中,女子的话语权也是极重的。

    李易不指望她们能够彻底的颠覆传统,能够发动革命,带领景国的女子翻身做主,把男人压在身下,这是不可能------当然,某些特殊的时候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他……,那无名氏的目的,从始至终都不是想要她们搞什么轰轰烈烈的女权运动。

    种子已经种下,最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知道呢?

    或许刚刚发芽就被人掐死,也或许会长成参天大树,但总无论如何,总会有些变化。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公主殿下吧……

    对他来说,此事已经彻底的告一段落,李易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某一瞬间不经意的一撇,脸色顿变。

    “李冰凝,你给我下来,谁让你爬树的!”李易走进院子,指着坐在树上对他做鬼脸的傲娇萝莉,大怒道:“再不听话,以后就不带你出去玩了!”

    “略略略……”

    傲娇萝莉向他吐了吐舌头,扬了扬手里的一颗鸟蛋,得意的说道:“看,我掏的,厉害吧!”

    “------”

    傲娇萝莉已经敢上树掏鸟窝了,树都已经上了,下一步估计就是上天,柳二小姐从世子府拿过来的风筝可要藏好……

    “下次还爬树吗?”李易板着脸问她的时候,傲娇萝莉躲在如仪的身后,连脸都看不到。

    “我去做饭。”如仪笑了笑说道。

    府里有厨娘,但如仪很多时候还是会自己下厨。

    “如仪姐姐,我去给你帮忙。”傲娇萝莉溜得更快,偷瞄了李易一眼,抢在如仪前面跑进了厨房。

    李易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回头看着和老方掰手腕的几名护卫,怒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不想要脑袋了吗……,还有你,别以为你年纪大了我就不说你,陛下让你们过来是干什么呢,整天站在门口打盹是几个意思……”

    连自己的职责是什么都不知道,老皇帝派来的,是什么保安团队!

    几名护卫立刻站了起来,门口的灰衣老者眼角抽了抽,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中激荡的真气。

    你家娘子就在旁边看着,公主殿下怎么可能有事,再说,寿宁公主决定要做的事情,你拦一个试试?

    ……

    ……

    京城令刘大有今天很高兴,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被陛下单独点名夸奖,还得了一大堆赏赐,看着那些平日里比他还牛的大佬羡慕的眼神,就像是大热天灌了一碗冰镇酸梅汤一样,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本来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只能守着安溪县那一亩三分地,到老能安然辞官,花甲之龄的时候,有一个几十亩的大宅院养老,儿女孝顺,子孙满堂,银子永远花不完,每天中午还能和美妾胡天胡地------这些要求不过分吧?

    可是这万万没想到啊没想到,人到中年,怎么就像是中邪了一样,官运好的自己都怕。

    先是自己的安溪县辖下风评一片大好,被评为全国文明先进县,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升了官,一下子从庆安府调到了京城,来到了权力中枢,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但这个年纪能坐上京城令的位置,还保不定以后能升到什么位置呢!

    原本以为只要兢兢业业做好本职之事,反正在安溪县的那一套他也熟悉,照搬过来,过上几年,出了一点政绩,怕是就能走到陛下的眼中了。

    可他娘的谁能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屁股底下的位置还没有坐热呢,就接到了陛下的召见,来了个朝堂一日游,回到县衙的时候,陛下的圣旨和赏赐也下来了。

    原本因为是外来户的原因,时不时的还会遭到县丞等人的排挤,刚才接旨的时候,他看到那县丞的脸都吓白了,心里面自然又是一阵得意。

    刚才从皇宫出来,董大人也对他赞誉有加,说了不少勉励的话。

    董大人还是庆安知府的时候,他便是安溪县令,如今又在董大人手下做事,也算是有个靠山,作为沈相之婿,陛下极为看重之人,董大人的仕途,当然也不会止于区区一个京兆尹的……

    最近的喜事不止这一件,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子也挺争气,竟然通过了算学院的招生考试,前途是再也不用他这位老爹操心了。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刘县令坐在堂内抿了一口茶,便有一人从门外走进来,一脸喜色的上前恭贺道。

    刘县令摆了摆手,这赵捕头虽然远不如刘一手,但为人玲珑八面,也算是个人才,是他为数不多的心腹,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赵捕头立刻拱手说道:“大人放心,属下已经走遍了京中所有勾栏,现在没有勾栏再表演那几个剧目,街上售卖的手抄本,也全都带回销毁。”

    刘县令又抿了口茶,这才说道:“朝廷这几日对此事抓的紧,你要盯着点儿,一有发现,绝不姑息!”

    “是!属下知道了!”赵捕头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又道:“大人,虽然明面上我们已经做的很好了,但还是有些人暗中兜售本子,屡禁不止,他们行迹隐秘,不可能彻底禁止啊。”

    “把明面上做好就够了。”刘县令站起来说道。

    那位居心叵测的无名氏,利用这些题材敏感的戏文,鼓动京都的女子,这才有前些日子的京都之乱,如今公主殿下已经被取消了禁足,就算是那些戏文还有小范围的传播,也翻不起什么了浪花了。

    走出门外,刘县令撇了撇嘴,那些戏文啊,一派胡言,简直是胡说八道,什么女子应该追求自由的爱情,这是违背礼制,违背礼法,幸好自家女儿一直在家,没有被那些肮脏的思想所荼毒。

    不过,有一点还是得听公主殿下的,韵儿今年才十四,本来打算今年就给她定下一门亲事,如今看来,还是再推迟两年再说。

    走到女儿的门前,看到房门虚掩,刘县令本想敲门进去,却见女儿伏在桌前,一动不动许久……

    “韵儿,你在干什么?”他有些疑惑的疑惑的走进去问道。

    “啊,爹,您,您怎么来了!”

    那少女听到声音,脸色一变,急忙将手中的书合上。

    刘县令目光一撇,赫然看到那书册的封面上写着《西厢记》三个大字。

    【ps:这一更四千六百字,合一,晚上还有补更。其实这一章早上就写完了,但是因为还差十几个均定就过一万,更新迟一点好截图留(zhuang)念(bi),虽然对于大神来说均定过万就是迈过一个小土坡,但是对于扑街的我,可是比珠穆朗玛峰还高,均定过万了啊,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五百二十六章当代花木兰!合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