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五十四章 闲杂人等退避! 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是何人?”那刑部差役回过头,冷冷的看着杨柳青问道。

    杨柳青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昨日那陈公子来这里的时候,我也在场,和他动手的人也是我。”

    那官差眼神微眯,说道:“既然如此------那一起带走!”

    其后的差役手拿着枷锁铁链之类的东西,正要前的时候,杨柳青伸手挡住,看着他们,反问道:“你们可有刑部捕?”

    其一名衙役脸色一沉,低声道:“大胆,刑部办事,岂是你能质问的!”

    杨柳青声音渐冷,“如果没有,便收起你们那一套,莫非真以为你们是刑部的人,便能无法无天了!”

    那领头的官差目光闪动,想不到这女子竟然对刑部的办事流程这么了解,刑部面还有无数人盯着,不可太过,最终还是挥了挥手,说道:“只是传唤问话而已,枷锁便不用了,带走吧。”

    杨柳青看了后方一眼,那里已经少了两道人影,这才转过头,笑着对曾醉墨说道:“曾姑娘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们走吧。”

    “那陈公子,死了?”

    曾醉墨脸的表情还有些恍惚,她心虽然对于那位陈公子并没有多好的印象,但昨日才见过的活生生的人,这么死了,心到底还是有些复杂……

    ……

    ……

    刑部大堂。

    堂高挂着“明镜高悬”四个大字,十余名衙役分列两旁,作为主审官的刑部赵侍郎坐在正堂位,面色阴沉。

    两位随堂的主事脸倒是疑惑居多。

    刑部平日里事务繁忙,若非陛下亲自下令,一般只负责重大案件的复审,像这种当堂审案的情形,极为罕见。

    但这件案子不同,礼部员外郎之子被人毒杀,碰巧这陈家又和陈国公府有着不浅的关系,今日一早,国公府便向刑部施压,否则这等案件,自会交由地方县衙,刑部岂会亲自接管?

    若是往深里说,这次刑部的手其实伸的有些长了。

    刑部侍郎沉着脸问道:“尸检结果如何?”

    一名花白头发的老者前一步,说道:“回大人,死者乃是毒而死,胸部有淤伤,全身并无致命伤口,从右手手臂取出了一根细如发丝的淬毒银针,死亡时间在昨日晚子时和今晨辰时之间,以此推算,毒时间应在昨日午时到戊时之间。”

    “我可怜的孩子,到底是谁害了他,大人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坐在一旁的一位妇人脸泪痕未干,此时又忍不住痛哭出声。

    赵侍郎看了她一眼,说道:“陈夫人,你的心情本官能够理解,但这里是刑部大堂,还请你安静一些,不要打扰本官办案。”

    “来人,将夫人扶下去。”那妇人身旁的一位年男子低声说了一句,身后立刻有两名丫鬟走出来,扶着那妇人离开。

    “一切拜托赵大人了。”他深吸口气,对赵侍郎拱了拱手说道。

    今日能坐在这里旁听,便是看在国公府的面子,否则,以他一个小小的员外郎,刑部根本不会卖面子。

    赵侍郎点点头,一拍惊堂木,看着跪在堂下的几人问道:“本官问你们,昨日午时到戌时,你家公子去了何处?”

    几名一直跟在陈公子身边的陈府下人听到惊堂木的声音,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其一名下人立刻说道,“回大人的话,公子爷昨日子时在春芳阁,到未时的时候,去杨柳巷找了曾姑娘,之后一直在春芳阁,直到晚回去。”

    此言一出,连两旁的衙役都有些忍俊不禁,这位陈公子还真有意思,倒是将青楼当成家了一样。

    赵侍郎皱了皱眉,说道:“将相关人员,全都带来。”

    下方有衙役说道:“回大人,那杨柳巷的曾醉墨还未到,春芳阁老鸨以及那些和陈公子有过接触的姑娘,已经全都带到。”

    “那些?”众人心琢磨着这个词的时候,便看到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带着十余位妖艳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些人……”赵侍郎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些人全都是……”

    那捕快有些无奈的说道:“回大人,这些女子,都是昨日与陈公子有过接触的……”

    “那老鸨……”

    “老鸨------也有“接触”。”那捕快的脸色有些尴尬,忍不住看了老鸨一眼,胃有些翻滚。

    一侧旁听的那位年男子脸色抽了抽,赵侍郎愣了愣之后,还未开口,那老鸨便扑通一声跪下,一把鼻涕的哭诉道:“大人冤枉啊,给奴家天大的胆子,奴家也不敢害陈公子的,再说了,陈公子可是我们阁里数一数二的金主,奴家欢迎还来不及,又怎么会……”

    赵侍郎冷声说了一句:“本官还未问话,公堂之,岂容咆哮,再多说一句,拖下去先打二十大板!”

    老鸨的嗓子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赵侍郎看着她,说道:“从陈家公子昨日第一次踏进春芳阁开始,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给本官详细说来!”

    “详细?”那老鸨愣了一下,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怎么,莫非你还有什么想要隐瞒?”赵侍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问道。

    “没有没有!”那老鸨脸色一变,立刻说道:“香香,快,陈公子第一个叫的是你,你先说,莲莲,花花,菲菲,你们三个是第二次,赶紧准备着……”

    “三个……”

    两排的衙役之,有人咂了咂嘴,脸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

    ……

    刑部,某值房的门缓缓打开,一脸疲惫的刘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又看了一夜的卷宗,依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此时有些头昏脑胀,尚书大人告病在家休养,那些已经封存的卷宗,怕是还要等到他回来之后才能观阅,这些日子,便暂时将精力放在大理寺那边吧。

    “刘大人……”

    见他从里面走出来,门口一人立刻弯腰躬身。

    “走吧。”刘一手摆了摆手,向门外走去。

    那人向不远处招了招手,说道:“你们几个,走了!”

    刑部大堂门口,有几人回过头,看到正在向外面走的两人,脸的表情有些遗憾,不约而同的伸手调了调某物的位置,快步的跟了过去。

    街道之,刘一手低头走路,在他身后,几人小声的讨论着什么,某一个时刻,他忽而抬起头,看到从前方驶来的一辆马车,脸浮现出惊讶之色,“大人?”

    ……

    ……

    刑部大堂之内,一众差役听的面红耳赤,不时的偷偷伸出手动一动,或者微微弯腰……

    堂,那女子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陈公子可当真厉害,整整折腾了奴家小半个时辰,后来又换了四种姿势,有观音……”

    “住口!”

    刑部赵侍郎终于忍不住开口怒斥了一句。

    他盯着那女子,放在惊堂木的手悄无声息的放在身下活动了片刻,问道:“你是说,陈家公子曾经说过,右手胳膊有些疼痛?”

    那女子连连点头,说道:“说了说了,陈公子进房的时候说了,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有在意,陈公子只是脱下衣服看了看,后来我也脱衣服,再后来……,四种姿势……”

    “住口!”赵侍郎惊堂木一拍,说道:“行了,先将她们带下去。”

    这一波询问虽然问的他欲仙欲死,却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陈家公子在进入青楼之前,已经了毒,只是并未毒发而已,有那些青楼女子作证,这个消息应该不会有假,拿出去也能服众。

    而那陈家公子和这些青楼女子无冤无仇,这些人也没有杀他的动机,如此说来,凶手便另有其人。

    “其他疑犯可曾带到?”他再次问了一句。

    “回大人,已到。”下方有衙役回道。

    刑部侍郎目光闪了闪,说道:“带来。”

    当下又有几道身影走出,后方是几名刑部差役,前方则是三位女子,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清冷的女子站的稍稍靠前,后方两人,脸色稍有苍白。

    “小,小姐……”小翠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仗,看到手拿着棍棒的衙役,面一脸威严的官员,拉着曾醉墨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见了本官,为何不跪?”看到三人站在堂,赵侍郎开口便冷冷的说了一句。

    小翠和曾醉墨刚要跪下,杨柳青却伸手扶住了她们,抬头看了刑部赵侍郎一眼,说道:“为何要跪?”

    “嗯?”赵侍郎目光微冷。

    “你们景国……”杨柳青看着他说了一句,意识到不对之后,声音止住,又道:“罪名未定,景国可没有跪着听审的律法。”

    “大胆!”赵侍郎脸色一变,猛的拍下惊堂木。

    杨柳青面色不变,只是拍了拍曾醉墨和小翠的手,以示安慰。

    “大人,昨日便是他对公子爷出手,还将公子爷踢飞的!”陈府一位下人看到杨柳青,立刻指认道。

    “可有其他人证?”赵侍郎不再计较那女子刚才说的话,因为景国的确没有必须跪着听审的律法,细究对他不利,更不能让她拖延时间。

    “昨日一事,还有不少人看到。”有一名捕快微微点头,回头大声道:“带人证!”

    “看是看到了,那位贵公子是想要调戏人家姑娘来着,后来被那位女侠打了。”

    “你说昨天那位公子啊,他已经找那位姑娘十好几次了,可是每次都连门都没有进去。”

    “那女侠功夫好啊,一脚把几个大男人踹飞了,看的真过瘾……”

    ……

    ……

    几名吃瓜子群众倒是没有丝毫隐瞒,将昨日亲眼看到的那一幕尽数说出。

    “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还有什么狡辩的?”刑部侍郎冷声问道:“你不堪陈家公子对你的纠缠,便索性将他毒死,也是有杀人动机的,又和他毒的时间吻合,你还有何话说?”

    公堂一侧,那位年男子眉头皱了皱,虽然他也很希望抓住凶手,但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区区一位平民女子,会有胆子毒杀他的儿子吗?

    “昨日我们是与他起了冲突,但却与那种毒一事并无关系,大人所说的人证物证,更是与此事无关。”杨柳青不卑不亢的说道。

    “哼,铁证如山,还想抵赖,看来不让你们吃点苦头,你们是不会承认了。”刑部赵侍郎冷哼一声,说道:“来人,拶刑!”

    小翠的身体颤了颤,哆嗦着问道:“小,小姐,什么,什么是拶刑?”

    曾醉墨脸色不由的一白,拶刑是专用于女子的刑罚,是在木棍穿洞并用线连之,将受刑人的手指放入棍子间,在两边用力收紧绳子,很容易导致双手残废……

    她平日里作画弹琴,靠一双手,若是……

    想到这里,她握着小翠的手,也微微用力了起来。

    “来不及了吗……”杨柳青回头看了看,见那差役已经将刑具拿了出来,微微摇了摇头,一只手伸向袖间。

    小翠脸色苍白,看到那刑具的那一刻,知道那是用来干什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还是强忍着害怕,站在曾醉墨身边。

    赵侍郎从方站了起来,开口道:“本官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还不认罪,可不要怪本官无情了。”

    “欲加之罪,如何去认?”曾醉墨咬牙说道。

    “用刑!”他脸色一沉,将一根刑签扔了下去。

    六名衙役分别向着三人走过去。

    杨柳青轻叹口气,从袖取出了一张绢帛。

    数道人影从外面鱼贯而出。

    走在前面的的年轻男子看起来有些消瘦,眉宇间有一丝疲色,但声音却掷地有声。

    “密谍司办案,闲杂人等退避!”

    刑部官差和两名主事见此,面色一怔,连那几名拿着刑具的差役,也没有了任何动作。

    不说这年轻男子他们认识,便是那几人身穿着的衣服,也能让人望而生畏,不敢有任何异动。

    “刘一手……”刑部赵侍郎看着他,面色阴沉,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ps:这一章合章,个月还欠一章,本月月票目前5861,算做6000,共欠12章,再加这一章,13章,不敢说具体时间了,能还清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五百五十四章闲杂人等退避!合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