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六十四章 谁在害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常德的声音如同鬼魅般飘忽不定,使得殿内的气氛颇为阴森可怖。

    景帝将手中一份奏章攥紧,说道:“这么说,那件事情,真是他们做的?”

    “大抵便是如此。”常德开口道:“却也不止如此,沿着那一条线索,怕是还可以牵出来更多的人。”

    “那就给朕继续挖!”景帝声音渐冷,“参与了当年之事的,朕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的话音落地后,殿内便开始了持续的死寂。

    直到一阵“嘎吱”的声音传来,殿门被人推开一条小缝,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

    一个脑袋从外面探入,傲娇萝莉有些疑惑的说道:“大白天的,怎么不开门呢?”

    她的身体一晃就出现在了殿内,笑着小跑过来,说道:“父皇,给您吃一个好东西……”

    “又从膳食局偷什么好东西了?”景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将她搂在怀里。

    “父皇先尝尝嘛!”

    傲娇萝莉从怀里掏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打开,取出一颗小小的乳白色类似于糕点的东西,放进了景帝的嘴里。

    “味道还不错,膳食局做的新糕点吗?”景帝脸上笑容更甚,问道。

    傲娇萝莉撇了撇嘴,说道:“那些笨笨的御厨才做不出来这么好吃的东西呢,这是先生做的,呶,再给父皇两块,我去找母妃,她还没尝过呢……”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跑出去,景帝脸上的笑容又持续了很久,常德将散落在地上的奏章捡起来整理好,说道:“陛下,蜀王殿下那里,要不要让密谍司仔细查一查?”

    “不用。”景帝挥了挥手,说道:“李贤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倒是有些人等不及了。”

    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寒意,常德心知,明日的朝堂之上,有些人怕是要不好过了。

    ……

    ……

    “秦相,事已至此,我们应该如何?”秦府之中,不少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秦相。

    “福兮祸兮,祸兮福兮……”秦相叹了一口气,说道:“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能做。”

    他摇了摇头,背着手走出去的时候,身体要比以往更加的佝偻。

    十余年前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此刻就连他自己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他走到门外,对廊下站着的一人摆了摆手,说道:“告诉崔贵妃,此事,老夫无能为力。”

    ……

    “找到了没有?”

    蜀王府,十余位官员焦急的等待着,见到一名下人从外面进来,立刻有人问道。

    “还没有找到。”那下人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众人脸上皆是惶急一片,时间紧迫,每浪费一刻钟,后果便可能更加严重。

    找不到蜀王,已经有人进宫去禀告崔贵妃,尚不知结果如何,而若是殿下还不回来,等到今日宫门关闭,一切就都晚了。

    即便是他们,想到明日早朝上会发生的事情,也不免有些胆寒。

    便在这时,一位侍女慌忙的跑进来,说道:“殿下回来了!”

    众人闻言,纷纷起身,快步走向堂外。

    蜀王被两名下人搀扶着,睡眼朦胧,身体摇摇晃晃,看到众人迎出来,愣了一下,之后,疑惑的问道:“诸位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随后就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知道了,你们也是来恭喜本王的,好,好,吩咐下去,今夜在王府设宴……”

    “殿下!”

    众人心中早就急得不成样子,在这种危机情况下,他们在王府心急如焚,蜀王在外潇洒快活,终于有人忍不住,怒容满面,厉声说了一句。

    “啊?”蜀王满面疑惑地抬起头,不知道对方为何会发起脾气。

    那官员脸上满是失望之色,说道:“殿下若是再这样下去,东宫之位危矣……”

    “什么?”

    对于这两个字,蜀王还是十分敏感的,瞬间就酒醒了大半,急切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他自以为距离那个位置已经触手可及,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很可能做不了皇帝了,心中怎能不急?

    见直到现在,蜀王都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的危机到底在哪里,场中众人的心里当场就凉了半截。

    蜀王是十分幸运的。

    因为皇后没有嫡子,并且再也不能生育的原因,由崔贵妃所出的他,地位便等同于嫡长子,一出生便是下一任皇帝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的母亲是崔贵妃,他的背后站着门阀崔家以及和崔家共荣共辱的诸多豪族,更是因为这些因素,朝中许多官员早早的就与他打好关系,连当朝宰相都毫不避讳的支持他。

    他甚至可以不用前往封地而留在京都,这桩桩件件,是其他皇子加起来也不具备的。

    然而他也是不幸的。

    他从知道什么是皇帝的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以后要当皇帝,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当皇帝,以致于他从来都不思进取,安于享乐,只要好好的当一名皇族纨绔,自有人为他造势,蜀王殿下胸怀博大,广纳贤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实乃是成为太子的不二人选------于是就有了今日的草包。

    福兮祸兮,此刻,众人才清楚了秦相话里的意思。

    那官员低声说了一句:“此事路上再说,现在,您应该立刻进宫向陛下请罪,事情可能还会有一丝挽回的余地,若是不然,就真要出大事了!”

    纵然还有很多事情想不通,但有件事情,他比谁都清楚。

    如果他不按照对方说的做,他的皇位可能就真的跑了。

    至此,晚上喝的酒已经全醒,白天的得意也一扫而空,慌忙道:“备马,快,快点备马,本王要进宫!”

    片刻之后,宫门之外就传来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

    “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负责守卫宫门的禁卫首领看着蜀王,说道:“殿下,此时宫门已关,想要出入,必须有陛下的令牌。若是没有,还请殿下稍等,我们马上派人通传。”

    蜀王怒目圆睁,眼中满是血丝:“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蜀王,你敢拦我?”

    “抱歉,属下职责所在!”

    那首领退后一步,身旁的禁卫已经按着某种阵势围拢过来,擅闯宫门,无论对方是谁,他们都不会客气。

    “马上派人通传,就说本王有要紧的事情要见父皇!”

    蜀王走到宫门一侧,望着夜空,脸色狰狞无比,咬着牙,一字一顿。

    “到底是,谁在害我!”

    ……

    ……

    “当然是我。”

    李易看着柳二小姐,语气坚定的说道:“这么高端大气的名字还有谁能想得出来,就叫大白兔,如意糖和小环糖都别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五百六十四章谁在害我?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