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兄台,是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院内,林勇拿起筷子,小心的夹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咀嚼两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下一刻,他就脸色大变,放下筷子,夺门而出……

    另一边,李易随林婉如穿过芳林苑,来到店铺之后的一处房间。

    林婉如为他倒了一杯茶水,说道:“你先坐,我去拿账簿过来,有几处地方还看不太明白,你的那种记账方式……,很特别。”

    李易点了点头,在房间里面的桌旁坐下。

    芳林苑的布局和如意坊相似,前面是铺子,后面有供人休息的地方,这处房间摆设不多,桌椅床柜,处处都透着简洁,最引人注目的,要数墙壁四周挂着的诸多字画。

    说是字画,其实只是字,李易之前就知道这位林姑娘是一位爱字之人,她房间里面挂的那些作品,算不上绝顶,也都有些水平。

    桌上有书,还有一些堆放的整齐的书稿,李易撇到最上面一页的时候,表情微微一怔。

    让他愣住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这正是他昨天卖给那个胖子的首《鹧鸪天》,还因为这字体是王羲之的行书,纸上墨迹未干,明显刚刚写完不久。

    这个世界的女子,但凡读书,自小学的都是簪花小楷,行书倒是少见,他拿起那张纸,疑惑的看了起来。

    “仿的不好,见笑了。”

    林婉如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说道:“你在景国,应该经常能见到那位第一才子的字迹吧,不然也不可能模仿的那么像,自赵修文将这种字体传开之后,齐国便有不少人开始模仿了,不得不说,这些人里面,你是我见过仿的最好的。”

    李易愣了一下,点头道:“是挺经常见到的。”

    刚才还在疑惑,他昨天抄写那阙词的时候,用的可是另一种笔体,认识这么久,没想到这位林姑娘居然也是自己的粉丝……

    还真是人生处处是惊喜。

    李易指着纸上,问道:“这阙词……”

    “说是昨夜从清水河边上传出来的,赵修文近些日子没有诗词传出,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好词了……”

    李易点了点头,不再多问,如此看来,那位仁兄应该不会觉得他的银子打了水漂。

    像是想到了什么,林婉如又问道:“你们那位第一才子之前所做的诗词,早已在齐国传开了,不知他后来还没有新的诗作?”

    “不太懂诗词,也没有关注过。”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刚才说有什么问题要问我?”

    林婉如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翻开账本,指着上面的某处说道:“这几处账目,我还有些不清楚,你能不能解释下?”

    “当然可以。”李易点了点头,视线移过去。

    约有一刻钟的时间之后,林婉如手中拿着一张刚刚演算过的纸张,细细的看了几眼之后,将之小心的收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的小院里,李易系上围裙,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来不及做饭了,昨天还剩了点儿白饭,早上就吃蛋炒饭凑合吧。”

    上天给了她一张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实力,总要在别的地方收点儿回扣。

    这辈子不求柳二小姐会做饭烧菜,她能有这份心,李易就已经很欣慰了。

    下午的时候,名叫林勇的汉子罕见的没有过来蹭饭,像昨天那样大晚上出去闲逛只是偶尔为之,吃完饭小小的运动一会,太阳落山就和柳二小姐睡觉。

    各睡各的。

    也不知道练龟息功有没有没疗伤的作用,不过至少无聊的时候能马上睡着,从此再也不用遭受失眠的困扰……

    李易熄了灯,望了望用布隔起来的房间另一面,听到对面传来的均匀呼吸声,缓缓闭上了眼睛。

    小小的院子里很快就陷入了沉寂,院落之外,几条街之隔的地方,开始逐渐变的喧闹起来。

    无论是哪座城市,最为繁华和喧闹的地方,永远都是花街柳巷,清水河从丰州城中穿过,河岸两旁阁楼林立,虽然也属于风月之地,但格调稍高,大都不是赤裸裸的做皮肉生意,文人仕子,歌姬舞姬,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丰州城虽然偏远,但远离战事,百姓安居,清水河两岸,今夜自然是依旧的欢腾。

    某处小楼之中,丰州名妓胡莹莹正在台上表演,表演的正是她的成名技“反弹琵琶”。

    整个丰州,能将这种舞姿发挥到极致的,只有她一个人,胡莹莹也正是凭借这一绝技,傲视群芳,成为这某处小楼的头牌。

    以往每每展露“反弹琵琶”时,下方必定座无虚席,然而今日,虽然台下的人也不少,但却远远比不上往日。

    下方众人的小声议论之中,时而都会有“钱公子”三个字出现。

    那位钱公子对胡莹莹有意,这里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然而名满丰州的莹莹姑娘自然是看不上那位满身铜臭,身宽体胖的家伙,即便是对方数次都一掷千金,她都是银子照收,从未单独约见。

    本来这种事情十分正常,然而昨日那位不学无术的钱公子,竟是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首好词,赠与了楼里的另一位姑娘。

    不仅如此,他还将赠与胡莹莹的那一千两银子要了回去。

    若是以往,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自然会招致众人的嘲笑,然而昨天,他们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因为那首词,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全词不过五十几个字,却将男子与女子的初盟,别离,重逢表现的淋漓尽致。

    写悲感,写欢情,都是那样真挚深沉,撼人肺腑,言为心声,有至情之人,才能有至情之文,能写出此等诗文的,必定也是至情至性之人。

    当然,所有人都不相信,那位至情之人就是钱多多钱公子,他大抵是被那胡莹莹所恼,从哪里买了诗文赠给其他人,又将银子要回去,为的便是羞辱于她……

    不得不说,他的目的达到了。

    那阙情真意切的词作,着实打动了不少人,尤其是勾起了众多歌姬舞女心中的某些情绪,一夜之间便在清水河两岸传开,人们讨论的最多的,就是钱公子的那阙词------到底是从哪里买来的。

    胡莹莹被落了面子,人气大降,反倒是那位名为诗诗的女子,人气又涨了一大截,一夜间便取代了胡莹莹,成为了这里的头牌,便是胡莹莹今夜使出自己的成名绝技,也没有挽回颓势。

    一句“犹恐相逢是梦中”,不知道让多少女子泪湿了枕巾,虽然对于那位钱公子买诗的行为有些不齿,但是能得见如此佳作,对于他也责怪不起来,倒也有人多方打听,那词到底是何人所作,怎奈那位钱公子一口咬定那词是他写的,一点儿也不松口,让不少人无奈而归。

    “早知道就买一百两的了……”

    是夜,河岸边的街道上,一个身材微胖的年轻男子站在某处巷口,一边焦急的踱着步子,一边喃喃自语。

    本以为将那首诗词甩出去,镇住众人,让那胡莹莹看看,自己也是有真才实学的,再潇洒转身离去,以前丢掉的面子就都回来了。

    可谁想到,这个目的达到了,今天一早,钱家的门槛也快要被人给踏穿。

    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从后门跑出来,才堪堪躲过一劫。

    此刻他终于知道,说了第一个谎之后,就要用无数的谎来圆。

    那位暗中的兄台果然没有骗他,一千两银子的诗果真就值一千两的价,他决定先买上一万两银子的,以后看到哪个狗屁才子不爽就用诗砸他,往死里砸!

    一道人影从巷子里走出来,钱多多立刻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兄台,是你吗?”

    从小巷中走出的男子愣了一下,随后便大怒道:“你敢骂我妈!”

    钱多多愕然间,一只拳头猛的从前方挥过来。

    【注:古汉语中也有爸爸妈妈的叫法,这两个称呼古来有之,不是外来词,古代妈妈也不一定指老鸨……,忽然想到我是写架空的啊,解释这些干什么,凑字数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六百八十六章兄台,是你吗?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