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九十三章 还不是废物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林婉如说的议会,其实就是丰州城一些豪商们的聚会,联络感情,商量合作,据说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举行一次。

    毕竟做生意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情,就算是像钱家那样顶级的巨商,也还要和其他人合作,更何况是林家,更是避免不了这些必要的应酬。

    林勇作为林家的护卫,很多时候也是林婉如的保镖,一些重要的场合,都会跟在她的身边。

    上一次议会上,因为某位富商对林婉如说了某些不当的话,被暴怒的林勇当场暴揍一顿,后来林家付出了一些代价,好不容易才将事情平息下来,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自此以后,诸如此类的场合,林婉如却是再也不敢带他去了。

    这些林婉如刚才和他简要的提了一下。

    和林勇这个愣头青相比,自己看起来温和谦逊,又懂做生意,重要的是长得帅能带出去见人,实在是带着居家旅行出席宴会的不二人选。

    而之所以答应她,一是因为这些天一来二去的大家都熟悉了,这点小事不好拒绝,二是因为每天晚上都早睡有些无聊,偶尔出去逛逛换换心情也还不错。

    明天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钱家在城内的一个小庄园。

    每一次的宴会,都是由几大顶级豪商轮流举办的,像林家这样的中小家族,则是只有参与的资格。

    这一次宴会的东道主是钱家,钱家近日在丰州的名气很响,在这之前,钱家是因为有钱被众人所熟知,近日的出名,则是因为钱家出了一个妖孽。

    这个妖孽叫钱多多。

    十几首让人惊掉下巴的诗词扔出去,让他彻底在丰州城里火了一把。

    谁都知道,赵修文是齐国诗圣,文人表率,兴和五年状元,如今在丰州辅佐三皇子,他的才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近几日,在诗词一道上,钱多多这个名字,在丰州城,已经快要将赵修文的名声盖过去了。

    被人嘲讽了十余年,“草包”的帽子也在他的头上戴了十余年,十年隐忍,一朝惊人,彻底的颠覆了众人对他的认知。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有不少,但也有一些人认为,钱家这一次,怕是真的出了麒麟子了。

    “修文,你怎么看?”杨彦州手中拿着一本诗册,翻了翻之后,看着赵修文问道。

    “好文采!”

    赵修文手中也拿着一本同样的册子,连连点头道:“诗词十三首,每一首都是上佳之作……”

    杨彦州摇了摇头,问道:“你真的相信这些诗词是钱多多在五天内写出来的?”

    “这种程度的诗词,每一首,便是我也要精心雕琢许久,钱财神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你我又不是不知……”赵修文放下诗册,说道:“他背后一定有一位高人,只是我还是想不通,从他的诗文便可以看出,他必定也是心气高傲之人,却为何会将自己的心血拱手相送,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银子?”

    杨彦州疑惑道:“重要的是,丰州何时出了这样一位人才?”

    赵修文笑了笑,说道:“这几日或许要去一次钱家了。”

    “说起来,他正好也在丰州。”杨彦州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他?”

    赵修文眉梢一挑,问道:“如果是他的话,写出这些诗词不是难事,可他为何会将诗文送给一个陌生人?”

    “不是送。”杨彦州看着他说道:“他初到丰州,便将三皇子的玉佩当了,想来应是极缺银子,以他的行事风格,会做出此事,倒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赵修文皱了皱眉,问道:“即便是缺钱,但读书人傲骨铮铮,又怎会……”

    “修文你对于他还是不甚了解。”

    杨彦州笑了笑,说道:“当年在庆安府,那一首《鹊桥仙》,是他写在祈天灯上,被人捡到,方才流传了出来;在中秋诗会上,他用那首《水调歌头》赢了二百两银子;宁王府中,一句“为赋新词强说愁”,不知道落了多少才子的面子;十几首诗词,让洛水神女的名声甚至都传到了齐国,但修文你不知道的是,那也是他随手送给一位红颜的……”

    “这样想来,他缺钱的时候,用这些诗词去换银子,也就不那么奇怪了。”杨彦州苦笑一声,说道:“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诗词对他来说,似乎就是随手为之的事情,哪位才子不将自己的得意之作视若珍宝,可他却丝毫都不在意,仅这一点,怕是我等这辈子也不可能做到。”

    “如果真的是他……”

    赵修文看着窗外,说道:“钱家,今日是非去不可了。”

    ……

    ……

    丰州城内某处华丽的庄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走出门外,看着两位年轻人,有些意外的说道:“今儿个这是挂了什么风,怎么把你们两位吹来了?”

    赵修文拱了拱手,说道:“冒昧而来,钱财神不要见怪。”

    中年胖子摆了摆手,说道:“说什么见怪不见怪的,快快请进。”

    这中年胖子的名字或许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若是提起他的外号,丰州城内,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钱财神,钱家家主,白手起家,在短短的十余年内,积累了数不尽的家财,人们只知道钱家很有钱,却不知道钱家有多少钱,因此便索性称呼他为钱财神,钱家的财富可见一斑。

    庄园一处宽敞的厅堂内,三人分宾主落座,钱财神抿了一口茶,看着两人问道:“两位这次过来,是不是三皇子有什么安排?”

    杨彦州摇了摇头,说道:“三皇子并无安排。”

    “没有安排你们来这里干什么?”钱财神怔了怔,站起来说道:“我这里可是很忙的,和你们喝杯茶的功夫,几百两银子就没了……”

    赵修文起身说道:“财神若是有事就去忙吧,我们此次来是找令公子的。”

    钱财神的脸上露出警惕之色,问道:“你们找多多干什么,他是不是又在外面闯什么祸了?”

    “倒不是闯祸。”赵修文看着他道:“就是有件事情,想要钱公子解惑。”

    钱财神脸上的警惕之色更浓,说道:“你们两个状元公,给我家多多的先生当先生都足够了,能什么事情需要我家多多解惑?”

    赵修文脸上露出无奈之色,转过头,看着杨彦州说道:“彦州,还是你来说吧。”

    ……

    ……

    “这里有一万两,够买十三首了,下次不能这么冲动,三天放出去一首……,恩就这样!”

    一处房间之中,身材微胖的年轻人将一叠银票压在枕头下面,小声道:“这一阵子得省着点儿花,不能让爹知道……”

    “公子,公子!”

    门外传来下人的声音,钱多多将被子放好,走过去,打开门问道:“什么事情?”

    那下人立刻说道:“公子,老爷叫您过去一趟。”

    钱多多皱了皱眉,问道:“我爹现在不是在忙着晚上的事情吗,叫我干什么?”

    那下人回道:“不知道,家里刚才来了两位客人,老爷就过来让我叫公子过去了。”

    钱多多挥了挥手,说道:“前面带路。”

    他心中想着如何才能再次见到那位兄台,在那下人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厅中。

    “爹,您找我什么事情?”他抬起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问道。

    钱财神黑着脸,看着他问道:“说,你这几天做什么混账事情了,给我老实交代!”

    “没有啊……”钱多多愣了一下,说道:“我这几天好好的,没惹事啊……”

    “混账,你还不承认!”

    钱财神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这才几天没管你,长本事了,不好好和我学着做生意,居然去写诗,写那种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别告诉我你要去考状元,正事不做,非要去走这些歪门邪道,就算你考上状元能干什么,还不是废物一个……”

    一旁,杨彦州和赵修文对视一眼,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两位涵养极深的状元公,这才稍稍平服了心绪……74

    记住手机版网址: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六百九十三章还不是废物一个!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