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天理何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主刚才说,生什么?”

    打发傲娇萝莉找端午和永宁去玩了,重新走进隔壁的暖房时,陈冲终于忍不住转头问道。

    “我怎么知道生什么?”李易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要不我再叫公主过来,你当面问问?”

    陈冲自然是不敢当面去问的,又疑惑道:“那殿下刚才说什么只生一个?”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或许,说的是生孩子吧?”

    陈冲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和长公主不清不楚的也就算了,寿宁公主才多大,如果他没有记错,寿宁公主如今也不过才十四岁而已,依照景国如今的律例来看,还不算成年,不管陛下对他何等的恩宠,这诱拐小公主的罪名,他能担得起?

    走到房间坐下之后,李易就没怎么开口,虽然陈冲这个人没什么眼色,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也不太好,一会儿三小姐出来,看到他被晾在这里,心中也不会好受。

    陈冲心知李易对他颇多不满,但此时人在屋檐下,纵使心中不悦,为了三妹不伤心,也只能先忍下来。

    不过,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纵使这里是暖房,但时间一久,茶水凉了,也不太好喝。

    两人皆是长久的沉默,放在这里的糕点早就被李易一个人吃光了,若是连茶水都没得喝,他倒真的不知道此刻要做些什么了。

    “茶凉了。”陈冲终于忍不住提醒道。

    李易看了他一眼,说道:“凉茶清热解暑,还有降火的功效,陈大人看起来火气不小,不妨多喝一些。”

    陈冲深吸口气,说道:“本官近日心情舒畅的很,没有火气。”

    “陈大人额头上都起痘了,这正是上火的表现。”

    “只是近两天睡得晚些而已。”

    “不仅如此,陈大人还双目赤红,口角糜烂,这都是上火的迹象,不知道陈大人这几天有没有总是觉得口干舌燥,失眠梦多……”

    啪!

    陈冲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睛通红,呼吸急促,怒道:“本官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好吧,陈大人说没有就是没有……”李易连连点头,随后对站在门口的一名丫鬟挥了挥手,“去,给陈大人再拿一壶凉茶来。”

    这位陈大人可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从他的面相体征上来看,分明就是上火的迹象,还偏偏不承认,凉茶清热降火,对身体有好处,虽然李家的凉茶不是加多宝也不是王老吉,但凉茶和凉了的茶,听起来就差不多,功效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吧?

    李家怎么说也是富贵人家,来者是客,作为家主的他,至于吝啬到连一杯热茶也舍不得奉上吗?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陈大人公务繁忙,过度劳累之下,有这些症状也不奇怪,只是公务虽多,但身体也同样重要,陈大人平日里还是要多注意……”

    “比某些人,倒的确是忙多了。”陈冲看了李易一眼,说道:“不过,和朝中另一些同僚比起来,还差一些……,户部曾侍郎这些日子为朝廷东奔西走,过家门不能入,那才是真的繁忙……”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曾侍郎平日里懒散倦怠,这认起真来,倒是真的拼命,实乃是我辈楷模……”

    他话音一转,道:“听陈大人的意思,似乎对此有些怨言啊,早有听闻,陈大人和曾侍郎相交莫逆,莫非陈大人认为,朝廷对于曾侍郎,太过苛刻了?”

    其实他听到的又哪里是相交莫逆,前段时间,朝野间流传的有关给事中陈冲和户部侍郎曾仕春的风流韵事,也不是一个“相交莫逆”就能形容得了的。

    当然,就算是真如外界传言,两人有什么断袖之癖,龙阳之好,那也是人家的私事,他们这些外人,管不着的。

    “怨言倒是没有,只不过前些日子曾侍郎和李县侯在茶馆相叙,坊间倒是有人传言,两位当日分别之时,似乎有过不和……”陈冲目光看着李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开口道:“曾侍郎任劳任怨,是国之栋梁,还希望李县侯不要公私不分才是……”

    “都是哪个坊间瞎传的……”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又岂会因为这些小事,故意为难一朝重臣,况且,这些事情,又岂是我能随意做主的……”

    李易抿了一口茶水,心中却是真的疑惑起来。

    看陈冲的样子,曾仕春分明没有将那日两人之间的对话透露出去,难怪蜀王一系这些日子安静的有些过分,安静的让他都有些不太适应。

    本以为他们连这些都能隐忍不发,一发必然是雷霆万钧,现在看来,曾仕春根本就没有将那日的事情告诉他们……

    不正常,这实在是不正常。

    李易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陈冲的目光,也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脸上。

    那日他是知道曾仕春和李易有过一段简短的交谈的,但具体说了什么,曾仕春却一直讳莫如深,不愿透露。

    这样一来,反而让他的心中更加疑惑。

    当然,除了疑惑,还有一丝恼意……,或者说是愤怒。

    两人之间,明明有些话已经说得很开了,至少他陈冲,对于曾仕春并未有过多的隐瞒,可他和李易这个第三人之间的交谈,居然不让他知道……

    可恨,实在是可恨!

    “陈大人,你怎么了?”李易看着忽然怒容满面,明显有些失态的陈给事中,疑惑问道。

    “没事!”

    陈冲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凉茶一饮而尽。

    李易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诧异于曾仕春的行为,这么重大的事件,居然隐瞒不报,显然是一个极不合格的队友啊……

    虽然曾侍郎不是一个好队友,但显然是一个好对手,本来还想旁敲侧击的问问他,最近崔家有什么行动没有,不过曾大人这些天为民操劳,东奔西走的一直见不到人,不知道能不能从陈给事中这里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李易将炉子上的茶壶拿下来,为他添了一杯热茶,不经意的问道:“陈大人这些天在忙些什么?”

    陈冲握着茶杯暖手,同样不经意的回道:“也没有忙什么,无非就是想办法将蜀王殿下从蜀州调回来京兆尹董文允不日将会调任中书,这个位置至关重要,需要争取争取再有就是有着“景国文心”之称的褚大儒讲学回京,褚家也得联络招揽……”

    李易当真是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这两个对于蜀王一系极为重要的人……,曾仕春知情不报,陈冲……,陈冲将这么重要的情报随意的泄露给敌人……

    看看,看看,蜀王和崔家招揽的,这都是些什么人……

    这种情形之下,要是还让他们成了事,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八百三十五章天理何在?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