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九章 谁是佞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人要向前看,但也不能永远的向钱。

    老方没读过书,思想境界跟不上是很正常的,有必要帮他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便比如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适当的时候,回馈回馈社会,无偿帮百姓们义演义演,让他们花着看普通表演的钱,享受着5d的观影体验,虽然损失了银子,但却回馈了社会,有利于自我价值的实现。

    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听懂。

    但这不打紧,现在的老方,思想上的境界已经比以前提升很多了,做好事不留名,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私房钱资助某单身少女长达三年,不求回报,即便是在这个人心还不那么浮躁的时代,也是十分少见的。

    “这世道,简直不给可怜人活路啊!”

    “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我不要半星热血红尘洒,都只在八尺旗枪素练悬,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滚似锦,免着我尸骸现,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

    ……

    勾栏里面,时不时有人站起身,大喊上两声,这便是看的太过入迷,将自己代入进去的典型,根本不消勾栏的工作人员提醒,身旁就会有人将他摁下去,免得扰了大家的兴致。

    另一座勾栏,某处偏僻的角落中,那汉子将手帕递给旁边的中年男子,叹息口气,说道:“五爷,擦擦吧。”

    身旁的中年男子擦了擦眼泪,这才长叹一声,“演的好啊!”

    “是演得好……”大汉闻言连连点头,要不是知道这是戏文,在那血溅白练,六月飞雪的时候,他便恨不得冲上去,将那草菅人命的狗官三拳打死。

    中年男子怔怔的望着台上,喃喃道:“窦娥的冤屈能够平反,这世上不知还有多少人的冤屈,还埋藏在黑暗里面……”

    大汉摇头道:“朝廷已经在大力的清查冤假错案了,藏在暗地里那些龌龊丑恶的家伙,总有一天,会被拖出来,晒在大太阳底下……”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是啊,太阳快出来了……”

    ……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告到刑部衙门去的!”

    崔清明一脸的暴怒,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溅,他喘着粗气,大声说道:“上次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个刑部侍郎,现在那刑部侍郎刘一手,唯那人马首是瞻------那女子好好的关在牢里,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她前些日子闹了那么两次,已经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了,没有理由,总不能将她一直关在牢里。”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本以为关了她这么久,她能安分一些,谁想到刚刚出去,跟着她的人一个没注意,便让她跪在了刑部衙门前……”

    崔清明坐回位置,平静了一会儿,沉声道:“此案,我会上下打点一番,否则若是真的查起来,褚平不说,连你这个京兆尹也保不住!”

    话音刚落,有衙役进来禀告,刑部来人。

    崔清明猛地从位子上站起来,满脸震动:“怎么这么快?”

    ……

    妙音阁双双姑娘一案,很快就有了新的进展。

    当初受理此案的京兆府衙,案件卷宗之中,漏洞百出,根本经不起推敲,验尸的仵作也在刑部的盘问之下,说出了众人不知的实情。

    双双姑娘当晚,并非被那钦犯一击毙命,而是被人折磨凌辱至死,至于为什么说凶手是那位或许并不曾出现的钦犯,就要问问当时和双双姑娘在同一个房间的褚家公子了。

    崔家。

    一名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疏漏,他曾仕春难道没有长脑子吗,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随后,他脸上便浮现出疑色,喃喃道:“会不会是曾仕春……”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崔清明摇了摇头,说道:“这件案子如今被朝野和民间关注,若是被查出来,不仅他京兆尹的位置保不住,怕是连官位都得丢……”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颓败之色:“那刘一手是个狠角色,据说在他手上,没有破不了的案子,这一次,褚家怕是……,一个褚家,一个京兆尹,我们……”

    崔清明拳头紧握,咬牙问道:“褚家那边什么情况?”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刑部暂时还没有传唤褚平,但想来也快了……,那个地方,便是口风再紧的人,也免不了……”

    “那件事情呢?”

    “百姓现在……,已经有些不太信任褚家了,就连那些大儒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随便说话,此案毕竟牵扯过大,形势不容乐观。”

    崔清明思忖许久之后,松开拳头,缓缓道:“褚家保不住了,但京兆尹,还不一定……”

    中年男子犹豫片刻,问道:“此事会不会连我们也牵扯进去?”

    崔清明摇了摇头,说道:“曾仕春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

    刑部查案十分迅速,这一桩案子,更是快到了极点。

    也由不得他们不迅速,整个京都都在盯着案情进展,又哪里敢有丝毫的拖延。

    而这件案子,其实也并不复杂。

    根本没有传唤褚太傅的孙子,当日知情的几名京兆府衙捕快,被带去刑部没多久,便什么事情都招了。

    当日他们的确是在追捕钦犯,但那钦犯,却并不在妙音阁中,他们只是无意中撞见了褚公子的好事,却震惊的发现,喜欢玩一些另类花样的褚公子,竟是不小心将那位姑娘活活的掐死了。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褚家乃是京都有名的清流望族,怎么可能容忍家族子弟身上有这样的污点,自然是动用了家族的力量,将此事遮掩了过去。

    于是,双双姑娘的死因就变成了逃犯作案,原本是凶手的褚家公子,摇身一变,也变成了受害之人。

    为了掩盖真相,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了双双姑娘的尸身,当双双姑娘的姐姐衙门口鸣冤的时候,又唯恐事情暴露,将她也抓进了牢里……

    冤上加冤,简直是丧心病狂!

    《窦娥冤》只是戏文里面说的,当不得真,可双双姑娘的冤情,却是真真实实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亲耳听到,亲眼见到,一直都在关注的……

    而在审案过程中,京兆府衙的捕快们透露出来的另一桩隐情,则是更加坐实了褚平的罪名。

    在不久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女子失踪一案中,其实也有那位褚家公子的身影,只不过此事,依然被手眼通天的褚家给隐瞒了下来。

    正因为有这位褚家公子的变态嗜好,才有双双姑娘的枉死。

    “双双姑娘,双双姑娘定是被那禽兽强迫……”

    “难怪,难怪,难怪元宵那夜,天降大雪,我原本以为那是数十年一遇的奇象,原来那是上天在为双双姑娘喊冤!”

    “枉我一直以来都以为褚家是我景国的风骨,褚太傅为人公正,一身浩然正气,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他还有脸说李大人是佞臣,李大人做了什么事情,他为国为民,立下百世功劳,却丝毫不以此为傲,甚至屡次辞官,拒绝封赏……,而他呢,包庇子孙,造成如此大的冤案,他还有什么脸称为“文骨”!”

    “他还想冤枉李大人,冤枉我景国的栋梁,要不是秦相和朝中几位大人,恐怕……”

    “佞臣,这才是真正的佞臣啊!”

    “老而不死,国之大奸!”

    ……

    公堂之上,刘青天一拍惊堂木:“传褚平。”

    几名捕快快步走出大门,向褚家而去。

    他们的身后,起初只有寥寥几人跟随,很快就变成了十人,百人,穿过一条街巷之后,身后的人群,已经一眼望不到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零九章谁是佞臣!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