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三十一章 坦白从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防贼防盗,闭门关窗!”

    “三更天喽……”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云厚星隐,遮盖住了月亮,整座京都都笼罩在一层厚重的黑暗中。明日定然不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今夜却是难得的好时机。

    三更天,京都之中,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权贵人家,皆已熄灯入睡,更夫敲着响锣,从大街上缓缓走过。

    时而有一行巡街兵士匆匆走过,铠甲与兵器撞击,发出铿锵的声响,然而不管是更夫还是兵士,都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头顶,无数道鬼魅般的身影正在迅速穿行。

    一座勋贵府邸。

    静谧的府宅之中,忽而传来了几声犬吠,一名护院睁开惺忪的睡眼,喃喃道:“大半夜的,叫什么叫,明天杀了炖肉!”

    话虽这么说,还是起身开门,打算过去瞧瞧。

    院中,夜色里,一道黑影目光漠然的看了对面的恶犬一眼,那恶犬立刻停止了狂吠,夹着尾巴跑回了窝里。

    手已经放上门闩的护卫眯着眼睛听了听,又摇了摇头,睡眼惺忪的回了房。

    院内一处房间之内,另一位全身笼罩在斗篷里的人影,拍了拍床上熟睡男人的脸,“起来了……”

    男子睁开眼睛,脸上堪堪来得急露出惊恐之色,便被人点了穴道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整个人套进了一个大袋子里面。

    那身影扛起袋子,走到院中,轻轻一跃,便跃上院墙,院内的身影看了狗窝一眼,紧跟着退走。

    夜色中,扛着大袋子匆匆而行的身影不止一道,众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最终,都汇聚到了同一座庭院之中。

    邋遢老者扫视了一眼,说道:“点一点,人齐了吗?”

    一人数了数,恭敬道:“应到四十人,实到三十八人,还有两人在路上,请前辈指示!”

    “来了!”话音落地,便有两个大袋子被人从外面扔进来。

    邋遢老者走回堂内,扯了根鸡腿,咬了一口,说道:“自己的人,自己负责。”

    庭院之中,有不少房间,众人两人一组,拎起院中不断蠕动的袋子,挑了处房间进去。

    某处房间。

    坐在桌案前的男子看着跪在下方的人影,沉声问道:“姓名?”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堂下,只穿着一件内衬的男子一脸惊恐,“你们把我抓到这里干什么?”

    那男子再次问了一句:“姓名?”

    “你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抓了我,别想逃出京都!”

    在他身后,一名男子不耐烦的踹了他一脚,“问你话呢,老实回来,不要耍花招!”

    跪在那里的男子虽然满心惶恐,但形势比人强,为了不激怒这些恶徒,只能老实的回答道:“魏奇。”

    “官职。”

    “工部……,工部侍郎。”

    上方的男子瞥了他一眼,说道:“做过什么坏事,都说出来吧。”

    名叫魏奇的男子抬头看了看,又低下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身披斗篷的男子提醒道:“比如你和秦家,和崔家做的那些龌龊勾当,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魏奇身体颤了颤,抬起头,无奈道:“你们抓我过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披着斗篷的男子视线转向另一人,说道:“别浪费时间吧,动手吧。”

    “你,你们想要……,啊!”

    名叫魏奇的男子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倒在了地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之上,青筋暴起,额头冷汗直冒,身体不住的抽搐着,显然痛苦到了极点。

    那男子蹲下身子,问道:“说不说?”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说什么!”

    男子没有再问,而是伸手在他身上的某个位置再次一点。

    这一次,他皮肤之下的青筋开始跳动,像是一条条扭动的蚯蚓一般,可怕至极,同时,他的喉咙间也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痛苦到了极点的低吼,涕泗横流,不等那男子发问,便立刻说道:“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男子伸手在他的身上点了两下,魏奇身上的衣衫已经湿透,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息着。

    那男子摇了摇头,将纸笔扔在他的面前:“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老实点儿,别想着糊弄我们,你们的底子我们都知道,要是敢写一句假话,刚才的滋味,让你尝个够。”

    魏奇飞快的翻过身,抓起笔,在纸上快速的书写,坦白了那些事情,他可能会丢了官帽,可能会死,但不坦白,他会比死还难受!

    哪怕是死,他也不愿意再体会刚才那般折磨了……

    另一处房间。

    “不说是吧?”蒙着面的男子站起身,看着跪在房间里的人影,走了两步之后,对另一人说道:“动手!”

    那人愣了愣,问道:“动什么手?”

    蒙面男子说道:“让他尝尝分筋错骨手的滋味。”

    那人目光看向他,喃喃道:“分筋错骨手……,我不会啊。”

    蒙面男子也愣了,“那你会什么?”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我练的都是正经功夫,不是这种路数……”

    蒙面男子重新坐下,说道:“那我不管,人是我抓来的,审问归你,审不出来,又不扣我的积分。”

    “你!”那人怒视了他一眼,却也有些无奈,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满脸惊慌的男子,赞叹道:“人不是个好东西,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

    他抬头看了看那蒙面人一眼,说道:“你回避一下。”

    说完便开始脱裤子。

    跪着的男子面色大变,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

    “别……,放过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

    那男子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穿上裤子,看着那蒙面人,说道:“审完了。”

    其余房间。

    “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你有权保持沉默,我也有权打到你不沉默。”

    ……

    数月之前,妙音阁双双姑娘一案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后来她的冤案平反,朝廷为了纪念她,也为了警示官衙,宽慰世人,改制了律法之后,在京都之内,为她建造了一座祠堂。

    人们为了感谢双双姑娘的贡献,不惜从很遥远的地方赶来祭拜,以至于双双姑娘的祠堂之内,香火不绝,贡品不断,每日清早,祠堂开门之前,就有无数人在门前排队,等着管理之人打开祠堂。

    今日也是一个寻常的早晨。

    一名衙差打着哈欠,打开祠堂大门之后,并未进去看上一眼,便迷迷糊糊的走了。

    他每日的职责就是开门和关门,现在时间尚早,回去好好补上一觉,才是正理。

    众人排着队走进去,手中拿着香火贡品。刚一踏进院内,便看到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

    按照惯例,进入祠堂之前,照例是要先在院中的石碑前拜一拜的。

    而此时,一道道人影,被人用绳子绑的结结实实,跪在那石碑之前,一动不动。

    他们每个人的身前,都有一张纸页,被石头压着。

    纸上密密麻麻的有小字,太远了,看不清。

    众人脚步顿住,面色震惊,不敢上前。

    趁着有人报官的间隙,好事者数了数,跪在地上的人,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人。

    终于有人忍不住好奇,向前试探着走了几步,很快的,便有数人跟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三十一章坦白从宽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