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三十九章 来世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崔家倒了,蜀王跑了,给李易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蓄足了力,已经挥出一半的拳头,忽然间失去了打击目标。

    如果知道老皇帝早就打算掀桌子,他们也不用多此一举,去扮一回夜敲权贵门的侠客。

    暗杀皇室嫡子,冒充皇长子……

    不同于绿君之罪,这两桩罪名公布出去,虽然还是会引起极大的动荡,但老皇帝的面子上,不会太挂不住,他是皇帝,也是一个男人,对于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头上戴了一顶翠绿的帽子更加耻辱的事情?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能说他们真的多此一举。

    若是没有之前这一出,此刻的京都,应该早就起了更大的波澜和动荡,提前将那些波澜的源头抹平,才能稳住民间和朝堂。

    崔家倒了是好事,但也带来了新的问题。

    皇位总是要有人继承的,都说女人的心思难猜,李易觉得男人的心思更难猜,老皇帝到底想要把这个位置传给谁,怎么就藏得那么严实呢?

    李明珠思忖了许久,才看着他说道:“以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

    李易知道她心中的犹豫和挣扎,其实到现在,她的心里还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一旦走上那条路,一路之上,都少不了鲜血铺就,而她最终需要面对的人,就是她的父皇。

    李易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果她自己过不了内心的那一关,别人做再多的努力也无济于事。

    好在今非昔比,崔家倒台,蜀王失去希望以后,他们的境况,也比之前好上了太多太多。

    送走了长公主,他便在院子里面踱着步子,排解心中的郁郁之气。

    本来干劲十足,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崔家却又自己出了岔子,那股劲憋在心里,难以释放,十分难受。

    见他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脸上有些烦闷,小环走过来,关心的问道:“姑爷,你怎么啦?”

    李易在石桌旁坐下,摇了摇头,说道:“总有些有劲没处使的感觉……”

    “有劲没处使?”对面,柳二小姐擦拭完了秋水,长剑归鞘,抬眼看了看他,说道:“我帮你?”

    李易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犹豫,回道:“不用了。”

    柳二小姐站起身,摆了摆手,“一家人,不用客气。”

    李易表情无比郑重的说道:“真的不用了。”

    “有劲没处使,憋着多难受,发泄出来就好了,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

    “真不用麻烦你……”

    ……

    很奇怪,可能是自己的提醒起了作用,李轩过来,柳二小姐出去的时候,没有忘记带上秋水。

    “你听说了吗,崔家满门都被押解进京了!”

    看着他一脸激动加震惊的样子,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听说了,明珠刚才告诉我的,怎么,你父王做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李轩摇了摇头,坐下喝了杯茶,说道:“父王走的时候,又没有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

    说完脸上就露出了好奇之色,问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李易疑惑道:“什么怎么办?”

    “崔家倒了,蜀王畏罪潜逃,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啊!”李轩看了看他,皱眉道:“趁着这个机会,拉拢朝臣,交好将门,让明珠再往前进一步……”

    他看着李易,有些不满的质问道:“这种机会都不抓住,你这个军师怎么当的!”

    李易很久以前就发现了,李轩绝对是热心肠。

    皇帝不急太监急,如果明珠是那位不急的皇帝,他就一定是皇帝身边着急的太监。

    只可惜,当皇帝这种事情,该急的人不急,不该急的人急也没用。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要不,你去和明珠说说吧……”

    “明珠只听你的……”李轩又抿了一口茶,看着他问道:“坐下说啊,站着累不累……”

    李易揉了揉屁股,说道:“没事,我喜欢站着。”

    ……

    京都这些日子风云不断,大戏一幕接着一幕的上演,一个个家族倒下,又有一个个家族崛起,包括像崔家、秦家、陈家这样的大族,也是覆灭的覆灭,没落的没落,精彩程度,就连勾栏的新戏都不能与之相比。

    和这些惊天的事情相比,秦家的秦小公爷因为掳掠良家妇女而畏罪潜逃,到现在还没有被抓捕归案的事情,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秦家这些日子冷清了许多。

    不仅仅是因为秋日已到,树叶枯黄掉落,就连天地也变的肃杀的原因。

    最重要的的原因,是因为秦家兄弟,五人中有四人都在近些日子接连入狱,妻离子散……

    如今,秦相病倒,秦家遣散了一些丫鬟下人,整座府上,便更加的没有多少人气了。

    “五爷。”

    “五爷好。”

    “见过五爷。”

    ……

    小径深处有两道身影走出来,一路之上,遇到他们的秦家下人连忙行礼。

    吴二将前方中年男子肩膀上一片枯黄的落叶扫落,问道:“五爷,今天还去勾栏看戏吗?”

    “听。”秦家五爷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不是勾栏,今天去别的地方看。”

    京都之外,某处荒僻的河边。

    河边杂草丛生,人迹罕至,芦苇足足有一人多高,一艘破烂的木船停靠在那里,已经不知停留了多久……

    木船的船篷中,一人瘫软在那里,像是一滩烂泥。

    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四肢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如果不是遮住面孔的头发还在有规律的律动,怕是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活人。

    然而他真的是一个活人。

    他的嘴里咬着一片碎瓷,躬下身子,费力的割着手上的绳子。

    外面传来脚步声,他将那碎瓷收到嘴里,目光无神的看着前方。

    船篷内出现一道亮光,因为有人掀开厚重的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无视船篷内的恶臭,走到秦余身边,蹲下身子。

    “秦家沦落至此……”他看着秦余,小声说道:“这也是你一直想要的吧?”

    秦余浑浊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情感波动。

    “你母亲的死……,当年我无能为力。”秦家五爷看着他,说道:“我只是秦五,前面还有秦一秦二秦三秦四,这种事情,轮不到我做主……”

    “虽然你很可怜……”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这不是你做另一些事情的理由。”

    小声说了几句话,他站起身子,看着他,问道:“这段日子,很辛苦吧?”

    “以后不会了。”

    他摇了摇头,走出船篷的时候,回头说道:“我们,来世再见……”

    河中,顺流而下的的木船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冲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三十九章来世再见!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