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四十三章 秦余之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咚!咚!咚!

    本来就破落的木门,在外力的敲击之下,发出一阵规律的颤动,灰尘簌簌落下。

    过了许久,院内才传来脚步的声音。

    脚步声很缓,一停一顿,说明脚步的主人走的很慢,又是许久,门对面才有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谁呀?”

    “是我。”门外传来一道粗里粗气的声音。

    “你是------村东头的大壮?”

    “------对,我是大壮,刘老头,快开门吧。”

    里面传来木栓拨动的声音,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张苍老的面孔从门内探出来,看到门外的陌生汉子,老者愣了一下,脱口道:“你不是大壮!”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慌乱之色,急忙要将木门关上。

    大汉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抵住木门,木门便无法再闭合了。

    “大爷,你这样不对。”大汉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是大白天,村子里还有这么多人,对面那棵树下面就有三个人蹲着,我又不能对你怎么样,就算我不是大壮,你也不用这么惊慌------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似乎是意识到了大汉说的问题,老者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些许镇定,问道:“你到底是谁,冒充大壮做什么?”

    大汉看着他,笑道:“秦小公爷在里面吧?”

    老者脸色再变,猛地摇头,立刻说道:“我不认识什么秦小公爷,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你这又露馅了……”大汉看着他,无奈道:“就算你不认识秦小公爷,你告诉我就行了,何必表现的这么激动,生怕我知道你认识他一样,又是关门又是喊人的,你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我,秦小公爷就在里面吗?”

    这一番话说完,老者的面色已经苍白无血。

    大汉叹了口气,说道:“虽然秦小公爷不是个东西,但他到底还是姓秦,就算是死了,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死在外面……”

    看着老者的脸色更加惨白,身体不住地颤抖,大汉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不会真死了吧?”

    老者身体的抖动更加厉害。

    片刻后,那大汉看着老者,面色纠结的说道:“死了的------也行!”

    ……

    秦家那位畏罪潜逃的秦小公爷回来了,只不过是被人抬回来的。

    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生机,根据衙门里的仵作检验,尸体四肢……,不,五肢尽断,全身大面积烧伤,身上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个刀眼,几乎被捅成了筛子……

    可以想象,这位小公爷在死之前,遭受了多么惨无人道的折磨。

    这案子根本没法破,尸体是在距离京都十里之外的一座河滩边被发现的,在水里泡了不短的时间,早已面目全非,找不到任何线索,如果不是身上一块证明身份的玉佩,衙门里的捕快根本认不出来他就是秦小公爷。

    秦家刚刚经历了巨变,如今又要办丧事,秦相白发人送黑发人,可谓是悲惨至极,京都的民众得知此事,也被这种悲伤的氛围影响,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摆下酒宴,气氛好不热闹。

    京都最大的纨绔终于不会在祸害人了,民众们不用提心吊胆,甚至于一些小权贵也敢放自家妻妾出门,过年过节都不能和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相比。

    秦家,下人仆从一片缟素。

    秦家五爷搀扶着秦相,缓缓的走进灵堂。

    两人走入之后,灵堂之内的所有人等纷纷退下。

    秦相表情平静,脸上无悲无喜,只是原本挺立的脊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弯下去之后,就再也直不起来了。

    秦和搀扶着秦相坐下,轻声说道:“父亲,您的身体不好,不要太过悲伤。”

    秦相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是你亲自动的手吗?”

    秦和闻言,身体一僵,很快就舒展开来,摇头道:“不是。”

    秦相拒绝了秦和的搀扶,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缓缓的走出灵堂,回头看了一眼,秦家嫡系长子,如今便躺在中间的棺材里。

    他再转头看看,兴旺一时的秦家,五子只余一子,再往下一代,要么是被父辈波及,要么年纪太小,被各自的母亲一同带回娘家……

    眼下的秦家,只余两人的秦家,已经不能再称为“家”了。

    他想仰天大笑,却只能发生破风箱一般的声音,“呵呵,老夫,老夫这一辈子,这一辈子啊……”

    ……

    李易在读诗,柳二小姐写的诗。

    他从来都不知道柳二小姐居然会写诗,她才开始读书多久,字恐怕都认不全呢,这个跳跃实在是有点大。

    柳二小姐站在他的身边,问道:“字是不是很丑?”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哪里有,你的字要是丑,天底下就没有好字了。”

    他说这句话,并不单单出于拍柳二小姐马屁的原因,柳二小姐可能认不全字,读不懂文章,写不了诗,但她却可以写出一手让无数人都羡慕的好字。

    像她们这样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如果连控制肢体这种事情都做不好,也不敢出去吹嘘自己是天榜第几了……

    更何况,她的字迹,和自己平日里最常用的极为相似,说她的字写的不好,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柳二小姐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问道:“真的不丑?”

    李易认真道:“真的不丑,我对天发誓。”

    柳二小姐松了口气:“那就好,我找了你以前的字临摹的,还担心……”

    “就是平仄不对,也没什么意境,格律也没有,还不押韵,用词方面,也需要多多斟酌……”李易眉头紧皱,看着柳二小姐,说道:“如意,我觉得吧------你还是好好练剑吧。”

    “------”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李易绕着院子跑,边跑边回头警告柳二小姐:“秦余作恶多端,现在死于非命,他死的多惨你也知道,你要是再这样对我,等到以后我武功超过你的那一天,我保证,我要把今天你对我所做的,十倍百倍的偿还给你……”

    柳二小姐握着秋水,目光冷冷的看着他,不急不缓的跟在他的后面,“我决定听取你的建议,好好练剑。”

    柳二小姐的秋水都出鞘了,事情严重到不能严重,看到站在门口的如仪,李易连忙道:“如仪,如仪……,你别光看,你管管她啊!”

    如仪笑了笑,抱着李端走进了房间。

    李易看了看靠在树上的邋遢老者,说道:“徐老,十只鸡腿,十只鸡腿,帮我拦住她!”

    邋遢老者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又移开视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手中的小黄书上。

    整座小院里面,唯二比柳二小姐厉害的人物,一个不讲夫妻情谊,一个不讲江湖道义,柳二小姐的手和脚落上去屁股会肿,秋水落上去,屁股可就没了……

    屁股要紧,走为上计!

    他将所有的真元运行到脚底,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从原地消失,直向院门口的方向而去。

    砰!

    冷不防撞到一道人影,李易身体一个踉跄,看着站在门口,捂着胸口,眉头微蹙,用不满的目光望着他的长公主,面色一变,关切道:“没事吧,撞哪儿了,疼不疼------要不要我帮你揉揉?”n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四十三章秦余之死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