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六十二章 登基之日,身死之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信王被当众打脸的消息就这样不胫而走。

    这段日子,整个京都的眼睛都盯在信王和齐王身上,真要在他们身上发生点儿事情,没有人能够瞒得住。

    更何况,此事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事情的经过又是如此的简单,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猜测。

    陈家和信王的关系,虽不说人尽皆知,但京中的许多官员权贵都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陈庆是信王的姨丈,和蜀王相比,按理说信王与陈家要更近一些,但在很久以前,陈家就坚定的站在了蜀王阵营。

    朝堂站队向来不论亲疏,当年信王所拥有的力量和蜀王相差实在是太远,陈家的一个选择,便决定着家族以后数十年的兴衰,自然要择良木而栖。

    所以陈家就落到了眼下的局面。

    看到陈家沦落至此,当时被陈家放弃的信王,现在却是争储的热门人选,春风得意,对陈家稍稍落井下石一番,也是人之常情。

    落井下石反被打脸,也就不奇怪了。

    有陛下之前的那道旨意,李县侯在京都打几个人,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虽然这个人是信王,但不是还有蜀王的先例吗?

    有人觉得奇怪,信王和陈家的关系不好,但李家和陈家,似乎更是仇深似海,居然会为了给陈家出头掌掴信王,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还真是傻傻的分不清。

    也有人觉得李易恃宠而骄,目中无人,仗着陛下的宠信,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放在任何朝代都是佞臣,等到新君上位,必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当然,更多的人觉得,信王这一次,怕是争不到储君的位子了。

    那位传奇的李县侯,虽然也经常做一些让人震惊的事情,但他却从来都不是一个鲁莽的人。

    要不然,这几年他也不可能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

    这只说明,他不怕信王的报复,因为信王只是信王,大朝会一过,就要开始准备启程回封地的信王。

    这是一个消息,为扑朔迷离的夺嫡之争划出了一道亮光。

    ……

    齐王府。

    齐王来回在府上踱着步子,听到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急忙走出门外,对一名下人问道:“确认了吗,此事到底属不属实?”

    那下人一脸激动的说道:“回殿下,此事千真万确,属下已经确认过好几次了,那位李大人,他的确对信王动手了!”

    “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齐王狂笑两声,说道:“给本王备一份重重的厚礼,送到李大人府上。”

    “是!”

    那人立刻退下,琢磨着重重的厚礼,到底是有多厚,多重……

    ……

    在癔症发作之前,李易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会产生什么影响。

    京都的水如此之深,时局如此混乱,在信王身上发生一点点事情,就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骚动。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猜测,京都的皇子这么多,这两巴掌,也算是为他们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案,早早的投向信王的那些小家族才能够立刻另寻明主,心里面肯定特别感激他。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没错,很快就有人登门送礼了。

    已经两天没有见到的老方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姑爷,齐王府送的礼,收不收?”

    李易摆了摆手,“不收。”

    做人要有底线,他明白齐王送礼的原因是什么,京都争储风头最盛的两位亲王,就是齐王和信王,现在信王作为错误答案被他排除了,齐王心中有了底,自然要送礼感谢感谢。

    可是,齐王本身也是一个错误答案,如果收了他的礼,不就让他产生了已经半个屁股坐上皇位的错觉吗?

    “好,我这就让他们带回去。”老方走了几步,想了想,又回头问道:“真的不收,齐王送的礼很重的?”

    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根本不是收礼重不重的问题,李易犹豫了片刻,看着老方,问道:“有多重?”

    ……

    京都,某处权贵府邸。

    一名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书房,焦急道:“老爷,不好了,李大人收了齐王的重礼!”

    “果然?”

    “果然!”

    “当真?”

    “当真!”

    ……

    “信王并非良木,备车,我要立刻去拜访齐王殿下!”书房中,一名男子匆匆换上便服,正欲出门。

    那下人多嘴问了一句:“老爷,李大人收了齐王的礼物,就能说明齐王殿下是陛下和大臣们决定的太子吗?”

    “你懂什么!”那男子挥了挥手,“若是不然,李大人为何会收下齐王的礼物,难道他会贪图那点东西?”

    秦府。

    秦相看了看手中的书信,微微摇头,喃喃道:“这趟水已经够浑了,他还要再搅一搅吗?”

    信王府。

    “他真的收了?”信王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脸色灰白一片。

    那人打了他的脸,收了齐王的礼,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寓意,还用再多说吗?

    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李……易!”信王目光望着门外空旷处,牙齿紧咬,眼中透出怨毒的神色。

    “备车,去齐王府!”

    ……

    “管家大人就送到这里吧……”一名男子笑着从齐王府内走出来,说道:“日后,韩某定唯殿下马首是瞻!。”

    他走下台阶,正好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在府门前停下。

    “信,信王殿下……”

    男子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年轻人,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毕竟昨天他刚刚在信王府说过任由信王驱使的话,今天就在齐王府门前唯齐王马首是瞻,还被当事人看到……

    三心二意的女子不讨人喜,朝三暮四脚踏两只船的男人也不是好东西,中年男子低着头,马上羞愧离去。

    信王没有看他一眼,目光望向齐王府的殿下,说道:“带我去见齐王皇兄。”

    齐王端坐在主厅之内,直到信王走进来,才抬头看了一眼。

    信王走过来之后,单膝跪下,高声道:“臣弟见过皇兄!”

    齐王怔了怔,只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露出一副胜利者的笑容,走过来,轻轻搀扶起他,笑道:“你我兄弟之间,不必多礼。”

    既然是争储,自然有人成功,有人失败,而失败者的下场一般不会太好,信王在结果还未公布之前,做出这样的举动,投诚的寓意已经很明显了。

    “今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齐王看着他,缓缓道:“那李易实在是过分,打皇弟的脸,就是打皇家的脸,就是打我的脸……”

    信王知道他嘴上说的义愤填膺,心里指不定怎么高兴,也不再接着这个话题,再次跪下,恭声道:“臣弟既然输了,以后便任凭皇兄驱使,只希望皇兄念在往日的情分上,饶过臣弟一命。”

    齐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再次将他扶起来,不满道:“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既然同为皇子,争储便是不可避免之事,无论谁输谁赢,我们都是兄弟,难道你认为皇兄我会做那大逆不道,有悖人伦之事?”

    当然,他脸色不好看,也有一部分心事被人拆穿的原因。

    虽然他暂时的赢了信王,但难保他以后还有什么心思,最简单省事的方法,当然是赶尽杀绝,一了百了,但刚刚登基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未免会落人话柄,信王又如此的识时务,他倒是不好做的过分了。

    “多谢皇兄。”信王心中虽然极度不敢,但还是恭敬的开口道:“臣弟在这里先恭喜皇兄了!”

    齐王笑了笑,事实已经很明显,他也无须再遮掩。

    “虽然此事对皇兄来说,是天大的喜事……”信王看着他,说道:“但有一人,皇兄不得不防。”

    齐王看着他,问道:“你是说------李易?”

    信王点了点头,说道:“此人在朝堂上已成气候,能够左右朝堂局势,为人又嚣张跋扈,到如今,竟是可以不惧皇室,臣弟是怕,他到时候……会威胁到皇兄。”

    齐王沉默了片刻,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皇兄登基之日,便是那佞臣身死之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九百六十二章登基之日,身死之时! | 逍遥小书生小说 | 逍遥小书生网-荣小荣作品